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次犯规!中国短道队冤不冤? 周洋称结局出乎意料

孙嘉晖02-26 10:42

特约记者孙嘉晖江陵报道

本届冬奥会,正是在宿敌韩国的主场,中国短道速滑队多达9次被裁判判罚犯规,和加拿大队一样,高居犯规榜首位;若知道,本届赛会短道速滑裁判组总共做出50次犯规判罚,东道主韩国队只有3次。任何主观猜测和情绪都放在一边,光看这样一组数字,就不能不令人生疑,裁判是不是盯着中国队下手的?也正因为此,裁判判罚尺度和标准成为本届冬奥会最具争议的热门话题,在舆论场引起巨大的波澜。

QQ截图20180226104031.jpg

事实上,对于运动员来说,比赛时就时心无旁骛,完全忽略任何场外因素,武大靖做到了这一点,被放下的还有中国队在之前9次被判犯规,甚至包括女队在3000米接力赛上到手的银牌。

“今天对我来说压力还是挺大的,前几天比赛我们出现了一些问题,但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就是要做好自己,李老师(主教练李琰)说,什么都不用想,放下一切包袱,包括判罚等,”武大靖说,“我们赛前没有说规避犯规的内容,就是激励大家放松心态,做好自己。”

短道速滑赛进入最后一个比赛日,中国队已然是哀兵必胜的状态,他们无路可退。

“我没有想过破纪录的事情,就想拿第一,”武大靖说,但对于顶尖选手来说,破纪录不仅仅靠体能,关键在于能否激发出身体的最大潜能,调动起对手不具备的能量,他做到了,这种忘我的状态一直延续到赛后,“后来到休息室,教练才告诉我破纪录了。其实,那时候主要是准备接力赛,完全是放在接力上,也没有来得及庆祝。”

夺冠那一刻,武大靖笑着说,“我在想这是真的拿第一了”。

赛后拥抱的时候,李琰激动不已,“大靖,你非常棒!”师徒两人在最后时刻完成了中国队的自我救赎。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和叶乔波同时代的著名运动员,李琰曾在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获得短道速滑女子500米银牌,她是一个开创中国短道速滑历史的人物。

而本届冬奥会,也是李琰最闹心的一届,除了李靳宇在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比赛中爆冷收获银牌,让她喜出望外,其他的时间,她基本是眉头紧锁、愁云惨淡,屡次和裁判交锋,可以作为她倍感焦虑的一个注脚。

“我要能把这块金牌掰开的话,我想分给所有支持我们的人一块,”武大靖赛后真诚地说,这枚金牌来之不易,“这是我的第二次冬奥之旅,对北京冬奥会有好多期待;拿到冠军已经很不容易了,之前的比赛我们出现一些问题,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会积极改正,期待我们有更好的比赛。”

本届冬奥会,奥运会冠军周洋有伤在身,范可新在过去2个赛季被誉为“犯规王”,女队个人项目上冲金相继失利,接力赛又被裁判直接吹掉了银牌。

周洋赛后疾呼:“来韩国比赛,想过所有的结局,也没想到是这样。”

中国队总共遭受9次争议判罚,几乎每一个冲金点、每一个有实力冲击奖牌的选手都有被罚下场的经历,在这样压抑气氛的笼罩下,中国队尝试到了“扯不断理还乱”的悲苦。

2月20日晚,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赛后与裁判长进行沟通,并表示提出申诉。

21日,国际滑联有关负责人就中国队的申诉给出了书面答复,这份答复引用了国际滑联的有关规则称,提交申诉的截止时间是在比赛结束后30分钟,因此“超时”的中国队申诉被驳回。

李琰当晚表示,因为裁判们还在开会,所以申诉材料一时还没有递交上去,那时距离比赛结束时间早已超过30分钟。

当然,仅仅通过驳回申诉显然不足以服众。

因此,国际滑联公布了中国队被判犯规的截屏图,对犯规细节进行了解读,并且表示不再会针对此事做出任何评论。

证据图片显示:在中国队最后一棒进行交接时,正在滑行的中国选手骤然从外道变道至内道,阻挡了正在滑行的韩国选手。

而接力比赛中规定所有参加接力比赛的选手都有可能被判罚犯规。

另外,针对本届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犯规不断,而公众并不理解判罚的情况,国际奥林匹克信息服务部门专门举办了发布会,国际滑冰联合会短道速滑技术委员会主席兰波特出席,尽可能地解释了一些常见的犯规现象,兰波特表示,在日后应该更加详细合理地解释判罚,而不能简单地用“阻碍”标准来进行判罚。

实际上,本届冬奥会中国短道速滑队屡遭判罚犯规,教训是惨痛的,熟读规则,适应裁判的判罚习惯,是他们最应该做的事情。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