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为何不谈加泰罗尼亚独立问题?他顽固对抗政治

王勤伯09-30 07:18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王勤伯

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的世界名人并不少,在体育圈,除了瓜迪奥拉,还有坎通纳、克鲁伊夫(已故)等人是公开支持者。

坎通纳是加泰罗尼亚和撒丁岛人的混血后代。很多人不知道的一个事实是,在意大利撒丁岛北部,加泰罗尼亚语也是很多市镇的主要语言。

加泰罗尼亚语是加泰罗尼亚大区的官方语言。在国家层面,只有安道尔把这门语言当作官方语。实际上,这门语言的适用范围和“文化圈”地域非常广阔,东到意大利撒丁岛北部,西到巴伦西亚。

0-5.jpg

2009年,克鲁伊夫担任加泰罗尼亚队教练

克鲁伊夫承认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反对弗朗哥独裁有投机性质,但他之后完全是假戏真做。反对中央集权、发展独立文化身份,这场运动套路太符合荷兰人胃口。弗朗哥禁止加泰罗尼亚人使用加泰罗尼亚语名字,克鲁伊夫偏就要为儿子取名约尔迪,“你们不给注册,他就去荷兰注册”——在球圣面前,市政官员妥协了。

然而,今天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家们最希望实现的目标是,让梅西公布自己的加泰罗尼亚人身份,哪怕一点点。

很可惜,尽管梅西从13岁开始就在加泰罗尼亚生活,也可能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他却始终没有加泰罗尼亚身份感,半点也没有,同时也没有西班牙身份感,尽管梅西有西班牙护照,当年差点入选西班牙国青。

这些年以后,梅西只是变得更梅西而已。

如当年促成他加盟巴萨的经纪人明格利亚所言:梅西一直生活在“小罗萨里奥”。他的罗萨里奥口音既没有被标准卡斯蒂利亚口音沾染,也没有被加泰罗尼亚口音沾染。

等到恋爱的季节,他从罗萨里奥带来一个女孩。12岁时,梅西曾给她写过一封情书,他也有过很多女性经历,但不变的是12岁时那份爱。在同一个城市,一个小男孩爱上一个小女孩,后来他们一起去了别的国家,爱情没有更改。30岁时,梅西和她结了婚,他们准备生第3个小孩。

0-1.jpg

西班牙《国家报》著名记者贝萨曾写过:巴萨有3个“地理”偶像:哈维代表加泰罗尼亚,伊涅斯塔代表西班牙,梅西则是世界的。

现在哈维去了卡塔尔,或许皮克最加泰。没有谁能和梅西比拼自己的普世偶像地位,包括皮克的女友夏奇拉。

这也决定了,哈维和皮克有义务回答涉及加泰罗尼亚未来命运的问题——皮克公开表达对10月1日公投的支持,同时又呼吁非暴力对抗——而梅西不必回答这问题。或许,梅西的普世存在更意味着:他有义务不回答。

加泰罗尼亚独立问题在激化,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在玩一场赌局,有意把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往公投和单方面宣布独立的道路上推,不给对话留下余地,且不断通过增派军警、逮捕代表人物等方式布置“暴力”前提和背景。

0-3.jpg

这有违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历来的路线和主场——不暴力对抗,潜心文化耕耘,努力创造出一种迥异的文化身份(拉波尔塔语)——拉霍伊的目的就是让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变质,变得和初衷面部全非,变得像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独立运动一样犯下血腥的原罪。

10月1日公投被简写为1-O (O是加泰罗尼亚语Octubre的缩写),很多人误以为是一场足球比赛——即使对话遭拒,独立运动家们还真是希望能以足球比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公平竞赛,各自发挥,不求大胜,1-0即可。

足球能少得了梅西?此时此刻,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家们都期待梅西能说点什么,不必像瓜迪奥拉一样表示支持独立,只需轻描淡写做出呼吁,例如呼吁维护民主,反对军事化镇压公投,反对暴力威胁,呼吁对话解决问题。

但梅西不会这样做。

梅西心里存在着对加泰罗尼亚的由衷感激,没有这份感激他不会选择一直留在巴萨。2010年西甲夺冠,梅西在庆祝仪式上用加泰罗尼亚语说过“巴萨万岁,加泰罗尼亚万岁”( "¡Visca el Barca, visca Cataluña!)——但这并不说明什么政治态度,感激就是感激,仅此而已。这句话也是任何一个巴萨球迷都会说的,登贝莱刚刚加盟,比赛都没踢过,就已经在"加泰罗尼亚万岁”了。

梅西没有表现出过对加泰罗尼亚文化和语言独特性的不适或不满,他的妹妹却有过。关于为什么母亲和妹妹2008年来了巴塞罗那又立即回了阿根廷,梅西说:“这里的人对她说加泰罗尼亚语,她哭过很多,她不喜欢。所以我母亲决定带她和马蒂亚斯、罗德里戈一起回阿根廷,让她在那边完成学业。”

谁都知道马拉多纳是个怎样的政治动物,梅西却刚好相反,他既对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的政治没兴趣,也对阿根廷的政治没兴趣。

0-4.jpg

或许正是因为阿根廷的现实让他从小失去对政治的兴趣,他后来对任何地方的政治都没有了兴趣。他在阿根廷的“政治活动”,更多发生在担任国家队队长期间,例如2016百年美洲杯期间为阿根廷足协官僚无能的组织发火。

在足球之外,梅西明白自己可以帮助那些深陷困境的人,以非常个人的方式,不带任何口号和主义,为他们带去援助、鼓励和友谊,但这不是政治,或者说,这是反对政治。

不唱国歌,也是梅西重要的反政治形式。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不会在公开场合与自己国家的国歌作对,即使不爱唱,也会顺从地张张嘴。但梅西就是不唱,他平静地解释,“我有意不唱,我不需要通过唱国歌来感觉自己爱国。”

梅西是顽固的,这一点他最罗萨里奥人,一个可爱的罗萨里奥人——顽固程度甚至可比那个以政治人物形象影响了20世纪文化潮流的罗萨里奥医生。 

梅西  /   加泰罗尼亚  /   巴塞罗那  /   西甲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