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亚索西甲手记:为何不告而别?

武一帆05-14 12:42 体坛+原创

拉科鲁尼亚 2-4 比利亚雷亚尔

体坛+记者武一帆发自里亚索

比赛结束后,我和看台上的一众熟人握手:“下赛季见。”至少一年内不会再有“里亚索西甲手记”,而且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看看马洛卡,大家都想着:“前两年还在打欧战,家大业大,明年见。”然而现在“西甲红魔”马洛卡只能在第3级当当班霸,想在西乙吃一口安稳饭都是奢望。话说回来,里亚索还是里亚索,足球还是足球,只不过名目改了。

1526272567860031177.jpg

双方赛前列队

拉科死忠不告而别

拉科鲁尼亚在赛季最后一个主场踢得不算差,无论场面还是斗志都和欧战区内的比利亚雷亚尔旗鼓相当。然而24的比分令观众恼火。差就差在人员短板:防线伤病多,只剩阿尔文托萨和费尔南多·纳瓦罗拼凑成中后卫搭档。这两人分别出场大概有西乙水准,组合起来大概连西乙都不够格。比利亚雷亚尔在上半场30领先,除了开场卡斯蒂列霍的世界波,其余两球都是后卫的锅。此外,阿森霍实在太出色了,全场至少有3次世界级救险。我若是洛佩特吉,就把他召入国家队当二号门将。科帕就等下次吧,还年轻。

观众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只要赢球,横着竖着不论,不想看场面,就算你踢得比巴萨还花哨。所以开场没多久,比赛气氛就彻底垮塌了。“19看台”——实际并不是19号,但代表俱乐部成立年份1908的前2个数字恰好在这块看台上——上的“里亚索蓝”只列席半场就撤了。放到浙江电台万峰老师的节目里,那属于典型的青春期躁郁冲动。一会骂“球员都是雇佣军”,一会给球队助威,一会要求高层下台。

1526272540688090485.jpg

空出的19看台

我向本公司资深行动派ultra闫旭老师请教:“死忠中途退场是什么原因?”答曰:“对比赛结果或斗志不满。”恐怕不是。“里亚索蓝”上赛季收官战也是中途退场,只不过彼时球队保级,而且比赛赢了。他们是被一般球迷轰出去的。这次没有横幅,没有创新口号,前45分钟把该喊的喊完了,得不到其他人支持,留下也是尴尬。更尴尬的是,19看台一旦空出来,19号的博尔哈·巴列就连进两球。更更尴尬的是,临近的“06看台”球迷自发鼓动气氛,开始喊“里亚索蓝”的口号。更更更……的是,“伪ultra”最终得到了其他人的谅解和支持。

这是什么世道?

足球制造冲突、激化冲突、限制冲突、调停冲突,但从来不回避冲突。足球就是冲突。它和字面上的“矛盾”不同,冲突从来都应是“矛”与“矛”的场面。如果有一方举盾了,找老师告状了,那就不再是足球,而是下课后学校墙根底下两个四年级的学生互相吐口水。

他们看不懂足球,也不适合看足球,只适合凑热闹。

1526272679834021145.jpg

赛后拉科球员颓然

黑丝女郎不告而别

我总说加利西亚上下海湾(Rias altasRias baixas)的人性格不同。旁证之一便是与男士理发店的胖大哥的对话。他留着“劳动改造”发型,彰显这一带除他之外,没人真懂理发。胖哥自称在拉科鲁尼亚住过几年,生意不错,但下决心搬回了圣地亚哥。“受不了那边的人。没耐心、没礼貌、闲言碎语……

圣地亚哥是个满是老学究、老议员和老士绅的老派城市,城市氛围之老气,在西班牙北海岸难得一见。拉科鲁尼亚不一样,朝圣之路向南路过图伊教区(维戈)去葡萄牙,向东经过卢戈进入传统卡斯蒂利亚地区和阿斯图里亚斯——根本绕过“上海湾”地区。而朝圣之路是加利西亚的文化主流,没有这些老掉牙的规矩,拉科鲁尼亚和费罗尔反而容易发展工商业。你在这里可以找到整个半岛最会做生意的人,全欧洲待客最热情的商人,全世界最流行的时装品牌。

1526272708591037800.jpg

Agra del Orzan是西班牙住宅最拥挤的街区

但若不在生意场上,便是另一番光景。登上公交车前,我摸出一张10欧元的钞票。像我这样怕给别人找麻烦的人,通常都是带足了硬币出门。然而这次遭了白眼,被女司机训斥为何不准备零钱就上车。我低下头小声说:“抱歉,这次恰好没有(零钱)。”

“不关我的事。”她从满是零钱的匣子里搜出一张5元纸钞和几个硬币塞给我。又是白眼。

我敢肯定我说了“抱歉”(Lo siento)。本地记者听闻,开释说:“噢!公交车上贴着告示,规定不收5元以上纸币。”噢!难怪!我回答:“这他妈就是个混蛋规定。” 圣地亚哥的公交司机就算收到50元也不会说‘不关他的事’。

1526272822697035315.jpg

拉科鲁尼亚车站

大概乘客不算顾客吧,车票也不算投资。窝囊如我,“举盾”说抱歉后,没坐几站路便下车开始步行。穿过全西班牙人口最密集的城市街区,给可爱的米格尔老兄买了一包芝麻味的萨其马,得到他10个大大的拥抱。

登上回程火车,14227号座位上,一个穿着说不上是黑丝还是裤袜还是袜裤以及帆布板鞋的高个子女郎皱着眉看手机。我举着电子票低声说“抱歉”,她站起身头也不回地朝车厢另一端走去。我怔了一下,坐在228号上。我只是想让她挪一下包包啊。这大概是个维戈人把?我想。来年是继续申请文字记者席,受拍摄限制的管束,还是干脆申请摄影记者证呢?

我是个不甘心受管束,又经不起风吹雨淋的弱者吧。动辄举盾那种。

1526272735283042992.jpg

通向西乙之路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