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电体联 看起来很美的电子体育新势力

李楷平04-13 10:20

■本报评论员 李楷平

2017年9月,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终于在中国松口,表示奥运会愿意拥抱电子竞技,但前提是“没有暴力项目”。而在一个月后,国际奥委会(IOC)峰会上,代表们一致同意将电竞视为“运动”。

从那以后,电竞与奥运IP的牵手似乎只差一层窗户纸的距离。

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简称亚电体联)让二者的融合走向实操阶段。上海峰会的成功举办,标志着亚洲走在了世界前面,而中国又走在了亚洲前面。但走在前面意味着“摸着石头过河”,摸到绊脚石还是垫脚石,将考验亚电体联主席霍启刚的智慧。

88.jpg

“根正苗红”的新组织

电竞体育化过程中,曾经有不少人试图成立一个类似协会的机构,但这种尝试大部分无疾而终。

电竞不同于传统体育,它高度依赖于IT产业,在全球各国发展极不平衡。各种软硬件设备,提升了赛事成本,而游戏厂商的知识产权又大大降低了第三方机构的权威。比传统体育更复杂的产业链,意味着更多的利益方。大家都想争夺协会主导权,谁都不服气谁,最终只能是一地鸡毛。

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会成为诸多电竞组织中的一股清流吗?

和以往的组织相比,亚电体联有两个不可忽视的优势。

第一是该组织“是亚奥理事会唯一认可的官方洲际电子体育联合会,也是管理和推广亚洲地区电子体育运动的唯一官方组织”。

说白了,它是奥运会体系下“根正苗红”的电竞组织。如果电竞想进入亚运会、奥运会,你绕不开它。

第二是去年当选为亚电体联主席的,是中国香港人霍启刚。

据透露,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亲自提名霍启刚担任的主席。选中他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他年轻,在老一辈体育高官们看来他更能领会当代年轻人的体育爱好。另一个原因则是他来自香港,在中国大陆这个举足轻重的电竞市场中,他有人脉、知名度和平衡度,能够比较自如地处理上到政府部门、下到游戏厂商的复杂关系。

这两点,决定了该组织的能量与号召力。电竞顺利入选今年雅加达亚运会,以及四年后杭州亚运会,就是证明。

1.jpg

新概念背后的迷惘

本次亚洲电子体育峰会上,亚电体联提出了“电子体育”的概念,但阐述较为抽象,并没有给出确切标准。

照官方说法,电子体育将有四大特点:团队合作,脑力与体力相结合,自我超越,科技应用。

这些特点,电子竞技也有。

但同时官方也提出电子体育的内容需要保证健康性,具体来说:反暴力,反色情,反歧视,反骚扰。

按该标准,CS:GO等电子竞技游戏就很尴尬了。

“电子体育”试图在奥运精神与电子游戏之间寻求最大公约数。但无论电子体育还是电子竞技,归根结底都是游戏。游戏的评价标准只有一个“好玩”,而奥运会箴言是“更快、更高、更强”。两者的重叠区域并不大,好玩的游戏未必符合奥运价值观。如果因此把人气最高的电竞游戏排斥在外,似乎又不符合亚电体联的初衷。

霍启刚认为:厂商除了赚钱外,他们也要有更多社会责任感。

他还表示,接下来将与游戏厂商协商,讨论如何打造更健康的电子体育游戏内容。没有厂商喜欢外界干涉自己的游戏研发,可以预见,这一步很难,将需要很多妥协。

3.jpg

心态开放,自有开放空间

峰会上亚电体联展示了2018年的庞大规划。整体来看,他们仿照传统体育,真正以代表全亚洲的身份去建设和维护电子体育发展。

在此之前,电竞市场上最大的权力来自于游戏厂商。

面对电竞体育化,游戏厂商有自己的天然立场,比如偏爱本家的游戏,拒绝其他厂商的游戏。

亚电体联则可以抛开立场,以更加开放的心态与厂商打交道。这也是我看好新任主席霍启刚的原因之一。他有强烈的奥运背景,却没有任何厂商背景(包括第三方厂商),这将便利他与厂商的相互信任与合作。

另外,在亚电体联的电子体育清单上,还有反兴奋剂、反作弊、防止操纵比赛等监察内容,电子体育希望工程、45个国家电子体育组织建设等国际化内容,以及运动员、教练员注册、培训与职业规划等产业长远规划。

这些角色,同样是游戏厂商难以承担的。

WCG终止之后,第三方电竞赛事日渐式微。2018年,第三方赛事以亚运会、亚洲杯的名目卷土重来,值得期待。但面对咄咄逼人的厂商赛事,亚电体联是否能将国家队打造成比RNG、EDG更具号召力的品牌?离雅加达亚运会只有不到4个月,亚电体联的第一场考试就要到了。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