张奔斗:彭帅网球人生的下半场开始 她仍有很多梦

张奔斗07-08 08:22 体坛+原创

记者张奔斗温布尔登报道

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彭帅张.jpeg

四周前在巴黎输掉法网决赛的哈勒普,在温网第三轮6比4和7比6淘汰彭帅,继续着自己大满贯人生首冠和登顶世界第一的梦想。而彭帅的梦想,在更远的远方——东京,2020年。

“我想坚持到东京奥运会,单打想夺牌太难了,就想着是否有可能在双打项目上有所作为。”彭帅承认。也正因为如此,往后这两三年,彭帅会继续兼顾单双打;但会控制双打的参赛量,只打一些重大赛事。

两年前的那个夏天,彭帅还根本不敢有如此长远的梦想。其时,她刚刚经历了脊椎手术一两个月;手术缝合口长达10厘米,取出了小指甲盖大的碎骨。东京奥运会?谁知道她还能不能重新回到赛场。动手术,也是彭帅一闭眼一咬牙做出的决定,因为当时德国和美国等专家意见不一,但彭帅说:“我不想等老了,四五十岁的时候,或甚至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后悔——如果我当时承受一定风险动了手术,又会怎样?”彭帅承认,她当时甚至考虑过退役。

彭帅张2.jpeg

去年年初,彭帅只能先从双打项目中复出,慢慢再介入到单打,而单打排名早已跌到六七百位之外。梦想,总是一点点清晰,也一点点变大。彭帅笑着说:“动手术之前,想着能回来打球就很开心了;然后,就想着重新打回世界前100,能够直接参加大满贯的正选赛。”

复出之初,彭帅在WTA半年赢不了球,甚至输给了一些国内的低排名球员;去年底在德国接受神经干细胞治疗,为她左半边的身体机能恢复带来了转机。“年初在澳网和台北打得不错,打入到世界排名七八十了,就想着再打回前五十;我现在已经差不多到30了吧?那么,就想继续冲击前20吧!”

哈哈,看着这一步步变得更高更大的梦想,这真叫“欲壑难填”啊!不过,排名越是往高处走,就越是艰难,上升速度也会变得越慢。那么,终极梦想呢?职业生涯个人最高排名第14位的彭帅说:“如果能够超越自己的最佳排名,那我就真的可以说没有遗憾了。”毫无疑问,这将是非常大的挑战,尤其是对彭帅的身体,因为即便她想多练,身体很可能也无法承受。但彭帅说:“我还是想挑战一下,逼自己一下。”

“对了,我的梦想还有双打。”看来,彭帅的梦想很多啊!在不少人看来,彭帅已经达到了女双大满贯冠军和世界第一的终极目标,还能有什么新的梦想呢?在里约奥运会赢得女双冠军的是马卡洛娃与维斯尼娜,但彭帅和搭档曾在去年中网和年初澳网击败过这对俄罗斯组合,这让她燃起了奥运双打夺牌的梦想。她半开玩笑说说:“如果今年是里约奥运就好啦!毕竟我的身体状态还说得过去。”是啊,距离东京奥运还有三年时光,对于一位已经31岁的老将来说,确实也充满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大凡受过严重伤病的球员,都会说同一句话:“能回来打球就已经很开心了。”彭帅这样说,最近的科维托娃也这样说。但这并非意味着,他们就只是回来打打球而已,他们仍然会全力争胜,他们仍然心存梦想,这是每一个优秀运动员的本能。

彭帅说,这是她作为职业网球选手的下半场,相比于上半场,她更加懂得感恩:“我现在没有什么牢骚啊不满啊,我感恩自己还能打球,也感恩自己还拥有那些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没有离我而去的朋友。我确实错过了不少时间,但那是我不能控制和改变的,我愿意平静地接受。”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