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痛无法阻止前行 固执的追梦者olofmeister

Fnatic07-21 13:46 体坛+原创

告别辉煌,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但是我永远都不能看Fnatic的比赛,看着我的队伍在没有我的情况下比赛…那让我的心中五味杂陈,那不是悲伤,而是愤怒。我很生气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打成什么样;我生气是因为我无法证明自己;而最重要的是,我生气自己不能帮助我的队友们。”

我永远记得我被FNATIC签下的那一天。

601ae5da39e35eb3a0c705b906036b89.jpg

2014年的ESL Katowice结束后,有很多队伍都想要我,我知道我们当时的表现让大家惊艳,我也知道那都是理应如此的,我们只是需要一个适当的时机,而那时候就是如此。我们击败了NaVi和Fnatic,甚至还击败了身后有着成千上万波兰粉丝支持的VP。

所以,当我回家后在Skype上看到来自各个队伍的邀请,我并不感到惊讶——相反,同时我也为我的老团队感到开心。

但是有一天,一切都变得不同了。Fnatic告诉我,他们想要我。你必须要明白,对于一个从小就开始玩CS的瑞典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在弟弟吃东西时偷偷溜出去,把作业丢到一旁,只为了看dsn的最新视频,这一切就像梦想突然绽放开来。

三年前,电竞选手的薪水并不是那么的尽人意,尽管Fnatic答应给我的已经足够好了,但是我必须权衡为此我需要放弃的东西。我不再是那个年轻的孩子了,我的大学学业,我的工作,如果我选择做职业选手,这些都是我必须要放弃的。

你们都知道我最后是如何选择的,我意识到像这样的机会在一生中只有一次,而我也付出了如此艰辛的努力才达到这一点,那么我为什么不放手一搏呢?不到一个月,我就确信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们在接下来一届Major的决赛中与NiP对战,没有什么比那样的感觉更好了。

当你走上舞台时,你的神经会非常兴奋,但是你的大脑却告诉你要你平静下来,一旦你进入游戏的服务器,这两种感觉会达到一种奇怪的平衡点,努力了那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刻,而且不论如何,你只是在不停的一局接着又一局…

e4991e94e2b489d2665e7c4c49976e9f.jpg

你的状态不断提升到110%……120%……150%……

到最后,你的表现完美的就像在梦中才能做到的那样,即使我们输了,但是我知道胜利的滋味是怎样的,我比以前更加渴望它。

接下来的两年过的很充实也很快乐。成千上万英里的旅行,成千上万的比赛,无数的demo,捧起的每一座奖杯,我们从来不会因为一次荣誉而止步不前,相反,每一次的胜利都让我们更加渴望获得下一次。

然后,有人为这一切踩了刹车。这个人不是Coldzera,不是Pasza,也不是Karrigan。幸运的是,我最大的敌人是我那该死的身体。

在一年左右的时候,我开始感觉到我手臂上的疼痛,一开始并不是很严重,只是有点紧绷,我的手腕就像在燃烧一样,就像在板凳上压得太久了一样。

起初我并没有想太多,我会冰敷一下,有的时候吃一片止痛药,然后强忍着不舒服去打游戏。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我已经无法控制脸上因为疼痛而出现的表情,我试图在关节之间进行按摩来缓解疼痛,直到最后,它已经变得非常严重,在试着打完Major之后,我告诉我的团队我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竞争精神深深的扎根于我的灵魂深处,我总是对任何事情都全力以赴——足球、CS、学习,甚至是从电影院走回车里这样的小事。我必须要赢,而现在我又有了新的挑战,那就是我的伤病。

我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事情,我积极配合一次又一次的治疗,我甚至给我们国家的每一个医生都打过电话,我一定要找到一个能告诉我我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人。我们终于找到了一名医生,并对他的诊断很有信心,我们一起让这个困扰消失了。

40d63d6b415f1d7648769db5931c3917.jpg

当我在接受治疗时,我的心中一刻都没有忘记过CS,我思考着这次伤病和它带来的意义。我不能再打职业了吗?我不能再和这世界上最厉害的人竞争了吗?这些问题真的太可怕了。

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CS就是我亲密的朋友。当我难过时我会玩CS,开心时会玩CS,当我需要放空时我会玩CS。DM, surf maps,comp,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是有关这游戏的一切都能让我感到快乐,让我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你能想象失去这一切的情形是多么可怕吗?为什么是我?成千上万的人都在玩这个游戏,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我的梦想不得不被我亲手撕碎?

受伤的时候看CS的比赛并不可怕,事实上那让我很放松,能够让我的头脑保持清醒。但是我永远都不能看Fnatic的比赛,看着我的队伍在没有我的情况下比赛…那让我的心中五味杂陈,那不是悲伤,而是愤怒。我很生气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打成什么样;我生气是因为我无法证明自己;而最重要的是,我生气自己不能帮助我的队友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愤怒变成了一种奇怪的情感。我开始思考我最喜欢的游戏和我参加过每一场比赛,我想起了我的队友们,还有我的朋友们——仿佛我遇到的所有问题都变得微不足道了,因为我能看到那张巨大的属于我的梦想蓝图。我很幸运我有这样的机会,我要抓住我能抓住的一切,去实现我的梦想。

我回来后遇到了很多障碍,我们曾经有过许多打得非常烂的比赛,但我已经放下了。与我的伤病相比,所有的这些问题都显得苍白无力。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总是回顾过去的这几个月,反思这些问题。

我的经历就好像指南针,指引着我前行的道路,带领着我完成了Eleague以百万计的比赛,带领我度过了世界冠军队解散的日子,又带领着我重建了一支不可思议的队伍,这些经历都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

我不会说谎,这真的不是一条容易的路。在我回来之后,即使那些伤痛已经成了我的“指南针”,我还是会害怕。每次我们坐下来打一场比赛,我都会盯着自己的胳膊,我想知道它是否会突然疼起来。我不仅仅是在和对手作战,我也在和我的思想战斗,和我的恐惧战斗。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担忧,都成为了推动我前进的力量。是的,伤痛可能会在任何时候回来,任何一场比赛都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场比赛,所以我下定了决心,我要把我的心掏出来,献给我的职业生涯,把每一场比赛都当做最后一次来对待。很幸运,我现在还在这段狂野的旅程之中,而且我比以往更加坚定,更加勇敢的付出我的一切。

CS:GO  /   电竞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