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关注中超转会现象 称转会需上税让泡沫破灭

黄何02-11 16:30 体坛+原创

中超联赛已经得到全球关注,中超俱乐部强劲的财力让他们轻易地吸引年轻乃至大牌的超级巨星加盟。近日,英国媒体《BBC》撰文对中国足协新政进行分析,并采访了前北京国安外援卡努特。

QQ图片20180211161840.jpg

前有奥斯卡以6000万镑转会费从切尔西加盟上海上港,后有浩克、特谢拉、维特塞尔和J马等陆续登陆中超。中超也不是个收容即将退役球员的联赛,那些加盟的球员很多都是在欧洲顶级俱乐部效力的当打球员。2017年1月,奥斯卡告别切尔西加盟上海上港,当时切尔西主教练孔蒂就宣称,中超是个“巨大的危险”。

与欧洲联赛不同的是,中超的转会窗口是在2月底关闭的。但是,去年出台的引援新规似乎削弱了俱乐部在转会窗口的购买力。中国足协对海外球员征收100%的转会税,希望用这个税收来帮助青少年足球的发展,这也直接导致俱乐部转会的脚步放缓。由于新政出台,迭戈·科斯塔转会天津权健的转会费从6400万英镑瞬间翻倍成为1.28亿英镑,交易也就此作罢。

中超支出放缓,但有人注意到了吗?

过去挥金如土的俱乐部对新规不满。有些人热衷去钻规则漏洞,以“买断合同”的方式零转会费签下海外顶级球星。阿森纳主帅温格认为:“他们在中国放缓了,人们还没有注意到。许多人依然认为‘好的,我们将支付这个价格,如果我们说不,中超方面就会以最高价格购买球员。’那已经是过去了,我们不得不去看看过去的十个月里中国发生了什么,并且必须承认他们已经放缓支出,对大价钱购买欧洲球员要比以前谨慎得多。”

看看16个中超队伍的净支出

纽卡斯尔主帅贝尼特斯指出,中超俱乐部受到税收的阻碍,“引进外援的空间越来越少”。虽然不愿意看到巴西国脚奥斯卡离开斯坦福桥,但是孔蒂现在也似乎在软化自己的立场。意大利人说:“如果一个球员要离开,而他又不在我的计划之内,他可以离开。”

新赛季的中超将会在3月份拉开序幕,卫冕冠军广州恒大非常希望能继续捍卫自己霸主地位,力争成为“八冠王”。不过,率先让世界首次关注到中超的却是上海申花这支球队。当年,他们引进切尔西的阿内尔卡和德罗巴,前者在2012年1月签下了1200万欧元年薪的合约。6个月后,德罗巴又以20万镑周薪的身价加盟。

中超联赛成立的原因是为了提高中国足球的水平,中国仅在2002年获得世界杯决赛圈的资格,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国际舞台。无缘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海外球员加盟,中超水平不断提高,中国国家足球队有能力跻身2022年世界杯。他们甚至有更高的目标,就是在2050年夺得世界杯。为此,他们兴建培训学校和球场,至2020年至少建成20000所培训学校和70000个球场,在两年内让5000万名儿童和成人投身到足球运动中去。

问题出现:他们15分钟就换人

随着越来越多的海外球员进入中超联赛,中国足协颁布U23新规,目的是帮助本土球员有更多的上场机会。一位资深记者说:“首发的外援名额从四名缩减到三名。外援上场必须同时拥有同等数量的中国U23球员,这有助于提高中国球员水平。之前的规则是首发只要有一名中国U23球员,但很多俱乐部在前15分钟便把U23球员替换下场,以此应对规则。这对中国年轻球员的水平毫无帮助。”

尽管如此,中超联赛依然有着无限的魅力,特别是当你看到他们提供的薪水报酬时。上赛季,上海申花给特维斯的周薪是61.5万英镑,而奥斯卡是40万镑,佩莱29万镑,拉米雷斯20万镑。

2017赛季,中超联赛的平均每场上座率不到24000人,超过了本赛季英冠水平。广州恒大淘宝队的上座率高达45587人。这位记者还说:“体育场充满满怀激情的球迷,他们真的把球队放在心上。他们由一位带着扬声器的球迷组织,挥舞旗帜,鼓声喧哗。随着投资增加和海外球员加入,比赛水平也随之提高。而且他们不会视为理所当然。如果出现足球丑闻,上座率会下降,球迷希望足协能够清理比赛,确保他们所看到的比赛没有受到‘污染’。”

从“疯狂”到“受控”

曾经在英超拼杀的弗雷德里克·卡努特在2012-13赛季为北京国安效力,他出场38次,共攻入12球。卡努特回忆说,他抵达北京之初就觉得中超有点疯狂:“现在看来,他们试图通过规范转会制度来把局面控制住,在青少年足球投入更多可持续性发展。中国球员的水平绝对达不到欧洲顶级联赛的水平,但也许相当于欧洲第三级别的赛事。有一些球员还是可以在欧洲顶级联赛中踢球的。未来,如果中国足协能采取正确的措施,我们肯定能看到越来越多中国球员远赴欧洲踢球,也有更多国际球星登陆中超联赛。”

在新环境下卡努特融入了中国,还学习了普通话。然而,前曼联和曼城前锋特维斯却把去年效力上海申花那段时间当做是“假期”。“事实上,这是非常有竞争力的,除此之外,你必须适应一个团队,一种文化,一种语言,你不能独处,所以球员应该有动力,有做调整的准备,融入到一定程度便会有所作为。”

塞德里克·巴坎布上个月以5000万美元的身价从比利亚雷亚尔转会至北京国安,这倒是一桩大手笔的交易。 据报道,巴坎布买断了自己的合同,这笔交易的税费正在由中国足协审核。

对于一些球员来说,中国俱乐部的财力只是次要的,他们更希望在高水平联赛中竞争。例如2016年,亚亚·图雷先后两度拒绝上海上港和江苏苏宁的报价,他宁愿留在英超曼城,继续追逐英超冠军和欧冠冠军的梦想。本周,前意大利国脚安东尼奥·卡萨诺把转会中超的行为形容为“愚蠢”。

从长远来看,俱乐部投资的增长可能会使中超联赛受益,但同时广州恒大俱乐部表示,到2020年他们要实现全华班的目标。不过,中超俱乐部和中国足球在总体规划上投资还是有增无减。中国足协的介入可能削减了俱乐部对海外球员大手笔的支出,但这似乎是急需暂停的动作而不是任何泡沫破灭的迹象。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