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穿云箭 吃鸡战场来相见!NBA谁是最强玩家?

王思硕03-23 15:36

吃鸡类游戏如今已经风靡全球,沉迷的可不仅仅是普通网友,如今连NBA球员都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你开始玩吃鸡了吗?可小心哦,说不定哪天被你一枪爆头的,可能是一位NBA全明星!

编译/王思硕

谁是联盟最强玩家?

放眼联盟的战队分布,奥兰多绝对是罗斯的地盘。诚然,马里奥·海佐尼亚很可靠,乔纳森·艾萨克上手极快,阿隆·戈登也在进步着,可罗斯依然自诩为魔术队《堡垒之夜》最强玩家。

“这游戏全靠意识,你得清楚对手们都在哪里,”他说。“太有意思了,因为人们都觉得你玩游戏有点认真过头了,但实际上这比人们想象中的更有战略性。你要时刻警惕和思考剩下99个人的动态位置,他们可能从东南西部各个方位出现,可能在这,可能在那。”

长久以来,罗斯都是个使命召唤骨灰级玩家,但就在几个月前,游戏网友们开始频繁动员他转战《堡垒之夜》。《堡垒之夜》是个啥玩意?最终,他还是没“把持”住自己的好奇心,下载了游戏,一位表兄随即在他面前给他演示了一番。

现在呢?“《堡垒之夜》正在毁掉我的索尼PlayStation……”他这样说道。

只想打这一款游戏,每天一玩就是好几个小时,在我们午后的聊天中,他坦言上午已经登陆过一会游戏了。更糟糕(或者说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已经花钱将一切可以解锁的都买完了,无论角色、皮肤、装备、服饰……游戏里那些所谓土豪,也就不过如此吧。

自去年11月下旬遭遇膝盖伤情以来,罗斯一直都挺清闲的,康复过程中,因为和女朋友感情太过纠葛,《堡垒之夜》便成为他的最佳伴侣。

不过,即便是轮换阵容中的主力球员们,也会给自己每天的游戏时间找到充分的理由。休息日为了放松,比赛日他们“发誓就玩一个小时…”赢球之后打一局游戏庆祝胜利,输球之后在游戏里换换脑子调节心情。在路上,队友们无所事事,可以连线战上几局,回到宾馆的第一件事同样是开机组队打游戏。

罗斯习惯在辗转的旅途中将PS4随身带在背包里。哈特更是为了安全转移他的主机和19寸高清电脑屏幕,专门备了一个厚实的背包,这也意味着他能走到哪玩到哪。

至于德拉蒙德?他不喜欢负重出行,于是打客场的时候,新秀卢克·肯纳德就担负起德拉蒙德的索尼游戏机和两个手柄的运送任务。没错,这是热血游戏玩家的另类习惯,而解开背包主机通电后,德拉蒙德依然会迅速切换至狂热游戏发烧友的状态。

929909222.jpg

“我在团队里扮演辅助角色,”德拉蒙德说道。“这是我给自己的定位,尽可能多地搜集物资,然后分给队友们。”历史战绩里,德拉蒙德的最高击杀数是3,而这却是哈特平日的常规数据,罗斯则说,他绝对在一局里杀过6、7个人。

德拉蒙德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团队的指挥官,届时,他或许会在组队游戏模式中主动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或者公布自己的游戏ID信息。对未来的构想中,他还想把《堡垒之夜》第一视角玩家视频放在自己YouTube的个人频道。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眼下,德拉蒙德还是先把自己的功力练上去再说别的吧。“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现在还是那么菜,”他说道。

而这一切对于罗斯而言,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其实,他已经在网上邀请挑战者来与他一战,邀请过程中,当然不会那么客气,他还对挑战者提出了警告。

“只要是正经人就没问题,”他说道。“我会通过他们的好友申请,接受挑战,但如果他们渐渐问起篮球场上的事儿,那我也只能说抱歉了。在这里我只聊《堡垒之夜》。”

不会吃鸡的篮板王

“搞笑之处在于,我打得真烂啊,”2018年NBA全明星球员安德烈·德拉蒙德说道。“我死活打不好。”

暂居本赛季NBA篮板王位置的他在下榻的酒店和记者通着电话,他对当晚自己的表现提出了深刻的自我反省。而在我们取得联系的当口,底特律距离季后赛还有好几场差距,他在刚刚结束的比赛里,只得到5分。可即便如此,篮球依然不是我们交流的核心话题,如果你亲眼见过他暴扣得分,就一定知道,他篮球打得一点也不烂。

但你要是看见他玩《堡垒之夜》(美版吃鸡端游),或者和他在线l竞技过,那毫无疑问,你会同情他为什么能有如此之大的提升空间……

吃鸡类游戏如今已经风靡全球,多人合作,沙箱生存。在你死我活的厮杀中,他几乎没有过“杀人”记录。直到现在,他还说自己只是喜欢苟,意思等同于在进决赛圈前东躲西藏,尽全力保全血槽不与敌人发生正面交锋。

说白了,他打得不好只是因为经验还有所欠缺。大概一个月前,每天花好几个小时泡在电脑游戏上的队友雷吉·杰克逊把《堡垒之夜》介绍给挡拆黄金搭档德拉蒙德。“从那以后我的业余生活就完全被这款游戏支配了,”德拉蒙德说这句话的时候,手上还没有停止键盘操作。

他绝不是NBA里唯一沉迷其中的球员。光说底特律,就有斯坦利·约翰逊和埃里克·莫兰德与他兴趣相投。森林狼,卡尔·安东尼·唐斯和安德鲁·威金斯经常抱着电脑通宵战斗。俄城当地的玩家们都知道保罗·乔治爱打路人局和水友赛,而史蒂文·亚当斯则是著名带鸡王,队伍实力担当。泰伦斯·罗斯领着魔术队里的年轻小弟们给他打辅助。约什·哈特以房主身份管理独立的多人游戏房间,最近还组织了几场《堡垒之夜》的线下对战。

全部这一切,风靡时间并不久。

被拆散的黄金搭档

930663666.jpg

英佩游戏去年7月在索尼PS、Xbox、PC端、Mac端同步发行了《堡垒之夜》。很快,游戏开发商又在手机、平板电脑端开放了这款游戏。今年2月,统计显示这款游戏已经迅速积累了4000万用户量,而它甚至对美国春晚“超级碗”产生了一定冲击,周末比赛时间,这款游戏竟然能吸引340万人同时在线。而刚刚过去的两周里,遍布全球的人们在一个名为Twitch的平台上点击观看与《堡垒之夜》相关的游戏视频,累计耗时5000多年。

这款游戏包括两种可供玩家选择的游戏模式:需要花钱购买的《堡垒之夜》基础游戏包,以及免费版本的《堡垒之夜·大逃杀》。相比之下,NBA球星好像更加偏爱后者。

2013年扣篮大赛冠军罗斯为我们详细讲述了游戏内容。

“基本上和饥饿游戏神似,”他说道。“有100个人在同一张地图中进行生存训练——找到你的补给品、武器和所需要的一切。而落地之后,每个人都各自为战。”当然,还有二人组队与四人组队两种情况,与单人模式不同,小队对战需要团队成员之间彼此照应。

德拉蒙德、罗斯、哈特之中,最后这个湖人新秀应该是其中最老辣的游戏玩家了。去年秋天他便在朋友推荐下上手《堡垒之夜》,从一开始不喜欢不接受不适应,到后来的一发不可收拾,他的确改变巨大。

跟哈特通电话的时候,他正往斯台普斯球馆走,不巧赶上了大堵车。他说,白天已经玩了一个半小时游戏了,晚上比赛完了回来可能再战一会儿。

一旦进入游戏时间,哈特的时间观念就荡然无存了,裹着一个厚厚的耳机,他可能会在后半夜才能睡觉,因为他习惯赢一局才能退掉游戏躺下。跟自己较一次劲的代价一般会是更晚入睡,第二天下午一点明明有约,可这个年轻人还是在游戏里至少遨游到凌晨四点以后才罢休。

2月哈特左手受伤不得不暂别赛场,刚开始连游戏手柄也拿不起来。

“开始那几天我玩不了《堡垒之夜》,因为石膏板牢牢固定着我的左手,”哈特说。“我的手完全动不了,于是我试着将手柄固定起来,再把石膏板的外沿稍作弯曲处理,可这招没用。现在好多了,伤已痊愈,碍事的石膏也摘了,这种感觉简直不能再好。”

骑士队上周末作客洛杉矶,哈特终于和一直以来的亲密战友小拉里·南斯重聚一堂,交易截止日前,湖人将他送至克里夫兰,也拆散了他们这组黄金搭档。

“周六,他在我家可能待了12个小时,”哈特回忆道。“我跟他,还有我两个朋友一起组四人队,摆了四台电视在我家客厅,人手一个Xbox手柄。”

事实上,尽管南斯被交易了,《堡垒之夜》依然帮助二人保持着紧密关系。有时候,南斯刚打完比赛,而哈特又碰巧有时间,他们一如往常,在游戏里连线玩上一会。哈特承认,南斯的确在球场上比他出色,但他却是湖人队的《堡垒之夜》天王。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