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手记】交通瘫痪只能靠走 噪音受不了!

刘川06-16 06:37 体坛+原创

体坛+特派记者刘川发自圣彼得堡

和莫斯科一天前惊喜闪亮的揭幕战相比,周五圣彼得堡赛区的首场比赛虽然谈不上精彩,但是却更富戏剧性。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比赛将以一场毫无亮点的闷平白卷落下帷幕时,摩洛哥前锋布哈杜兹在伤停补时阶段的最后时刻挽救了局面,只不过他攻破的却是自家球门,而这记乌龙球也让伊朗在B组得以抢占先机。

“呜呜祖拉”重出江湖

伊朗和摩洛哥的对阵并非小组赛的焦点之战,但是这并不妨碍圣彼得堡当天市中心的交通因此而彻底瘫痪。我在开球前四小时从住处出发,结果通常40分钟左右就能抵达的行程被生生拉长到了90分钟。而且在严格的交通管制之下,出租车司机也只能将车停在距离球场约3公里的地方,所有乘车的球迷都不得不以步行跋涉这段距离。

1.jpg

超过3公里的交通管制自然是出于反恐安保方面的考量,这种距离的人员分流最大程度上降低了恐袭的概率,但是却让球场周边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空空荡荡的公路上,赶路的球迷彼此默不作声,不时抬头忧心忡忡的瞥一眼头顶密布的乌云。其实俄罗斯方面多少考虑到了这种尴尬的情形,因此几乎每隔50米就会有一名志愿者在路中间向球迷问好击掌,主动活跃气氛,然而怨气冲天的球迷却并不买账,我身前一位气喘吁吁的摩洛哥老球迷就拒绝与志愿者握手,并且直接用英语质问道:“你们这么远的距离为什么不开通接送班车?”而志愿者则耸耸肩,以极其俄罗斯的方式回应道:“欢迎来到圣彼得堡。”

webwxgetmsgimg (1).jpg

直到走到距离球场还有一公里的喷泉区,世界杯应有的狂欢气氛才开始显现出来。大批的伊朗球迷聚集在这里,他们都像披着斗篷那样披着国旗,随着统一的节拍举着双手高唱自己的国歌。一名来看热闹的意大利球迷被滑稽而又莫名其妙的围在了人群当中,有些无奈的接受所有人的安慰和调侃。而摩洛哥球迷则相对安静,他们大多在用组委会免费提供的画笔和油彩在自己的脸上做国旗彩绘。不时有女球迷对男同胞的笨手笨脚实在看不过去,主动上前拿过画笔帮忙,而受宠若惊的男球迷则立刻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自拍。路过散步的俄罗斯当地居民看到这一幕,也非常体贴的从男球迷颤抖的手中拿过手机,帮他站在更好的角度记录这难忘的一刻。

webwxgetmsgimg (3).jpg

而在球场的看台上,两队球迷的表现也和场外差相仿佛。伊朗球迷的噪音更大,而摩洛哥球迷则更讲究技巧,他们将8年前在南非响彻世界杯赛场的“呜呜祖拉”喇叭拿出来造势,倒也在看台上和对手斗个旗鼓相当。而圣彼得堡球场的现场DJ不知道是不是受此影响,在开球前也突然放起了那届世界杯的主题曲《Waka Waka》造势。有记者在媒体席上感慨道:“这让人突然意识到8年就这么一晃而过了,不过伊朗和摩洛哥球迷恐怕都对这首歌缺乏共鸣,因为两支球队2010年世界杯都没晋级决赛圈,大多也从没在球场里现场听过这首歌。”

webwxgetmsgimg (2).jpg

摩洛哥开场前20分钟踢得积极主动,伊朗则主动退守半场,不和对手过多的在中场纠缠,而是在后场扎紧篱笆,用激烈的身体拼抢来遏制对手渗透到禁区前沿的进攻传控。摩洛哥的防线在20分钟后开始逐渐感受到伊朗反击的威胁,阿兹蒙在第43分钟的反击中获得了直接面对摩洛哥门将卡茹伊的机会,可惜他的射门被后者封出,中场休息摩洛哥带着一丝侥幸进入更衣室。

伊朗仿佛世界杯夺冠般庆祝

尽管伊朗在上半场结束前表现抢眼,但是媒体仍然普遍看好摩洛哥能在中场休息后一锤定音。因为他们上半场在控球率和传球次数上都占据着巨大的优势,伊朗在控球率上一直被压制在30%左右,传球次数更是只有可怜的70次左右,仅为摩洛哥的三分之一。BBC当天的名宿评论员克里斯·瑟顿就认为上半场结束前的那次险情可能会反而敲醒摩洛哥:“对于摩洛哥而言,半场结束的正是时候。这给了他们机会在中场休息重新改善自己的战术,尤其是在禁区前的最后一脚传球上,他们如果下半场更加耐心的话会立竿见影的收到回报。”只有一位球迷在BBC留言板上嗅出了伊朗的杀气:“伊朗的防守工作做得非常严谨,而与此同时他们的反击虽然次数不多,但是却总能给摩洛哥带来麻烦。他们明显正在顺利的执行着自己赛前制定的战术计划,面对这种战术指向明确的球队,摩洛哥的控球率和传球次数上的数据优势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

结果下半场的开局阶段,伊朗看上去彻底放弃了进攻,龟缩在后场很少轻易反击,而摩洛哥的进攻也被对手的铁桶阵拖的毫无威胁。等到比赛进行到70分钟左右,媒体已经彻底对这场比赛失去了耐心。英格兰媒体开始常规性的开启嘲讽模式,有球迷调侃说自己正在看一场周末的业余队训练,有人声称在当地学校和社区也看到过比这质量更好的比赛,还有人觉得自己也能在这场比赛中出场踢上主力。以BBC为首的媒体则表示在两支球队身上都看不到对获胜的渴望。

就在所有人觉得比赛将以0比0的告终时,情势却在第95分钟风云突变。伊朗队由哈杰萨菲开出角球,摩洛哥替补上场的前锋布哈杜兹诡异的在门前冲顶,将皮球顶进了自家大门。伊朗队在整个下半场甚至没有一脚射门,然而却凭着这样一个极其幸运的乌龙球绝杀对手。他们也是1966年世界杯以来,第一支在没有任何射门的半场时间里仍能取得进球的球队。伊朗也在赛后大肆庆祝,一些伊朗记者甚至在媒体席掩面而泣,这是他们历史上在世界杯决赛圈的第二场胜利,而这两场胜利之间整整相隔20年。

瑟顿在赛后盘点这场比赛时认为伊朗最后的戏剧绝杀并不能完全说是单纯的运气:“伊朗全场比赛都在后撤防守,但是在后场一直踢得坚定果敢,你也许会说他们配不上这场胜利,但是世界杯这种赛事谁又会在乎场面和数据?摩洛哥只能怪自己,他们在场上虽然占据优势,但是在表现出色的20分钟后却越踢越没主意,这场败仗他们不能归咎于运气不佳。”而摩洛哥主帅则认为失利也和伊朗犯规造成了太多比赛暂停有关:“我们在控球上占据优势,但是比赛的太多犯规中断让球队没法将数据优势转护为持续的进攻威胁。”

webwxgetmsgimg (4).jpg

伊朗赛后的疯狂庆祝让外界调侃说好像他们赢得了世界杯一样。而对于摩洛哥足球而言,这并不仅仅是一次输球那么简单。他们本周刚刚在2026年的世界杯申办中败下阵来,国家队的这场失利让球迷本就沮丧的心情更加雪上加霜。这是摩洛哥足球历史上最为糟糕的一周,但同时却是伊朗足球最近20年最为光辉耀眼的一刻。这是一场典型的绝杀,你能在圣彼得堡球场的不同角落感到不同情绪之间的千差万别,它们如此真切,又如此纠结复杂,让你再回顾这90分钟的时候不忍再冠以“戏剧”和“伟大”这样的俗套用语。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