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杨扬:短道速滑规则变化大 要相信裁判的公正性

孙嘉晖02-26 10:55

特约记者孙嘉晖江陵报道

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期间,中国社交媒体呈现出纷繁无序的“声讨”、“反黑哨”状态,认为东道主韩国队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而且是最大的受益者。

但实际上,在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中,以第二名撞线的韩国名将崔敏静也被判犯规,到手的银牌没了。

可见在判罚尺度上,韩国队员也有把握不好的时候。

QQ截图20180226105455.jpg

那么,展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中国短道速滑队能否凭借主场之利打一场翻身仗呢?

显然,仅仅将希望寄托于裁判,也是不靠谱的。

“更期待2022年北京冬奥会,我们要一骑绝尘,(夺冠)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武大靖说,“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从拿金牌的那一刻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我们期待四年后的北京冬奥会,有更好的突破,未来在中长距离项目上,中国队也会做到最好,我们中国队最不缺的就是意志品质。”

对于中国短道速滑队在本届冬奥会连遭犯规判罚,作为中国第一位冬奥会金牌获得者大杨扬最有发言权,他从两个方面阐述了这次中国短道速滑队在平昌冬奥会遭遇的尴尬判罚:第一,裁判的倾向性几乎是没有的,要相信裁判的公正性;既然规则是这样制定的,我们只能按照现有的规则比赛,尽快适应,要熟悉、了解裁判的判罚特点,尽量避免以往出现的问题。

作为国际滑联理事,大杨扬参与了大量的国际体育事务,因此,对裁判规则的制定、裁判团队的产生以及裁判判罚的依据等细节非常清楚。

“的确,近几年短道速滑的规则变化很大,”大杨扬说,她2年前当选国际滑联理事,“我也在了解新的规则,我们当运动员那时候规则要简单些,超越者会影响前面选手的滑行,因此负主要责任;现在的规则鼓励超越,做了非常细微的调整,比如,超越时身体过了50%如何判罚等非常细的细则;另外一个原因,电视转播采用了更高清的技术,出现身体接触等细节时,看得都非常清楚;当然,裁判规则太细了,复杂到连我这样的专业选手也感到非常困惑,裁判的尺度和角度也是我们看不到的;因此,我作为国际滑联的理事,接下来会提一些建议,因为规则过于细致,导致观众也看不懂了,会失去大量观众,这对于滑冰运动来说就没有意义了。”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