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伦敦周期的体操兄弟连吗?如今各有各的精彩

谭彦嘉楠05-19 16:51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谭彦嘉楠报道

  陈一冰、邹凯、冯喆、滕海滨、张成龙、郭伟阳,伦敦周期中国男子体操的六大虎将,曾经叱咤风云的兄弟连,如今只有年龄最小的张成龙还在赛场上拼杀,而其他五人陈一冰加入了创业大军;滕海滨转型做了教练,郭伟阳从政;邹凯和冯喆则双双进入了裁判领域。

  “裁判”冯喆和邹凯

  刚刚结束的肇庆全国体操锦标赛暨亚运会选拔赛上,不少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裁判席上,他们都是曾经的奥运冠军,现在换了一种身份出现在赛场,其中就包括四川双子星邹凯和冯喆。不过和李敬、杨威及黄旭这些老大哥不同,他们俩还是裁判界的新兵。

  “之前我已经在去年的全国冠军赛和今年的世界杯东京站的比赛中参与裁判的工作。”这次的肇庆行是邹凯第三次在比赛中执裁,担任的是本次全锦赛的男子自由体操和单杠两个项目的E分裁判。体操项目的裁判分为D分裁判、E分裁判、R裁判三种。D分裁判负责判定难度值;E分裁判考察的是选手的完成质量;R裁判是为了监控打分公正度。“我现在已经慢慢的进入了裁判的角色,对规则的了解比做运动员时了解得更深了,是一个不一样的视角。”

  2016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让邹凯开始了裁判员培训,并很快通过了体操国内裁判考核,紧接着2017年初又拿到了体操国际裁判的资格,在他看来,练了20多年体操的他对规则了解的比较透彻,所以学裁判相对也比较简单。而他学习裁判的初衷也很简单,“换个身份继续支持中国体操,站在裁判的视角帮助中国运动员在比赛中少扣分,拿更高的分。”而未来,他希望能在更多的比赛中执裁,甚至期待自己能以裁判的身份出现在东京奥运会的舞台上。

  冯喆的裁判之路开始得比邹凯早,退役之前他便在四川省运会中担任过体操项目的仲裁,但在全国级别的赛事中参与裁判工作他还是头一回,这次的全锦赛担任的是双杠的D分裁判。他坦承实战过程中遭遇的质疑和思考会让他继续进步。

u=87970633,779715039&fm=173&app=25&f=JPEG.jpeg

  “少帅”滕海滨

  滕海滨是六人中最有故事的人,18岁首次参加世锦赛便摘取两金而归,19岁在中国男队遭遇滑铁卢时,他成了奥运冠军,但之后却连续缺席了两届奥运会,最终带着遗憾结束了自己的运动员生涯。退役后的他一边在北京体育大学修读运动管理知识,一边在国家队跟随其他教练“实战”,协助指导几名14岁左右的二线队员,他也多了一个新身份,“滕导”。转眼几年过去,滕海滨已然成为了中国体操队教练组的一员,跟随着男队教练组组长王红卫,肖若腾、邹敬园这两位新科世界冠军都是他的“徒弟 ”。

  去年10月的加拿大蒙特利尔世锦赛上,肖若腾以86.933分,时隔十年将世锦赛男子全能冠军再次收归中国队囊中,成为继杨威之后的“新全能王”,而邹敬园则拿下了男子双杠的金牌,蒙特利尔的胜利,滕海滨自然功不可没,所以去年底的世界冠军登榜仪式上,两位新科世界冠军不约而同的表达了对“滕导”的感激之情,感谢这位如兄弟般的教练在场上和场下的诸多帮助和关照。

  “少帅”滕海滨已经是冠军教练,但他的执教履历上还不够丰满,他还需要更多的成绩去点缀,所幸还足够年轻的他有的是时间去努力,去书写属于他的传奇。

IMG_1512.jpg

  “队员”张成龙

  如今的伦敦六虎将也只有最小的张成龙还奋斗在比赛场上,已为人父的他还想再拼一届奥运会,站到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其实张成龙的体操生涯已经称得上圆满:奥运会冠军、世锦赛冠军、亚运会冠军、全运会冠军···该拿的都拿了,可他还不甘心,因为里约奥运会身为队长的他没能带着90后的师弟们卫冕男团冠军,他的拿手单项单杠也没有进入决赛,里约的铩羽而归,让龙队的心里充满了遗憾。

  这也让原本计划天津全运会之后就退役的他又坚持了下来,5月的肇庆全锦赛上,他和一票90后,00后的小孩们一起争夺男子单杠金牌,最终和贵州队的邓书弟同以14.567分并列获得冠军。张成龙笑着说这枚金牌是送给自己、小朦和三位妈妈最好的的礼物,也坚定了他努力的方向。接下来他将以单杠为重点,计划尝试继续发展难度,为年底奥运会单项积分赛做准备。东京奥运周期,国际体联的规则再次发生变化,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4+2”模式,即一支队伍由6名选手组成, 4位选手比团体,2位选手比单项,张成龙希望能成为那“2”中之一。

IMG_1514.jpg

  “老板”陈一冰

  2013年,陈一冰宣布退役,2015年,当互联网创业大潮席卷中国时,陈一冰选择加入创业大军,成为一名“创客”,经营着一家名为“型动体育”的创业公司并担任董事长。带着一个40多人的团队,每天早起打卡上班,和同事们一起吃盒饭,经常加班到凌晨,他曾对自己的员工开玩笑说,如果不是创业,自己肯定比现在过得更好,“起码不用在这里吃盒饭,睁眼全是邮件,闭眼全是下一步的规划”。

  如今的陈一冰处理起邮件、洽谈商务都得心应手,老板范儿十足,但谁知在公司刚成立时,事无巨细他都亲力亲为,调研、产品开发、融资,就连前期搭建团队时他还自己面试了十多人。他清楚的记得,为了拿到投资他连着见了30多个投资人,“带着PPT一遍一遍去跟人讲,每次都会有新的问题提出来,回来我们就修改,然后再去见另一个投资方。”一次次的无果而归让曾经在赛场上叱咤风云的陈一冰很是受挫,他形容那段日子简直就是“满怀信心而去,灰头土脸而归。”但现在,陈总已是“创客”大军里的知名人。未来,他希望能打造一个有影响力的体育公司。

timg-9.jpeg

  “官员”郭伟阳

  伦敦奥运会如果没有滕海滨赛前的伤退,就不会有“超级替补”郭伟阳成为正选并成为奥运冠军的故事,但成功往往是努力+幸运的合体。“小绵羊”足够努力,也足够幸运,所以他成功了,就像他在《我是演说家》上说的,“努力能创造奇迹,老天会在最后时刻推你一把。”2014年,26岁的郭伟阳宣布退役。次年6月,在完成了北京体育大学的学业拿到硕士学位后,他回到老家云南,出任云南体育运动职业技术学院竞技学院副院长,除了行政事务外,主抓云南体操队的训练工作。

  其实,毕业后的“小绵羊”有很多选择,他可以留京,也接到了到其他城市发展的机会,甚至国外的一些大使馆也抛出橄榄枝,盛情相邀他到国外执教,但郭伟阳都一一拒绝,在他看来,云南是他的故乡,他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云南改变落后的体育现状。今年的肇庆全锦赛,郭伟阳以官员的身份观赛,坐在看台上的他始终密切的关注着队员们的表现。

IMG_1511.jpg


陈一冰  /   滕海滨  /   邹凯  /   冯喆  /   郭伟阳  /   张成龙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