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跨奥玩家仅百余人 跨界钢架雪车张培萌属首例

孟巍01-31 18:28 体坛+原创

体坛+特约记者孟巍报道

夏奥冬奥咱都玩玩,很多业余体育爱好者的内心所愿。但真要玩到奥运参赛高度,即便把水准并不高的早前奥运会一并计入,迄今为止也不过130人左右,而其中还有被动双栖的。怎么回事,慢慢道来。

zpm3.jpg

早期的奥运会因为是业余玩家的盛会,很多体育积极分子擅长多个项目,而且他可以根据季节不同,玩自己想玩的。要不是第一届冬奥会直到1924年才出现,夏冬奥都玩过的,应该比现在的数据多很多。

当时的双栖玩家,项目上没有规律可循,只是来自靠北方国家的选手比较多。公认的最早一批夏冬奥不同项目参赛先驱者共有四人,他们参加了1924年冬奥会,也参加了同年的夏奥会,芬兰人瓦诺-布雷默,夏奥比现代五项,冬奥比军队巡逻(冬季两项的雏形);芬兰人安顿-科林,夏奥比自行车,冬奥比越野滑雪;拉托维亚人罗伯茨-普鲁,和科林正好一样;瑞士人斯托菲尔,夏奥比马术,冬奥比雪车。

大多数人转战两季,就是为了好玩,毕竟你分散精力玩几个项目,和别人单练一种,肯定是有差距的。但也有个别精英突破了这种障碍,而且这样的人物很早就出现了,美国人埃迪-伊根,他在1920年奥运会上获得轻重量级拳击冠军。1932年冬奥会,他和队友一起获得雪车四人组的冠军,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在夏冬奥的不同项目上都夺冠的选手。而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五位选手完成了夏奥和冬奥不同项目双夺牌的高难度任务。

二战之后,体育各项目的专业化程度大幅度提高,但选手跨项跨季节的现象不减反增。毕竟一个热点项目能容纳的有竞争力选手有限,很多边缘型的体育选手,都抱着“东边不亮西边亮”的训练思维转换到他认为适合自己的项目。这其中就形成了两条转换效率不低的线路,一是自行车选手和速度滑冰之间的互相切换,二是田径短跑转换到雪车项目。

前者的代表人物就是日本人桥本圣子,亚洲很罕见的体育女狂人。她把自行车速度滑冰两种项目混在一起比,结果最后参加了三届夏季奥运会和四届冬季奥运会,而在速度滑冰上,桥本也达到了世界级水准。桥本影响了众多日本体育人,在目前的夏冬奥双栖名单里,亚洲就只有来自日本的四位选手。

田径短跑转换到雪车,是现在最为常见的双栖形式,而且都是短跑选手退役后,感觉自己的速度还行,还跑得起来,再转到雪车上冲击一把。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算,顺利完成这种单一性质转换的,一共有29位选手,而同期完成夏冬奥都参赛的总选手人数也不过54人,占到一半还多。平昌冬奥会,短跑到雪车这一数据还会增加不少,在现在已知的名单里,就有加拿大和尼日利亚的奥运短跑选手准备在平昌的雪车项目上飙起来。

张培萌宣布转型钢架雪车,又是一个新鲜刺激点,此前还真没任何夏奥选手能在冬奥的钢架雪车项目上出现,不知道张培萌能否达成这样有历史意义的突破。当然啦,体育比赛说到底还是娱乐为主,别太计较选手转这转那不出成绩怎么行。汤加那位“油光光”旗手皮塔,现在从夏奥的跆拳道转到冬奥的越野滑雪上来了,能指着他冲前八吗?别说不垫底就很好,出现即是体育英雄。

最后说一下那个被动双栖。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为了推广一些冰上项目,把花样滑冰和冰球算到夏季奥运会中来。花样滑冰的场地安特卫普市内有,而冰球比赛则挪到加拿大进行,两者都是提前到四月份进行。真正的安特卫普奥运会,其实是在八月份开战。

1924年第一届冬季奥运会诞生,冰球和花样滑冰混了一届夏奥后,回到它们应该有的战场。但是,这其中就有一批花滑和冰球选手,参加了1920年夏季奥运会,也跟着参加了24年、28年、32年甚至36年冬奥,合计有29人。他们算不算夏奥冬奥双栖选手?而且还是第一批双栖选手。我们只能算他们进去,但显然要和在夏奥和冬奥比不同项目的选手区分开来。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