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伯:里克尔梅改变我的足球观 我是球迷 不是拥趸

王勤伯08-12 12:21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王勤伯

几天前在球迷答问里聊到我为什么在意甲球队里保持中立,仍然有球迷不满意:如果没有倾向,你又是怎么成为博卡和巴萨的球迷?这里还是以聊天的口吻,谈谈我怎么成为博卡球迷。

我是“球迷”,不是“拥趸”

实际上,像我一样从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看球的球迷,很多人是“球迷”,而不是“拥趸”。电视里能看到的足球节目本来就稀少,有欧洲足球看就不错了,哪有那么丰富的俱乐部选择?

成为某队拥趸,这种概念对于多数人来说是不存在的。我记得少年时,我们更多爱讨论的话题是最喜欢哪位球星。一直到现在,看到网络上球迷们围绕“谁黑谁”发生的论战,我都感觉诧异又奇怪。

在《体坛周报》内部,我们也经常为“摆大巴是不是足球艺术”之类的话题发生激烈争论,但“谁黑谁”根本无法成为话题。就像90年代我们阅读体育报纸,任何一个球星,不管他所属的联赛还是俱乐部,只要有故事我们都爱读。

《体坛周报》和体坛加一直坚持的都是为体育迷服务,用文字记述和讲述体育世界,而不是给单一球迷群体意淫的讨喜文。

有一点需要承认:在大城市出生长大的球迷,从小能看到的电视频道和足球节目要更多一些,选择更丰富,他们成为俱乐部球迷的时间,比我这种小县城少年要更早。

例如1997年我进大学的时候,同班同学里就有一个国际米兰球迷。我当时对“国际米兰球迷”概念缺缺,就连当年夏天罗纳尔多从巴塞罗那转会国际米兰,我也没有什么感觉。那时候我最喜欢的球队是巴西队,最欣赏的球星是巴乔,最爱读的体育报纸是《足球》报。

里克尔梅改变我的足球观

从上大一开始,我就在勤工俭学。大学二年级开始带旅游团,其中不乏意大利人。意大利人比其他很多国家的人都更爱谈足球,而且只谈自己的俱乐部。然而,和他们聊足球,我对单个俱乐部还是没什么太大感觉。

记得有一次给一位援华专家做陪同,他不停地谈罗马,说卡佩罗来执教了,罗马会拿冠军。我觉得他脑子生病了,在天方夜谭。当时,连续看球的经历让我以为,不管其他球队怎么踢,最后的冠军不是尤文图斯就是AC米兰。两年后,罗马真的拿了冠军。

FullSizeRender.jpg

2000年冬天,距离毕业还有半年。一场比赛,或者说,一个球员改变了我的足球观念。

20001128日,东京国立竞技场,丰田杯,博卡青年对皇家马德里。博卡青年队的球员我一个也不认识名字,倒是因为喜欢劳尔,比赛开始前,我支持皇马获胜。然而开场后11分钟,双方就踢成21,博卡青年凭借帕勒莫两粒进球领先皇马。此后整整80分钟,比赛成为一名球员的表演——10号里克尔梅。

在马拉多纳之后,我从未见过一名球员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戏弄对方一整个球队,而且是连续不断地这样做。里克尔梅不是马拉多纳,他是里克尔梅,独一无二的动作和节奏。那场比赛以后,我开始期待来年的丰田杯,希望博卡和里克尔梅再度出现。

也是那场比赛以后半年,我毕业了,兼职为《南方体育》写稿,主要写南美足球稿件。每天阅读阿根廷报纸,为我打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我感觉关于博卡的一切都和我的口味很合拍,伟大的10号传统,狂热的参与,逗趣的写作。

博卡又一次赢得解放者杯。然而,2001年的丰田杯,中国没有直播。至少,我没有看到。

笨主席培训日本人称帮助中国

2003年,我到了欧洲,和好几位阿根廷记者成为朋友,他们有的是河床球迷,有的是博卡球迷。河床球迷、福克斯电视台记者雷克有一次回国专门给我带来一件博卡球衣。

作为博卡球迷,最难忘的记忆莫过于2005年在德国莱比锡世界杯抽签仪式前的一场遭遇。当时,我在酒店大堂里和ESPN拉丁美洲新闻部主任杨吉莱维奇聊天。他突然说:“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个朋友。”我跟着他去了前台,一个大腹便便的阿根廷人正在办入住。

“告诉他,你是哪队球迷?”杨吉莱维奇说。

“我是博卡球迷,为自己是马粪蛋感到自豪。”我握着这位“新朋友”的手说。

他从上到下好好打量了我一番,又看了看杨吉莱维奇,最后发表了一句评论,“好吧,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完美的。”

此人是阿根廷足协副主席、河床主席阿吉拉尔。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起做了一个关于河床青训传统的采访。阿吉拉尔犯了个大错,他很得意地对我讲述,河床如何利用青训方面的先进经验为中国足球培养后备人才,很高兴能出一臂之力。

采访稿件发回后方编辑部,经过我们的老同事、曾常驻阿根廷的程征老师查证,在河床接受培训的是日本足球后备人才……

欣赏河床的非死忠博卡球迷

我肯定算不上一个死忠级别的博卡球迷。我对河床的俱乐部文化非常欣赏,河床的青训做得很扎实,河床出来的球员,很多人谈吐优雅、气质不凡,同样的个人素质甚至在欧洲球员里也不多见,我亲自接触过的,像索林、索拉里、萨维奥拉、克雷斯波,都是非常讨人喜欢的类型。伊瓜因我只做过一次很短暂的采访,暂且不放进这个名单。

倒是博卡球员往往性格很怪,马拉多纳的张扬,里克尔梅的 “哑巴”,特维斯的“兽性”……但在足球场上,尤其是10号里克尔梅,他引发的激情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给本文的读者送上两首阿根廷歌曲,是由Bersuit乐队创作的《闪躲之舞》(El Baile de Gambeta)和《碰一下我就走》(Toco y me voy),博卡球迷用这两首歌配上了里克尔梅足球生涯的精彩视频。

《闪躲之舞》(El Baile de Gambeta)

《碰一下我就走》(Toco y me voy)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