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3亚锦赛宣告东南亚足球崛起 昔日鱼腩策马扬鞭

马德兴01-22 14:00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昆山报道

第三届亚洲U23锦标赛1/4决赛于1月20日全部结束,尽管马来西亚队1比2输给了韩国队未能闯入四强,但越南队在随后的比赛中与伊拉克队苦战120分钟战成3比3平,通过互射点球以5比3淘汰伊拉克队,闯入半决赛,成为本届赛事的最大“黑马”。这两支东南亚球队的表现实在是深深地刺痛了中国球迷,因为就是在自己的家门口,这两支传统意义上的鱼腩球队居然有如此表现,再对照中国U23国足无缘小组晋级,无疑让人感慨万千。某种程度上,马来西亚队和越南队的表现是为东南亚足球注入了一阵强心剂,更让中国足球感受到了身边“群狼”崛起的压力。

或许,我们不会在意马来西亚与越南足球特别是青少年足球究竟是如何崛起的。但是,不管是马来西亚还是越南,他们的崛起其实并没有任何“捷径”。越是深入了解大马与越南足球特别是青少年足球,越是会发现这样一个共同特征——将复杂的事情简单化。他们都是在抓“精英”,而且都是认准了一条路走到“黑”,这与中国足球“昨天学美洲、今天学欧洲、明天学韩日”如此反复无常形成鲜明的对比。

东南亚足球的标志性事件

记得去年7月17日,记者在撰写“中国青训再思索”专题系列报道时,曾以《警惕东南亚!》为题,专门谈到过东南亚足球尤其是青少年足球发展的现状,并明确指出:“对于现在的中国青少年足球来说,包括目前正在渭南参赛的U15国少队,最主要的对手早已不是日本和韩国,而是东南亚诸强。”此番正在江苏进行的U23锦标赛上,马来西亚队进入八强,在1/4决赛中最后时刻一球惜败韩国队;越南队一举杀入四强,可以说为这样的结论凭借了佐证。

尤其是越南队,在2016年巴林进行的U19亚青赛上,越南队淘汰东道主巴林队杀入四强,历史性地拿到了参加2017年韩国U20世青赛的入场券,实现了越南足球“走向世界”的第一个目标。如果说一次大赛,尤其是像青少年比赛杀入四强有偶然性,那么,这一次越南U23国家队再一次闯入四强,恐怕就不能再用“偶然事件”来形容了。

在本届U23亚锦赛上,马来西亚队战胜了沙特队,越南队战胜了澳大利亚队,而无论沙特还是澳大利亚,都可以说是亚洲顶尖足球强国,两国国家队也将征战俄罗斯世界杯。不止如此,无论是大马队还是越南队,在比赛中不是“死守”、靠着一次“偷袭”战胜的对手,而是在实战中与对手展开对攻。在1/4决赛中,大马队对阵韩国队、越南队对战伊拉克队,同样踢得不保守,且全力与对手展开对攻战,以往那种“一边倒”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所以,就像亚洲《福克斯》电视台在赛后评论中所说的那样,“它不再是一次溃败(thrashing),不再是一次大屠杀(massacre),不再是那个因为耻辱和尴尬而被牢记的下午或晚上。取而代之的,那将是一个值得骄傲与自豪的一天。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对东南亚足球来说,这两场比赛(指韩马大战与伊越之战)如此重要的原因。”

可以说,2018年1月20日是绝对值得东南亚球迷牢记的一天。但是,如果我们对马来西亚以及越南的青少年足球多少有些了解的话,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以这支马来西亚队为例,在这次参赛的23名球员中,有两名是2000年出生的球员,是所有16支参赛队中仅有的三支召入2000年出生的队伍之一,而且两人都已出场参赛。另外,队内还有2名1999年出生的球员。这四人都是99年龄段U19国青队的队员。这还不算,再往后,马来西亚的U15、U14、U13队伍已经可以做到横扫欧洲同龄梯队!在对阵像皇马、曼城、拜仁慕尼黑等这些以青训见长的俱乐部同龄梯队时,大马的青少年队伍能够取得6比3、7比2等这样的大比分,这才是最可怕的。而中国这些年龄段的队伍出访几乎是被对手“打花”了之后才回来的。

越南的青少年球队同样可怕。尽管泰国队在这次U23亚锦赛上表现不佳,但不得不说,这与主教练扬科维奇水平有限不无关系,毕竟扬科维奇退役后并无甚执教履历。而且,这次比赛表现不尽如人意并不意味着泰国青少年球员的水平不行了。

实际上,就这支马来西亚队,去年6月份到长沙与中国U23国足热身时,中国队虽然以1比0取胜,但场面丝毫不占优势;而中国95国青在2014年缅甸亚青赛小组赛中对阵越南95国青,仅以1比1勉强战平。回想一下2017年中国U23国足、99国青队在亚青赛预选赛以及02国少队在亚少赛预选赛中对阵东南亚各队时的表现,说中国足球尤其是青少年足球的对手首先是东南亚诸强,这样的结论并不为过。

z3.png

政府牵头的“举国行动”

不管是马来西亚还是越南,能够在这次U23亚锦赛上取得如此成就,不得不说,与两国政府领导出面、亲自拟定发展战略并展开具体实施有着紧密关系。譬如说,马来西亚是从2012年底、2013年初开始全面启动振兴大马足球的计划,马来西亚总理纳吉亲自过问并作出指示,马来西亚青年与体育部部长凯丽亲自负责计划的拟定,聘请前拜仁慕尼黑青训总监、托马斯·穆勒、胡梅尔斯、克洛斯等德国球星恩师、马来西亚人林东金先生回国,担任大马的青训总监和总设计师。在2014年,马来西亚正式出台了“NFDP(National Football Development Plan,国家足球发展计划)”这一指导性方案,该方案由林东金亲自起草,将德国先进的理念以及做法与大马的实际情况相结合。

第一阶段是从2014年至2020年。在2014年4月份正式启动实施这个方案时,大马总理纳吉出面,政府拨款1000万马币,而马来西亚的青年和体育部、马来西亚足协、教育部则是配合执行。这个方案的核心内容就是在大马境内组建“足球学院”,利用马来西亚各州现有的体育学校(类似于中国过去的业余体校),完善青少年足球梯队建设,而大马的“国家足球学院”则在全国范围内选拔优秀苗子,统一进入国家足球学院进行深造。这与卡塔尔著名的“精英学院(Aspire Academy)”做法完全一致。迄今为止,马来西亚从6岁开始就已经拥有各个单年龄段的队伍。

在2020年,根据“NFPD计划”,大马境内接受这计划训练指导的小球员人数目标为52000人。而更重要的是,马来西亚的目标是获得2019年U17世少赛的参赛权。为了能够拿到世少赛入场券,马来西亚将承办今年的亚洲U16少年锦标赛决赛阶段比赛,而林东金本人亲自担任这个2002年龄段队伍的主教练。早在2013年11月份,林东金就已经在大马境内广泛选拔、组建国家队,迄今为止已经展开了4年多的训练。换而言之,林东金就是要用五年的时间来完成大马足球“入世”的目标。

同样,越南政府在2013年制订了《越南2020年体育发展规划和2030年远景》,目标是:到2016年,越南将有30-40名运动员参加奥运会,获得1-2枚奖牌;2020-2030年间,将有30-50名运动员参加奥运会,获得2枚以上的奖牌,并力争获得一枚金牌。但在里约奥运会上,越南就已经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射击选手黄春荣拿到了金牌。而根据这个体育发展规划,越南足协在2013年3月8日又专门通过了《越南2020年之前发展规划和2030年远景》这份纲领性文件,由越南文化、体育和旅游部具体负责监督。在这个规划中,其中一条是“每年U11至U18的青少年球员受训人数为4000人”,建立专门的“足球学院”或足球学校以及青训中心。就在去年12月19日,越南副总理武德儋出席了由政府文化、体育和旅游部组织的一次研讨会,对越南足球实施这个规划四年来(2013年至2017年)的情况进行研讨。其中越南97年龄段队伍参加2017年U20世青赛以及越南女足获得2017年东南亚运动会女足赛金牌成为越南足球的标志性两大事件,而越南男足U16国少队、U19国青队连续获得亚少赛、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表明了越南青少年足球的发展已经取得了成效,而且是在稳步进步之中。此番U23队伍在亚锦赛中闯入四强,无疑又为越南的青少年足球发展写上了厚厚一笔。

不管是越南还是马来西亚,均是由国家政府出面牵头,复兴本国足球首先从青少年抓起,都是“国家行为”。而中国政府对于足球尤其是青少年足球的重视程度可以说远在马来西亚以及越南之上,领导有关足球运动的批示也未曾断过,政府投入的资金也远在两个东南亚国家之上。但是,缘何中国的U16国少队已经连续两届无缘亚少赛决赛阶段比赛?中国的青少年足球至今依然未能取得任何效果?当国内有人忽悠“十年甚至二十年都很难有效果”之时,缘何马来西亚与越南能够在短短的四五年间就取得如此之成效?所有这一切,恐怕更值得我们深思。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