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西甲中资盘点:持续幻想东方黄金国

武一帆01-01 10:24

2017年4月5日,西甲第30轮,格拉纳达在客场与拉科鲁尼亚互交白卷。笔者在贵宾室门口见到了蒋立章主席。他坦言:“球队踢得太差了。”3周后,球队客场1比2负于皇家社会,提前4轮降级。赛季结束时,格拉纳达仅获得20个积分,对拉科的平局是后13轮比赛的唯一积分。格拉纳达球迷只能接受现实,毕竟球队几乎是从头输到尾,降级并不意外。

jiang.jpg

上赛季的格拉纳达可谓是近20年来西甲表现最糟糕的球队,恰好又是“双刃剑”入主的第一个赛季,似乎可以直接得出“中资不灵”的结论。“双刃剑”在经营操作方面缺乏准确性,对联赛环境也不熟悉,基本沿袭了前东家波佐家族惯用的手法。一赛季下来,球员转会操作多达33笔,前后换了4任主帅。这样一支球队莫说风格、套路,队友之间连名字可能都叫不上来。只能说,中资在接盘之前低估了这家俱乐部的操作难度。

此外,“双刃剑”的运气实在欠佳。中资在2016年夏天做了大量工作,动用广人脉引进了大批具备一定实力的球员。根据“转会市场”网站的数据,当赛季格拉纳达的球员平均身价近200万欧元,如果不算冬窗急病乱投医的几进几出,整体实力甚至可以列入中游水准。最重要的,俱乐部请来了擅长带小球会的帕科·赫梅斯执教。

1475073480029.jpg

但问题也出在这里:让一个脾气急躁的教练带一支租借大军,几轮下来成绩不理想又急于换帅,导致了悲惨的结局。好在格拉纳达本赛季在西乙重振击鼓,有希望重返西甲赛场。只是需要多一些运气。

另一家中资全面控股的西甲球会西班牙人就幸运一些。“星辉互动娱乐”在股权收购方面付出不小努力,让原本对外资收购持反对态度的中小股东感到信服。陈雁升主席的经营路数也堪称典范:注资,但经营管理放权给当地人来做。中方没有急于求成,将自家球会当做平台与中国市场直接挂钩——虽然已在青训方面进行初步尝试——而是先培养感情,稳固并提升球队的成绩。每当球队在竞技方面出现问题,陈雁升主席都会及时赶到巴塞罗那,用宴请等亲近大家的方式安抚情绪,鼓舞士气。而在加泰罗尼亚政治危机面前,中方采取了非常正确的方式进行“冷处理”:在俱乐部文化上留出自由表达的空间,但在政治站队问题上保持中立。

chen.jpg

然而陈雁升主席可能要稍微修正一下最初“2年内进欧战,3年内进欧冠”的豪言了。西班牙人目前依然是标准的西甲中游队,几轮之前甚至有掉进降级区的危险。中资虽然稳定了俱乐部的财务架构,解决了相当沉重的债务负担,但在转会市场上的投入却相当拘谨,在2017年夏天只花了500万欧元进行引援。西班牙人的一大优势是青训营人才辈出,只有20岁的左后卫新星阿隆的估价高达1600万欧元。然而新的转播分成办法实施后,西班牙人果然成为实际收益最少的那几家球会之一,在愈发激烈的中游混战中显得毫无优势。青训虽然突出,但不可能保证每个位置都有强人。为了早日实现欧战计划,陈先生还需要再下点本钱。

新赛季,马竞搬进了豪华现代的“万达大都会”球场,翻开了全新一页。受欧足联财务法案限制,万达的钱不能直接通过手中的股份投入转会市场,也就不能在台面上帮助球队。实际上,能够帮助马竞做好基础建设,稳定负债率,中资的贡献已是善莫大焉。

2017年初,王健林坦白:“投资足球不赚钱,是烧钱。”

wanda.jpg

但另一方面,他与马竞主席塞雷索成为全面商业合伙人,通过后者在电影业的关系收购了西班牙最大的连锁院线Cinesa。在马德里大厦收购失败和随之引发的巨大社会反响后,万达在马德里建起了更壮观的建筑和文化地标,而王健林本人却不再欧洲媒体抛头露面。正应了长者的那句“闷声大发财”。

至于“钱宝”事件,皇家社会的公告有理有据,而先一步降级的巴列卡诺也先一步和丑闻脱离干系。在世界范围内,西班牙人绝不算是精明的商人。皇家社会所在的圣塞巴斯蒂安是个国际化的旅游城市、电影城,对来访者无任欢迎,对投资者缺少防备;巴列卡诺则是人穷志短,只要有人肯出钱,就不会问太多。“钱宝”事件给了西班牙足球一个警示:和中国投资者做交易不能光顾着见钱眼开。塞尔塔上赛季差点卖身给一家来历不明的中国财团,媒体猜来猜去最终也不知道这群来自南京的投资者是谁。不过,“钱宝”既不可能败坏全体中国投资者的形象,也不能断了西班牙足球经营者对“东方黄金国”的幻想。该合作还是会合作,该上当还是会上当。

西甲  /   钱宝  /   西班牙人  /   格拉纳达  /   万达  /   马竞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