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世界的freestyle,谁才是最强王者?

耿鹏飞07-21 15:16 体坛+原创

7月20日晚,历时近两个月的2017卡拉宝花式足球世界杯在北京永定门南广场圆满落幕。在永定门的城楼下,在总决赛的舞台上,来自中国、波兰、挪威、日本等13个国家的24位高手纷纷使出独门绝技,演绎了一场令人目眩神移的Freestyle盛宴。

傍晚的北京天气闷热,比赛选手们一边擦着汗,一边在由石砖铺成的地面上热身,看上去与生俱来的球感背后不知经历了多少汗水和失败,球在他们身体的各个部位自由地跳动、穿梭,就像一只听话的宠物一样和选手们如影随形。

QQ截图20170721143915.jpg

夜色中矗立在中轴线南端起点的永定门城楼古朴雄伟,而梦幻游走的声光电影无不彰显着这项运动的独特潮范儿,传统与现代的强烈反差也为这场巅峰之战增添一抹亮色。

本次花式足球世界杯总决赛的24位选手中包含8名分站赛晋级选手以及16名国际顶尖玩家。依据赛制,比赛共分排位赛及淘汰赛两个阶段。

mmexport1500618987723.jpg

      排位赛是真正的freestyle时间,选手们有40秒的时间配合现场音乐进行自由表演,而三名国际裁判将依据难度、创意及风格三个维度衡量其排位名次。他们在一个不大的圆形舞台上表演各式高难度的动作,并根据背景音乐的旋律进行节奏和难度设计,他们几乎每个人都从大部分足球爱好者熟悉的简单颠球开始,逐步增加花样,在有限的空间内用各种部位挑战触球和旋转。

   比赛过程中不免会有失误,有些选手一笑而过,尽快将球捡起重新开始,也有一位暴脾气的外国小哥在时间结束后将球踢向空中,皮球触到城墙厚跌落,现场观众先是有些惊愕,随后也被这位有着完美主义情结的选手感染,为这个以技巧演绎著称的运动增添了一份激情。

本就带有杂耍气息的花式足球也被选手们增添了更多的杂技元素:蒙眼颠球和一边跳绳一边顶球的操作也让现场观众大饱眼福。

mmexport1500618979444.jpg

     在中场休息阶段,中国的传统戏剧的色彩也被揉进了舞台之上:分站赛裁判、巴西花足名将佩德罗与京剧演员一起为观众上演了一出“真假美猴王”。二人不仅将美猴王的神态演绎的惟妙惟肖,同时还在传统的京剧表演中融入了花式足球的各式大招,一个手持金箍棒,一个脚踢足球,都画着美猴王的装扮,配上京剧的鼓点和韵律,文化的融合来得如此的畅快和自然。

mmexport1500618989947.jpg

      进入到淘汰赛阶段,场上的气氛紧张起来,两位选手在舞台上捉对厮杀,每人各一段时间展示,你方唱罢我登场,在正面PK中,选手们被激发出了潜力,纷纷展示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由于选手们表演和实力太过接近,比赛过程中甚至一度出现一位裁判弃权的情况,这在以往的比赛中并不多见。几位进入淘汰赛的女选手虽然在正面PK中落得下风,但是她们在舞台上的从容和自信,以及躯体之美和纯熟的技艺也让观众们大呼过瘾,不愧圈内女神级的人物。

QQ截图20170721143853.jpg

       而在8进4比赛进入第二组PK时,雨水突然降临现场。这一插曲并未打断选手们比赛的激情。为了确保选手比赛中的安全,比赛由场地主舞台移至入场地绿毯上进行,在蒙蒙细雨中,配上音乐,小伙子似乎玩得更起劲儿了。

此轮战罢,此前在排位赛中排名前四的Fagerli兄弟、“旋转男神”Michryc及日本名将Yo凭借过硬的花足技巧和灵活的应变能力顺利挺进四强。

阵雨让最后的半决赛及决赛更显酣畅淋漓。微乎其微的选手差距、高强度对抗的体力消耗以及湿滑的场地都对这四位高手提出了严峻的考验。而Fagerli兄弟中的哥哥Brynjar以及波兰高手Michryc恰恰在比赛中出现了难度及稳定性的下降,率先退出冠军争夺。

排位赛和淘汰赛之间几乎没有间歇,选手们的体能消耗着实不小,再加上场地有些湿滑,选手们不得不在难度和动作完成度之间做出抉择,而总决赛的舞台就是对选手各方面素质的综合考验。

QQ截图20170721143901.jpg

      最终进入决赛的两位竟然是年仅20岁的选手Erlend和Yo,他们展现了新生代的惊人实力。在决赛中,Yo虽然将自己融合街舞的日式风格发挥至最佳,但是几次掉球的失误还是终止了他的夺冠征程。Erlend在近两个半小时的比赛中,仍然维持着匪夷所思的动作设计和难以置信的稳定性,将最终的冠军收入囊中。

      虽然在总决赛里,分站赛中晋级的六位中国选手因综合实力的悬殊而止步于排位赛,但他们的舞台创意及动作设计上都可圈可点。离晋级名额只有两位之遥的许伯平在赛后有些失落:“今天坐颠转Jordan Stall出现了些失误,给自己打70分吧”。而谈及对于比赛的收获,许伯平觉得外国的选手大赛经验更足,有许多小的细节可以学习,例如在赛前把鞋子脱掉,这一招能有效地帮助双脚放松。

花式足球可不仅仅是“花架子”,像来自武汉的宋涛平时就是一名足球教练员,如今已经成为父亲的他在武汉进行足球培训和推广工作,为自己热爱的足球事业忙碌奔走。

有志不在年高,96年的小将周晨阳现在还在读大三,来自山西太原的他是本次比赛难得的全勤选手,在总决赛上虽然有些拘谨,但能和世界级的选手过招也让他兴奋不已。

来自中国香港的施宝盛曾因多次膝盖和腰部劳损被医生限制从事大运动量的活动,但他从花式足球上找到了自己对运动的热爱和寄托,舞台上的他不仅身手全面,而且总能突发奇想,这次他的蒙眼颠球和一边跳绳一边顶球也让外国选手们开了眼界。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历时近两个月的2017卡拉宝花式足球世界杯也最终落幕,花式足球技巧的视觉盛宴,足球世界freestyle的自由穿行将暂时告一段落。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