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2026世界杯 足球世界新一轮“全球化”运动

巴雷特06-15 04:53

巴雷特(前《法国足球》国际部主任)

从2026世界杯主办国揭晓的那一刻起,这项赛事悄然进入美洲时间。

23.png

尽管坐拥旖旎的自然风光,摩洛哥却没有广阔的国土面积与足够的财富,尤其是在筹办2026世界杯的组织工作上无法像美加墨那样有说服力。这个北非旅游名国3500万人口与7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包括西撒哈拉),在与拥有四五亿总人口的北美三国的竞争中相形见绌:当区区一个国家面对一个大洲的力量,胜负的天平自会发生倾斜。

经济+影响力,北美胜选实至名归

这一观点的缘由何在?对于FIFA与合作伙伴而言,每个申办国的居民都是其潜在客户,有希望借世界杯东风成为国际足联的支持者、消费者。摩洛哥国内相当一部分居民难言富裕,而北美三国中美国、加拿大作为富饶殷实的老牌发达国家,整体消费水平占据绝对优势。摩洛哥在申办过程中许诺:一旦胜选将为FIFA带来50亿-72亿美元的收入,而美加墨给出的数字则是110亿-140亿美元;而在具体承办硬件方面,摩洛哥将新建9座球场,投入14座场馆举办世界杯,北美三国计划的23座球场中有17座业已投入运营。无论是综合国力、设施建设还是商业开发,这两位竞争者都不在一个层面上,美加墨的胜出理所应当。更进一步讲,纵使国际足联会员中来自非洲的协会超过50家,摩洛哥在国际政治、体育舞台上的影响力完全无法和美国抑或加拿大相提并论。

24.png

有关影响力的另一个事实不容忽略:2010年,美国申办2022世界杯意外地以8比14败给了卡塔尔。2015年,美国人通过司法手段对国际足联进行反腐败调查。自1998年起把持FIFA大权的布拉特在一片质疑声中黯然辞职。瑞士人的辞职引发连锁反应,多位FIFA高层因丑闻缠身被禁止参与足球活动,其中不乏曾经布拉特的亲信、前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

美洲人首次主导世界杯变革

布拉特离去后,曾担任欧足联秘书长7年的因凡蒂诺走上前台,并喊出口号:将世界杯正赛席位扩军至48个!这一提议受到许多世预赛频繁出局的国家支持,然而世界杯的竞技水平也注定将随之下跌。

自13队参加的首届世界杯起,这一殿堂级赛事的决赛圈球队数量逐步增加:1954年瑞士主办的世界杯扩军至16队;1982西班牙世界杯与1998法国世界杯分别成为24队与32队决赛周的开始。彼时,欧洲在世界杯舞台扩大过程中发挥了先导作用。自从赢得世界杯主办权后,法国人的想法依旧是保留24队编制;时任FIFA主席阿维兰热来到巴黎的布里斯托酒店,在《法国足球》的镜头前吐露了将世界杯决赛周规模扩大到32队的想法,并最终付诸实施。这一改变令当时萨斯特与普拉蒂尼为首的组委会大吃一惊,但国际足联成员对扩军几无异议。

北美三国在申办中构思了宏伟蓝图:不仅要确保赛事组织工作有序、安全推进,最终目标是当2026真正来临之时最大限度地利用足球的全球化发掘其商业价值,使世界杯像美国的“GAFA”(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四大巨头)为北美带来巨大经济收益。届时,电视转播权的竞逐注定将是不亚于英超版权的盛况。

25.png

根据国际足联此前的设想,2026世界杯将因扩军而进一步增大组织规模,例如电视转播、硬件与交通建设等。这将是世界杯历史上的又一次变革,不同之处在于美洲首次充当了先行者的角色。

FIFA主要的合作伙伴多来自亚洲或美国本土,随着世界杯将在八年后重回美洲,一场以扩军、商业开发等种种代名词领衔的足球“全球化竞争”正在变革中隐隐现出狼烟。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