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胜在田忌赛马 维特尔坦称跃马速度没去年快

茅为安03-26 10:18

特约记者茅为安墨尔本报道

历史是惊人的相似。12个月之前,汉密尔顿拿到杆位,但换胎之后,领先位置被维特尔夺走,而自己被挡在维斯塔潘之后,等他从与荷兰人的纠缠中脱颖而出,已经来不及追赶法拉利赛车。

L3AS-fysqfnf6607139.jpg

维特尔承认自己的运气不错,当汉密尔顿进站时,他选择了留在赛道上。对于那次进站,德国人解释了情况多么微妙。“我一直在祈祷安全车。我看到有一辆车停在4号弯,我想‘安全车不会出来’。接着,我看到有车停在2号弯。当时我就激动了,虽然比赛暂时被冻结了,但是我想办法跑在规则内允许的最快速度,回到维修区,然后尽快出站,因为车队告诉我刘易斯很接近。“

表面上看,梅赛德斯的计算失误成全了维特尔在2018年旗开得胜。但在背后,博塔斯在排位赛里撞车,导致了汉密尔顿没有队友的掩护,只能一个人来对付莱库宁和维特尔。结果,法拉利用莱库宁先向梅赛德斯发难,由他全力追赶英国人来消耗后者的轮胎,不得不在芬兰人进站后作出应对。此时,维特尔则采取另一种策略,保护轮胎的同时,押宝自己轮胎完全消耗之前会有安全车。

法拉利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估计到即便SF71-H的比赛速度与梅赛德斯W09不分伯仲,但在超车难的墨尔本,不足以利用进站来超越。结果,跃马赌博成功,上演了田忌赛马的好戏。

QQ截图20180326101714.jpg

“今天我以一敌二,这种情况是最难应付的,“汉密尔顿说,”当然,这也不是谁的责任,瓦尔特利(博塔斯)也想争夺胜利,但世事难料。基米(莱科宁)发挥非常好,他给我持续的压力,不得不每圈都拼命往前跑,使得轮胎很快磨损。今年的战斗将很艰苦,法拉利已经进步很大,而红牛也很快。所以,我们必须确保每场比赛都有两辆赛车一起作战。“

虽然取得开门红,但维特尔承认当前法拉利的速度不如梅赛德斯,甚至还不如去年两辆赛车伯仲之间的局面。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的速度比现在更快,与梅赛德斯不相上下,“德国人说,”但是这个周末我们并没有赶上他们。哪怕我们在正赛里的表现比排位赛更好,但综合来看,没有对手那么快。客观地说,刘易斯是在墨尔本最快的车手,如果他获胜,那是实至名归。“

显然,维特尔从去年的反胜为败中吸取了教训。要战胜汉密尔顿,最不能做的就是被胜利冲昏头脑,更不能因为一场比赛的胜利就妄自菲薄——这是罗斯伯格用亲身经历树立的榜样。

维特尔  /   汉密尔顿  /   法拉利  /   梅奔  /   红牛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