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一周年:0遗产+欠债 未来之国到破产之国

小中08-13 22:06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小中报道

里约奥运会是巴西第一次举办奥运会,也是南美首次举办奥运会。2009年10月2日申奥成功时,时任巴西总统卢拉向巴西和全世界承诺:里约奥运会将是史上最好的一届奥运会,会给“非凡之城”里约热内卢和整个巴西留下一笔丰厚的遗产。里约奥运会去年8月5日开幕,去年8月21日闭幕,现在已过了一年时间。事与愿违,它没留下任何正面遗产,倒是留下了巨额欠债。

短短一年时间里,巴西政坛也发生剧变。女总统迪尔玛·罗塞夫遭弹劾黯然下台,成功申奥的前总统卢拉也身陷贪腐官司被判刑,连前第一夫人的命都没保住。现任总统特梅尔也显遭弹劾,民意支持率极低,成了“跛脚总统”,日子极不好过。

申奥成功时巴西经济正强劲,现在则已陷入深深的经济危机。里约奥运会,巴西奥运代表团金牌数没能进入前10。奥运过后,企业赞助热情消退,有项目连球衣赞助商都断档。巴西想借里约奥运会之机成为体育强国,那个梦也破了。里约奥运会唯一的遗产,或许是内马尔领衔的巴西男足国奥第一次拿到了奥运金牌。

1502632628599095232.jpg

“巴西许海峰”

华裔银牌得主菲利佩·吴

许多人还记得巴西华人小伙儿菲利佩·吴,巴西人更是忘不了他。菲利佩·吴1992年6月11日出生,爷爷和奶奶是中国移民,父亲保罗·吴喜欢射击。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菲利佩·吴11岁就开始学射击。在里约奥运会之前,他拿过2010年新加坡青奥会射击银牌、2014年南美运动会和2015年多伦多泛美运动会男子10米气步枪金牌。

2016年8月6日,里约奥运会首个比赛日,菲利佩·吴在男子10米气步枪项目上夺银,为东道主巴西拿到了第一块奖牌。此前的奥运会历史上,巴西射击选手只拿过3块射击奖牌,而且都是在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上拿到。时隔96年,华裔小伙儿菲利佩··吴为巴西拿到了第4块奥运会射击奖牌。

如果没有里约奥运会,菲利佩·吴也许一辈子都拿不了奥运会奖牌。在里约申奥成功之前,射击只是菲利佩·吴的一个爱好。要想练射击,必须要购买枪支和弹药。按照巴西法律,只有军人才能持有枪支弹药。因此菲利佩·吴成了军人,代表巴西军队打比赛,军队每月会给他一些补贴,但据他说还不够买弹药的钱。

菲利佩·吴一家住在圣保罗伊塔因比比区一所80平米的房子里,目前正忙着搬家。在房子旁边的狭窄院子里,挂着一些射击靶子,除了去一家射击俱乐部练习,平时菲利佩·吴就在那里练枪。但过不了多久,菲利佩·吴的家和邻居们的家就会被铲车扒掉,在那里将要建起两座现代化的高楼。

里约奥运会夺银并没有改变菲利佩·吴的生活。相反,相比奥运会前,日子变得更艰难了。菲利佩·吴无奈地说:“就算是在我最糟糕的梦里,我也没想过我会像现在这样生活。在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之后,我感觉希望的火花亮了。可是,它没能持续多久。这令人难过,我们错过了在巴西彻底改变体育运动的机会,错过了把所有项目都带到职业水平的机会。我们应该让孩子们也参与进来,为巴西培养未来的冠军。所有这一切都令人感到失望。”

里约奥运会后,由于政府不再出钱,菲利佩·吴的哥伦比亚教练没有续约,他又开始变成一个人训练。今年的射击世界杯系列赛上,菲利佩·吴没有一次进入决赛。本月底的射击世锦赛上,同样的事情也可能会发生。

里约奥运会前,菲利佩·吴只有一个赞助商,那是巴西弹药销售商Rifle。尽管拿了奥运会银牌,菲利佩·吴现在仍只有那一个赞助商。由于代表巴西军队参赛,巴西军方每月补助菲利佩·吴3160雷亚尔。奥运会夺得银牌,政府的“运动员领奖台奖金”每月给他15100雷亚尔补助。这个补助每年重新评估一回,作为奥运会奖牌得主,菲利佩·吴领的是最高一档补贴,最低的为每月5000雷亚尔。

世界体育强国梦破

2014年,巴西举办了足球世界杯。2016年,巴西举办了奥运会。申办世界杯和奥运会成功时,巴西经济正处于最好的时期。巴西人梦想借助这两大体育盛事的举行,宣告巴西已跻身世界体育强国之列,宣告巴西已成为真正的全球大国。但无论是在体育竞技层面,还是在政治和经济层面,都发生了相反的事情。

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举行时,面对全球经济危机,又失去了大宗商品出口红利,巴西已陷入巨大的经济和政治危机中。国家强则体育兴,反之亦然。2013年联合会杯期间,以公交车车票涨价为导火索,巴西国内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活动,甚至令人担心世界杯一年后能否在巴西如期举行。2014年世界杯虽然在平静中开幕和落幕,但半决赛上,东道主巴西队1比7惨败给德国队,有巴西民众甚至表示称愿,希望巴西队输得更惨些。如此种种,打了南美大国、新兴大国、Brics成员的脸。

里约奥运会,巴西代表团的目标是在金牌榜上跻身前10,一举成为世界体育强国。但在奥运会,巴西选手只拿到7金、6银、6铜,共计19块奖牌,在金牌榜上只排名第13,没有完成预定的任务。

在伦敦奥运周期和里约奥运周期,巴西政府投入大量的资金于体育基础设施和运动员补贴。巴西经济陷入危机,里约奥运会后赞助商失去了投资热情,所有的一切都被里约奥运会提前透支了。没有了赞助,巴西体育没有了未来,训练中心关闭,精英教练离开巴西,年轻一代运动员的发展受到严重影响。2020年东京奥运会,巴西的成绩会变差。

1502632738847093915.jpg

干枯的水上运动中心

多数奥运场馆设施荒废了

里约奥运会和残奥会之后,27个奥运比赛设施中的15个已经举办过某种类型的活动,还算是得到了利用。而另外12个设施则完全被弃用,风吹日晒再加上缺乏维护,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彩。8月初,一个热气球落在了里约奥运会自行车比赛馆顶棚上,点燃了顶棚的一部分,还严重损毁了西伯利亚松木铺的赛道。

奥运会后,迪奥多罗水上中心成为迪奥多罗公园。迪奥多罗是里约贫民区,不少巴西政客和奥运会支持者认为,奥运会后,当地民众的娱乐生活将得到改善。但迪奥多罗公园损毁严重,由皮划艇赛道改成的社区游泳池自去年12月起关闭后就再没开放,何时开放遥遥无期。而据巴西联邦审计法院的一份报告说,公园里的另一个泳池则满是淤泥、昆虫和动物粪便。奥运期间,一条车流量很大的公路上建起了过街天桥,但现在过街天桥的升降电梯已经停用。

奥林匹克公园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里约市政府公开招标,打算把奥林匹克公园委托给私营企业管理,可却没有一家公司投标。里约市政府干脆一推六二五,把奥林匹克公园踢给了巴西体育部。光是公园的保养,一年就要花费1400万雷亚尔,这笔钱全由政府出。

里约新任市长马塞洛·克里韦拉取消了将手球馆改造成4所公立学校的计划。运动员村共有31幢楼,原计划是改造成豪华商品房卖掉。但直到现在,奥运村的楼房还空着,一套都没卖出去。

丑闻:10%奖牌有损坏,被寄回巴西修理

今年5月,里约奥运会闭幕不到一年,巴西人又出丑了。登上奥运会领奖台,是一名运动员运动生涯最高光的时刻。领到的奖牌,运动员会珍藏起来,因为那是他或她一生最美好记忆的凭证。可是,里约奥运会不少奖牌得主却不得不把奖牌还回巴西,尽管是暂时的。原因则是里约奥运会的奖牌有质量问题,巴西方面修好了之后才能再发还他们。

里约奥运会奖牌是由巴西造币局制作的,据法国《费加罗报》5月份报道,得奖运动员中,至少有7%的人手中的奖牌出了问题,不得不把奖牌寄回巴西。而截至8月份,据巴西媒体报道,有10%的奖牌出了问题并被寄回巴西,有1/3的问题奖牌修好后已经寄还给原主。

据里约奥组委媒体部主任马里奥·安德拉德解释,可能是因为欧洲天气太冷,才使奖牌的镀层出现损坏。马里奥·安德拉德还说,所有损坏的奖牌,将在一个月时间内修好并寄还给运动员。至于其他类型的损坏,里约奥组委则认为是运动员自己拿取时不小心所致。

而实际上,里约奥运会奖牌的质量问题,早在去年里约残奥会期间就有所暴露。里约残奥会在去年9月7日至18日间举行,还在残奥会期间,就有得奖运动员抱怨他们的奖牌出了问题。出现问题的主要是银牌,银牌里面的材质是铜,外面镀了一层银。

1502632791438046897.jpg

奖牌都敢出问题

奥组委欠债1.265亿 政府不管 国际奥委会也不理睬

里约奥运会闭幕已经马上一年了,但奥组委还欠着1.265亿雷亚尔的欠债,约合3350万欧元。被欠债的企业主要是服务提供商,比如清洁公司和保安公司等。今年4月,美国布隆伯格电视台报道,由于被催债过急,里约奥组委曾打算用空调、便捷式电源和电线等东西抵债。但问题应该没有解决,服务商们不同意用物品抵债。

今年7月,里约奥组委向国际奥委会求救,让它帮助还债,但遭国际奥委会拒绝。里约奥组委还向巴西联邦政府、里约州政府和里约市政府求助,但也遭到拒绝。巴西体育部发声明说:“联邦政府已经完全兑现了它的承诺,不欠奥组委什么未结款项。”不过,里约奥组委却认为这三级政府没有全部拨付承诺的款项。最后问题如何解决,还需要等待。

举办奥运会前,相关方面的一个承诺是会使里约更加现代化,会使它的街道更安全,会使它的贫民窟更干净,这一承诺也没能兑现。

据巴西公共安全机构说,里约的街头偷窃犯罪增加了48%,致命攻击增加了21%,这两个数字都是自2009年以来最高的。2017年头三个月,里约暴力犯罪相比2016年同期增加了26%。

此外,里约州还拖欠着教师、医院员工、警察和其他公共部门工作人员的工资,许多贫民窿还没有自来水和污水管道。举办奥运会并没有帮助巴西走出经济困境,它反而在那里面越陷越深。

卢拉总统对奥运会有功 但花钱有点逞能

2009年12月,在里约卡纳体育馆,巴西奥组委举行了“巴西奥林匹克奖”颁奖仪式。“年度奥林匹克人物”奖颁给了巴西总统卢拉,以表彰他为把奥运会带到南美、带到巴西、带到里约过程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那次颁奖仪式,由于国事繁忙,卢拉总统迟到了两个小时。像那年10月2日出席哥本哈根国际奥委会第121届全会奥运申办城市揭晓仪式时一样,卢拉总统打着那条蓝底白条的领带。

两年前的里约泛美运动会,在马拉卡纳举行的开幕式上,卢拉总统一讲话,全场就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嘘声。两年后在马拉卡纳体育馆,卢拉的受欢迎度达到顶峰。那一晚,他没有照本宣科地读由其团队准备的发言稿,而是即兴发挥,足足讲了28分钟。

他承诺里约奥运会将是“世界上最井井有条的奥运会”,他说奥运会有能力使儿童告别贫民窟,有能力永远地改变他们的生活。他还说,有了企业界的帮助,投资于体育基础设施,贫民窟问题孩子就可以转变成奥运冠军。听到这里,整个马拉卡纳体育馆都热血沸腾。

为了里约奥运会,巴西联邦政府确实也花了不少钱。从奥成功到里约奥运会之年,巴西联邦政府投入了126亿雷亚尔(约合33亿欧元)。2011年1月1日,卢拉结束两任总统任期,告别总统高原宫。接任的迪尔玛·罗塞夫是他是巴西工党内部培养的接班人。罗塞夫任内,萧规曹随,巴西联邦政府继续对奥运的高投入。奥运会筹备过程中的总投资,有90%来自三级政府,私营企业只占了10%。

1502633033850022313.jpg

申奥总统卢拉

女总统遭弹劾 接任总统民意极低

但罗塞夫没有能出现在里约奥运会开闭幕上。由于卷入巴西石油公司贪腐案,2016年4月,巴西众议院通过了对她的弹劾案。同年5月12日,巴西参议院也批准对罗塞夫进行弹劾,她暂时被停职。2016年8月31日,里约奥运会闭幕10天之后,罗塞夫被正式解除总统职务。

罗塞夫停职期间,由副总统特梅尔代任总统。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卢拉和罗塞夫都受到了邀请,但两人都拒绝出席。代总统特梅尔出席开幕式并宣布里约奥运会开幕,但被嘘。之前为了避免同样的尴尬,在宣布出席开幕式政要时,主持人有意没提特梅尔的名字。8月21日的闭幕式,特梅尔没参加,而是委派众议院主席代为出席。

因为涉嫌贪腐,特梅尔也被指控。今年8月2日,针对是否对特梅尔进行弹劾,巴西众议院举行了全体投票表决,但没有通过。不过,在近几十年历史上,特梅尔是民众支持率最低的总统,甚至比其前任罗塞夫还低。就连巴西人也发问,民众不支持的总统下不台,还呆在权力宝座上,巴西的民主是不是出了问题?

前总统卢拉被判刑 就连巴西奥委会也有问题

离任之后,卢拉总统也混得挺惨的。2011年10日,卢拉被诊断出喉头癌。2016年年初,他也卷入巴石油贪腐案,并被调查和指控。2016年3月,卢拉曾想重返政坛,出任罗塞罗总统府首席部长,但提名未获通过,他也没能避免自己接班人被弹劾的命运。

2017年2月,与卢拉一起生活40多年的妻子、前第一夫人马里萨因脑出血去世。卢拉所在的巴西工党甚至认为,马里萨其实是被政治对手“迫害”致死,说的也不无道理。2017年7月,卢拉被判9年半徒刑,他价值数百万雷亚尔的被冻结。从申奥总统到被告,世事变化真让人始料未及。

州市两级政府也出了事。里约前州长塞尔吉奥·卡布拉尔因受贿数百万雷亚尔而被捕,而巴西警方正调查里约前市长爱德华多·帕埃斯,他也涉嫌收受里约奥运场馆建设商的巨额贿赂。

巴西水上运动联合会主席和两名手下因滥用1300万雷亚尔政府拨款、把承包合同给自己的熟人或合伙人而被捕。巴西联邦审计法院的调查显示,包括巴西奥委会在内的10家体育组织,有9家在使用公共拨款上出了问题,唯一没有问题的是巴西视觉残疾人体育联合会。

1502633088157057115.jpg

1.1万名各国奥运选手种下的种子已长成小树苗,但却没有地方、也没有钱移栽

由未来之国到破产之国?

奥地利著名小说家斯蒂芬·茨威格写的《巴西:未来之国》一书很有名气。巴西地大物博、资源丰富,确实是一个非常受造化青睐的国度。在南美,巴西也是地区大国。但由于种种原因,巴西却从没取得它应该达到的位置。

进入21世纪后,世界经济飞速发展,矿产资源、自然资源和农产品产量巨大的巴西也搭上了经济快速发展的列车。但2007年开始了全球经济危机,大宗产品价格暴跌,靠大宗产品出口赚钱的巴西陷入了危机。

2007年10月30日,巴西成功申办2014年世界杯,2009年10月2日,里约申办奥运会成功。当时,世界经济危机刚刚露出苗头,对巴西经济的影响不未显现出来。2014年世界杯时,巴西已经受到严重影响,所以才有2013年联合会杯期间的大规模民众示威游行。

2014年底,世界杯结束之后,整个巴西已经濒临破产。世界杯半决赛上的1比7,其实也是巴西国内危机的侧面反应。如果奥运会不是在里约举行,巴西可能那时就已经被世界遗忘了。苦苦撑着办完了奥运会,再没有大型体育赛事,巴西只有独自过日子。

经济危机,政治危机,腐败盛行,民主和政党机制也存在问题,而且可以说是积重难返,如果没有根本改革,巴西可能就些沉沦下去,未来之国永远只会是个兑现不了的承诺,只会永远是个虚无飘渺的憧憬。就像足球一样,是巴西人的精神鸦片。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