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辣图——像切∙格瓦拉一样哲学

王勤伯10-10 00:53 体坛+原创

文/体坛+记者王勤伯

1967年10月9日,切∙格瓦拉死于玻利维亚。

切∙格瓦拉是不是哲学家?这个问题就像,耶稣基督是不是哲学家?

20世纪的人类前所未有的受难史上,从未有一张面孔比切∙格瓦拉死得更像耶稣基督。

微信图片_20171010003410.jpg

玻利维亚那些虔诚的山民教徒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一点。切睁着微笑的眼睛死去,妇女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争相希望目睹他的圣容,或是奢侈地取下一根头发奉做圣物。

20世纪末,伯辣图通过高考走进大学校园,被送去北京南郊军训,咬牙忍受着教官们可以更多时间和女生待在一起的特权,哦,每个把皮带扎紧让人远远望见突出的胸部的女生,都是秋夜里的玛利亚。

此时是切死去30周年,西方记者们再又想起那个鸟不拉屎的玻利维亚穷困山区,或者说,玻利维亚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穷国。

他们在当地发现,虔诚的基督教农户们把切∙格瓦拉供奉为“圣埃尔内斯托”(San Ernesto de La Higuera),他在画像被当地人和耶稣基督、圣母玛利亚、教宗约翰∙保罗二世挂在一起。人们遇到麻烦时会念着格瓦拉的名号祈祷,还有传闻说,与格瓦拉之死有关的玻利维亚军政人员均不得好死,负责逮捕格瓦拉的格雷•普拉多将军因为自己的枪枝走火击中脊柱致残。

切∙格瓦拉和耶稣基督一样医治病患者。他医治自己的士兵,也医治俘获的敌军,甚至在被捕后,仍提出愿为在关押地痛苦呻吟的几名玻利维亚士兵提供医疗援助。

和耶稣基督一样,切∙格瓦拉是世俗世界的失败者,失败不是命运,而是选择。策划围捕切∙格瓦拉的美国中情局特工罗德里格斯在50年后回忆说,切∙格瓦拉和F.卡斯特罗的决裂,是古巴亲中和亲俄两条路线的决裂,F.卡斯特罗支持切∙格瓦拉去玻利维亚,毋宁说是让他独自到那里去死。而切又何尝对此没有察觉和感知?

切∙格瓦拉死去50年后,中国“知识人”的朋友圈里上串下跳的是一篇“华东师范大学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翻译的热文——名为:“欧洲保守派知识分子巴黎发表声明《一个我们能够信靠的欧洲》”。

这篇热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人把戏,10个在欧洲毫无影响力的基督教老学究,联合发表了一份声明,号召那个100年前上帝就已死过好多次的欧洲重新信仰基督教,相信为欧洲带来巨大灾难的民族国家概念,这种鬼话在欧洲没人相信,却通过学者圈里的关系推荐来中国,包装成一件大事,就好像在欧洲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事情。

在民粹主义风起云涌的今天,一个受人关注的热点是针对那些中下层的、被体制长久遗忘的人,他们突然被振臂一呼的民粹领袖吸引,似乎反对移民、重拾种族歧视可以帮助他们扭转劣势,让他们分享未曾分享过的蛋糕?

然而,还有什么比今天的欧美政治极右民粹运动排外主义更糟糕、更可怕、更重复往昔错误的解决方案?在否定以自由平等为目的的理想主义同时,认为反对自由平等的理想主义可以换来少部分人的自由平等,这是可能的吗?如果切活在今天,会不会被媒体机器轻易就定义为一个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

切幸运地死在50年前。

《米兰体育报》答问栏目在10月9日当天以切∙格瓦拉作为主题:“为什么50年后,这个罗萨里奥人仍然是理想主义的化身?”

巴西足球哲学家苏格拉底说,“人们把我叫作足球切·格瓦拉,我很高兴,因为这个世界需要有人去引发反思,需要有人不安于现状。巴西足球?在1982年就死了,之后我们变得和其他人没有区别。”

保守主义者希望维护某种区别?那些否认全球变暖、呼吁重开煤矿、开禁狩猎野生动物的民粹大肥头,是否通过宣扬基督教为西方传统根基、反对同性婚姻、捍卫民族国家“主权”,即实现了某种高贵的“保守”?

不,以保守为名的民粹无法刺激反思,民粹反对反思,民粹才是彻头彻尾的安于现状。哲学家的天职是反思,是不安于现状。如果安瑟伦在世,他也会在切•格瓦拉和耶稣基督之间寻找共同之处。其实又何需安瑟伦在世?切•格瓦拉是理想主义的化身,就像少数几位南美天才是精灵足球的化身,发现这些莫非很难?请告诉我,足球如果没有贝利、马拉多纳、济科、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里克尔梅和梅西,这项运动又有几多意义?

1507567921529006455.jpg

此为阿根廷罗萨里奥中央俱乐部的球迷所作

20世纪以来的人类,又有几个人活着是为了追寻理想的存在?多少傻不啦叽的专栏作家骄傲地以“吃瓜群众”自居?带领着他们的广大受众,把自己隐藏在名为“理性”的懦弱里,在各种“我认为”“我知道”里讲述名为“道理”的平庸,在重复的消费中制造名为“乐趣”的垃圾,在空虚时从心理医生和瑜伽老师处求助名为“专业”的业余,把对地球的索取看作母亲卖淫养活全家的天经地义,把大海当成寄托诗歌和远方之蔚蓝色梦想的垃圾场、化粪池、骨灰缸和痰盂。

伯辣图对那个《我们可以信靠的欧洲》哈哈大笑。人类这个物种都不值得信靠,偏偏一个欧洲可以信靠?一个汇聚两大极权主义、在20世纪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人道灾难的欧洲可以信靠?那么不做外国人旅游景点就会破落掉的教堂可以信靠?

哲学家对可以信靠的欧洲哈哈大笑,革命家对可以信靠的欧洲哈哈大笑,只有那些希望世界上出现一个超级强权一统全球从此发号施令天下太平的伟大蚁民觉得那个苦苦呼唤不回基督教的欧洲值得信靠。在切•格瓦拉去世50周年的日子,哲学家说,你去信,我来靠!

让切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述哲学:

-抗争者可能会输,不抗争者早就输翘翘了。

-我的家永远旅行在双腿之上,我的梦想没有国界。

-一个不会阅读也不会写作的民族,是一个容易受骗的民族。

-值得为之奋斗的事,是那些没有它们就不值得去活的事。

-时代的艰难不应让我们失去内心的柔软。

-在任何一种情形之下,始终存在无数种理由不去抗争,但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种情形之下,都只有抗争能换来自由。

-真正的革命应该从我们内心开始。

-如果我死了,不要为我哭泣,去做我一直在做的事,我会一直活在你心里。

今天来到我们“世界罩杯”栏目的妹子名叫梅塞德斯∙亨格尔,她的父亲是一位意大利电影人,母亲是一位来自匈牙利的艳星。

伯辣图说,亲爱的梅塞德斯,革命在玻利维亚的丛林,革命也在塔妮娅身体的密林……今天的哲学家,像蚊子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叮咬着桑拿房屋顶的水滴。

今天是“伯辣图”第258期,本栏目已连载超过200期,欣赏往期精彩图文,最便捷的方式是在手机上下载体坛加app↓↓↓

blob.png

本栏目长期征诗,有意投稿者可直接在当天“伯辣图”文末评论留言,或者在新浪微博私信“Alain王勤伯”。

昨日征诗佳作:

网友二狗上易购

《改编亚亚之歌》

底线越高就越好

为什么轮到自己就做不好

规矩越多你就越正直?

不抽烟不喝酒不说脏话

然后日常以偷盗或者抢劫为生

有人嫌他粗鄙

有人嫌他喜欢没事儿找事儿

可那又怎么样?

原本人家开这个号就是为了吵架的好么

他是真正在乎

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