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子冰壶已相对落后 王冰玉:不想为评论而战

罗琦02-26 09:20

特约记者罗琦江陵报道

“我们队能通过落选赛拿到奥运名额,已经很不容易。麻静宜之前连世锦赛都没参加过,刘金莉虽说去过温哥华冬奥,但也是替补。她们都是第一次正式参加奥运会,能有这样的表现,我已经很满意了……”

21日,中国女子冰壶队结束平昌冬奥会征程,她们交出的成绩单是4胜5负未能出线。几乎每场赛后采访,冬奥“三朝元老”、主将王冰玉都会重复一遍这句话,其中滋味既有无奈,也有欣慰。

QQ截图20180226091702.jpg

相对落后已是事实

对粗略了解项目的人来说,印象中的中国女壶还停留在“四朵金花”时代。由王冰玉、柳荫、岳清爽和周妍组成的中国队在十年前异军突起、叱咤风云,世锦赛摘金夺银,冬奥会获得铜牌。

她们,被认为是“美貌与智慧”的化身。

如今的中国女壶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在平昌冬奥十支参赛队中,世界排名第十的她们敬陪末座,2017年北京世锦赛,复出的老将王冰玉、周妍和队友迎来当头一棒,位列第11无缘直通平昌。王芮专攻混双后队伍再次重新调整,好在逐渐找到状态,在年底的落选赛上抢到入场券。

在江陵的第一场比赛,她们就与世界排名第二的瑞士队遭遇。一场干脆利落的7比2让老牌劲旅举手认输之外,王冰玉面对镜头一记俏皮的飞吻,依稀间那个气场强大而自信的中国女壶又回来了。

实力依旧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如果说惜败俄奥运选手队和英国没有让女壶伤筋动骨的话,面对东道主韩国和美国连续惨败,把姑娘们逼到悬崖边上。两场比赛如出一辙,开局大比分落后,王冰玉几次分析,都提到了队员对场地和冰壶的适应问题。

对球风细致的中国队来说,采用制造复杂局面的战术相对更占便宜,但连续出现的严重问题迫使队伍做出战术调整。对加拿大和瑞典的生死战,中国队力求局面简单化。希望能让队员先进入比赛状态,再去打一场“相对正常”(王冰玉语)的比赛。

主教练谭伟东认为症结更多出现在心态上:“有些时候运动员在心态的准备上不到位,在紧张的情绪下技术、感觉都会失常,被对手拉开分。”

无论如何,中国队的相对落后已经是不争事实。从最后一战中瑞典队的表现,就能看出当下项目发展的些许端倪——这支技术风格男子化的队伍击打能力非常强,双飞、传击、清台的能力确在中国队之上。

“现阶段中国女子冰壶的状态,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样子,”王冰玉这样说,而谭伟东的表述更直白:“参加冬奥会的十支队伍中,我们是弱旅。”

QQ截图20180226091724.jpg

为梦想去燃烧青春

世界排名徘徊在九、十名上下的中国队,平昌冬奥目标定在冲击八强。姑娘们不仅逼着对手拿出了“真东西”,还顽强地将出线悬念咬到最后一刻。尽管没能晋级四强,她们在循环赛排名榜中以胜负关系等优势,力压战绩相同的加拿大、瑞士和美国,排在第五。这可能也是全队赛前没有想到的。

“这支队伍去年七月正式组建,因为时间紧迫,从配合的默契度到技术准备都不充分,但运动员训练很刻苦,对比赛准备也很认真、很积极,体现出了顽强拼搏的精神。在奥运会上整体表现可圈可点,达到预期目标,我非常满意,”谭伟东说。

重新回到2009年世锦赛夺冠的“福地”,王冰玉感慨万千:“只能说我们很幸运。九年之前在这里,我们没有错失机会,拿到了冠军;九年之后,我们依旧没有错过站在奥运赛场的机会,我为这支队伍感到骄傲。”

四垒主将肩负着每一局关键的最后两掷,是最终的得分人,一切成败得失都被置于放大镜下。经历了结婚生子,复出后再次站在世界最顶级赛场之上,王冰玉吸引了最多的关注。物是人非,一些不了解情况的观众无法接受失败,一些对王冰玉状态的批评之声也出现了。

“我一般不看网上评论,”王冰玉说,“我之前也看过,知道那是什么状态。作为搞竞技体育的人,我知道自己为什么站在赛场,为什么努力比赛。我不是为了评论而参赛,我是为了梦想而拼搏。”

“但我不觉得自己只是奉献,我也很享受这个项目。冰壶给予我很多,给了我这样的平台和机会。我很高兴能为自己的梦想和热爱,去燃烧自己的青春,”一直沉静似水的王冰玉告别平昌冬奥之际,略显激动,“我希望有更多队伍、队员能达到一线水平,给中国冰壶带来更好的前景和发展。但2022年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会义不容辞,全力以赴。”

冰壶  /   2018平昌冬奥会  /   冬奥会  /   王冰玉  /   周妍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