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博洋技术难度不落下风 隋/韩四年后将迎黄金期

伽蓝02-26 09:34

特约记者伽蓝江陵报道

平昌冬奥会前,外媒关于中国代表团的预计是4到5枚金牌,其中一枚便是双人滑隋文静/韩聪。但最终,“葱桶组合”以0.43分之差收获一枚银牌。此外,志在冲牌的金博洋也仅列第4位。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大家想要的。

QQ截图20180226093108.jpg

先说说双人滑吧。过去一个赛季,隋文静/韩聪表现得相当稳定,无论是技术编排还是艺术感召力,两人不逊色于恩师申雪/赵宏博当年。2月14日进行的短节目中,隋文静/韩聪拿到职业生涯最高的82.39分,排在22对组合首位,这让他们大年三十冲金看上去把握大了很多。

次日自由滑,隋文静/韩聪倒数第二个出场,这之前德国名将萨维申科/马索特凭借完美的表现,以159.31分刷新了自由滑世界纪录。

这个结果,给了隋文静/韩聪很大的压力,隋文静时候承认上场前心里有过一些想法。“我上场前看了一下他们的比赛,其实前一天就看到他们那份吊炸天的技术表了。”不仅仅是隋文静,萨维申科/马索特的意外表现也让教练组有些不安。这一点,从隋文静赛后的采访能听出一二,“上场前,教练(赵宏博)跟我们说,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去滑,什么都不要想。我猜教练可能也是看到了德国那对组合的分数了,我能看到教练稍稍有一点凝重的表情。”

比赛刚开始,隋文静第一个动作就摔倒了,韩聪随后也出现周数不够的失误。尽管两人随后稳定了下来,尽管153.08分的分数并不低,但隋文静/韩聪最终仍以0.43分之差无缘金牌。

第一次参加奥运会难免有压力,说不紧张是假的,隋文静曾透露短节目上场前边化妆边哭。想一想,萨维申科是第5次参加冬奥会才拿到金牌,申雪/赵宏博也在第3次冬奥会才拿到金牌。

“一起站上领奖台的这两对组合(萨维申科/马索特、杜哈梅尔/拉德福德)都是曾经跟教练(申雪/赵宏博)一起竞争奖牌的,他们滑冰的时间比我们年纪都大,我们今天能拼成这样已经很开心了。”平静下来后,隋文静很清楚地知道他们与这些顶尖组合的差距在什么地方。对葱桶组合来说,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或许才是他们技术、表现力的真正成熟期。

QQ截图20180226093015.jpg

再来说说男子单人滑。平昌冬奥会前,金博洋在四大洲锦标赛中以过300分的成绩夺冠,这让他的平昌之行备受期待。最终,金博洋可谓正常发挥了水平,拿到了297.77分,但这个成绩只能让他排在第4位。

但这一成绩,是不能确保金博洋登上领奖台的,因为羽生结弦、费尔南德兹、宇野昌磨的表现更为稳定、更为出色。看看羽生结弦,在几乎缺席整个赛季的情况下还能有堪称完美的表现。再看看宇野昌磨,尽管身材受限,但通过技术难度能轻松补回。至于18岁的陈巍和17岁的周知方,经验让他们在平昌的发挥稍有失常。但4年后的北京奥运会,两人无论从年纪还是技术层面都恰处黄金期,备受关注。

其实,但从技术难度上看,有“四周跳小王子”的金博洋并不落下风。当然,金博洋还没法像陈巍那样在奥运会上使出罕见的6个四周跳。金博洋也表示那不是他所追求的,“获得高分不需要那么多的四周跳,我会让自己变得轻松一点,也让节目更加完美。”

与尚具竞争力的双人滑、男子单人滑不同,中国队在女子单人滑和冰舞上的差距则继续被拉大。女子单人滑短节目后,李香凝以最后一名的成绩勉强跻身到自由滑比赛,但整理实力上尚不具备竞争力。

在李子君淡出,李香凝、赵子荃尚未成大器时,中国女子单人滑现在的处境很尴尬。别说与俄罗斯、加拿大、美国等花滑强国相比,即便与我们的近邻日本、韩国相比,中国女单也已落后太多。

“中国花滑女单看着真是让人着急。单看分数,我们滑两个节目的分数(李香凝总得分154.43分)还不如人家一个自由滑(扎吉托娃、梅德韦耶娃自由滑均为156.65分),这怎么玩呢?”1994年利勒哈默尔和1998年长野冬奥会,陈露摘得两枚铜牌,“冰蝴蝶”也缔造了中国花滑的一个时代。平昌冬奥会,陈露也一直关注着花滑比赛,“未来4年的发展要快马加鞭,否则在北京冬奥会上,中国女单很难有竞争力的。现在,整个单人滑技术难度的提升很大,艺术表现又一直是我们国家选手的薄弱环节。总之,都需要加强。”

在陈露看来,提升的惟一途径就是努力训练,“大家都说扎吉托娃是天才少女,可是她不付出超乎常人的努力,又怎样闪光呢?”

最后再来说说冰舞,这是我们目前唯一一个自由滑都滑不进的项目。与双人滑不同,冰舞没有跳跃,强调更多的是对配乐的解读和艺术表现力。这一点,也是亚洲花滑选手的软肋。贵为亚冬会冠军的王诗玥/柳鑫宇,到了奥运会赛场上,短节目得分仅为57.81分,在24对选手中排名第22位,这个分数都不够他们晋级自由滑的。

谈及中国冰舞与国外的最大差距时,王诗玥称国际顶尖选手在出刀和边刃的细节处理以及在动作的完整性上比他们好很多,“他们的技术、表演能力很全面,质量也很高,能够获得关键的加分,我们在这方面还有欠缺。”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花滑队若想在团体赛有所突破,这两个短板是要恶补的。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