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辣图】“一见钟情”不是科学问题,而是哲学问题

王勤伯12-28 12:00 体坛+原创

/王勤伯

作为古希腊米利都学派第7N派嫡系传人,伯辣图深知,在伟大的希腊时代,哲学曾和科学密不可分,在蛋大的反希腊时代即今天,科学和哲学总是背道而驰。

最近荷兰格罗宁根大学做出结论:“一见钟情”是不存在的。

这所大学心理学系对40020岁上下的年轻人进行了调查,发现只有32人表示有过“一见钟情”的经历,其中最杰出的案例,是一个被调查者表示自己有过42次“一见钟情”。

格罗宁根大学心理学系认为,相信存在“一见钟情”的被调查者,受到吸引多是身体原因,而不是“激情”“默契”等原因。因此,这不是爱情,即使后来这些一见钟情者终成眷属。“一见钟情”更像是两人对初初相遇时刻共同虚构的记忆,而不是真实的爱情,真爱是在日后逐渐发展起来的。

哲学家伯辣图认为,格罗宁根大学心理学系的研究水平,就像格罗宁根俱乐部在荷甲的水平,18支球队里排名13,凑合还可以,但也没有办法要求更多。

上述研究的基础,是认为爱情与身体吸引没有关联,或者说身体的吸引不是爱情存在的基本因素。然而,这种爱情观念,更多是在谈老夫老妻的亲情,和少男少女的爱情没有关系。对于少男少女来说,爱情的基础就是身体的吸引,爱情的维护是身体之间的持续吸引,爱情的结束常常是身体之间不再吸引。难道这样纯粹的情爱就不是爱情?

为了庆祝格罗宁根大学的足球水平,今天我们的“世界罩杯”栏目请来了一位说荷兰语的妹子、比利时模特吉姆·伯尔曼斯。

伯辣图说,亲爱的吉姆,下届中国金球奖颁奖我们请你过来做嘉宾,你可以在现场问一问台下观众,他们对你有没一见钟情。

今天是“伯辣图”第330期,本栏目已连载超过300期,欣赏往期精彩图文,最便捷的方式是在手机上下载体坛加app↓↓↓

ttplus.jpeg

本栏目长期征诗,有意投稿者可直接在当天“伯辣图”文末评论留言,或者在新浪微博私信“Alain王勤伯”。

昨日征诗佳作:

网友陌上桑

《台中事》

台中市王姓男子做爱

被妻子咬掉右蛋

怎么啦,怎么啦?


精神科医师赖德仁指出,

这名妻子可能

冲动控制差,


控制差,控制差,

或是罹患有躁郁症,

尤其季节转换时

较易发病,古云

“桃花癫”,“桃花癫”。


躁郁在春天病发,

对男女行为异常兴奋

但咬蛋还是

很少见,很少见。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