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辣图】悼念哲学家赫夫纳去世 享年91岁

王勤伯09-29 17:25 体坛+原创

文/体坛+王勤伯

为什么昨天伯辣图栏目没有更新 ?因为哲学家正在默哀。

9月28日没有默哀的人都算不上哲学家。

2017年9月27日,美国当代著名哲学家、《花花公子》杂志创办人休∙赫夫纳(Hugh Hefner)在自己家中安详离世,享年91岁。

1953年,赫夫纳以家中的厨房为编辑室,出版《花花公子》,高峰期每月发行量达700万本。赫夫纳是一位入世很深的哲学家,他倡导言论自由、民权及情欲自由。在那个年代,美国一部份州仍明文禁止避孕药,这个国家的部分地区保守到今天还有很多人反对堕胎。

60年代,赫夫纳甚至因为出版《花花公子》被以猥亵罪名告上法庭,但陪审团无法达成一致。

赫夫纳是个不折不扣的哲学家,他那身丝质睡袍暗示着他和伯辣图一样出自希腊。

“我是糖果店中的小男孩,我梦想着不可能的事,而梦想最终以我无法想象的方式实现。我是地球上最幸运的猫。”这句话处处是哲学:小男孩,不可能,无法想象,猫。

昔日希腊世界的哲学家游历范围通常是从小亚细亚到西西里、亚平宁半岛。今天的哲学家游历世界。伯辣图每到一个新的国家,就会去报亭购买当地版本的《花花公子》杂志。

《花花公子》在每个国家的内容都不一样。基本上,一个国家的《花花公子》杂志最能体现该国对女性主义、自由精神的接受程度。例如德国的《花花公子》杂志,图片很少,文字奇多,而且很多人都板着面孔。

《花花公子》的人物采访都是最优质的采访,巴西版本对罗马里奥等人的采访令人很难遗忘。从写作的角度说,这份杂志也是开眼界的媒体。

同时,《花花公子》也不是《阁楼》杂志一样的色情,它甚至有一些底线不能触碰。例如当年葡萄牙《花花公子》刊登《耶稣福音书》组图纪念作家萨拉马戈,不仅惹怒了天主教廷,而且也让美国总部恼怒,最终更换了在葡萄牙的授权出版商。

纪念哲学家赫夫纳,没有什么比简略回顾一下他的哲学思想更有价值:

-只要健康,年龄只是数字。男人和女人直到死去都可以一直是情色的主体和客体。反对此言的人是支持社会对女人年龄持有的偏见。

-我富过,也穷过。富肯定比穷更好。

-一夫一妻是西方文明的发明,为了实现社会秩序。和人性没有半点关系,我打赌,世上不存在一个真正一夫一妻的人。

-一日兔女郎,终生兔女郎。

-《花花公子》杂志是女性解放运动的组成部分,但这个运动产生了混淆,误以为性解放和女性解放是彼此冲突的内容。

-若是让我选择20世纪最性感女性,我选梦露、索菲亚∙罗兰、吉娜·劳洛勃丽吉达,我一直钟爱意大利式丰满女人。

-感谢伟哥,这个药丸制造了一个堪比避孕药的社会文化革命。

-我没发现过任何一个靠近权力的女人足够性感。杰奎琳是特例。

今天来到我们“世界罩杯”栏目的妹子名叫阿普德萨拉∙格隆斯基,美国和泰国混血。

伯辣图说,亲爱的阿普德萨拉,支持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人常常爱说,这是对女人的保护。但我敢打赌,世界上从未有过一种保护女性的婚姻制度,如果认为离婚时能保证分到一笔钱就是保护女性,这样的制度对女性的物化比《花花公子》严重很多。

今天是“伯辣图”第249期,本栏目已连载超过200期,欣赏往期精彩图文,最便捷的方式是在手机上下载体坛加app↓↓↓

logo.jpg

本栏目长期征诗,有意投稿者可直接在当天“伯辣图”文末评论留言,或者在新浪微博私信“Alain王勤伯”。

昨日征诗佳作:

网友Roy Clarkson

《国产歌》

一个旋律加上一套歌词

内容全都一样

一份想象带着一抹俗庸

到底什么感受

耳边

国产歌

我们

残次货

律动

之于我们

是饭桌上对着姑娘

大声可劲吹牛逼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