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真实的另一面:高傲掩饰被伤害的自尊

郭宣06-16 21:56 体坛+原创

4f0e5949-5180-47fb-8025-d15a070227e9.jpg

也许,6月14日俄罗斯队大胜沙特队的余威犹在,所以,6月15日,俄罗斯特色在这一天突显了出来。

清晨起来,大部分同事开始准备搬家:国际足联硬性征用了我们所在酒店的部分房间,所以,他们不得不搬到该酒店的另外一个姐妹店里。虽然,两者距离并不远——只有八公里,但是,莫说对于有沉重视频设备要准备的学斯和马克而言,这种搬家绝对是一种痛苦,就算是对于其他文字和摄影记者来说,面对电脑、相机、比赛资料,还有那一堆自己要用一个月、横跨两到三个季节的衣服,也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刚到莫斯科的时候,最适合的衣服是薄羽绒服,数日之间,就已经过渡到了夹克和短袖,但据说下周冷空气要来,还要穿厚衣服。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整理自己的东西,穿越工作日稍显有点拥堵的莫斯科,所有这些困难,都没有俄罗斯特色的酒店服务那样可怕。

占据年龄偏大的优势,我躲过了被迫搬家的痛苦,但考虑到一会儿要和视频组的学斯一起到红场球迷一条街采集些素材,所以,我也就随车一起到了新的酒店,计划等他们入住之后,马上和学斯一起去工作。

进入新酒店之后,负责后勤的同事开始招呼大家把护照统一交到前台:那里站着一位漂亮但显得非常严肃的小姑娘!大家准备护照时,我习惯性地在前台摆着的一堆表格和宣传页中寻找酒店的名片:但得相见,便是有缘,且留一个来日的方便。然而,这堆纸质文件中并没有小小的名片。开始低头翻动文件,想找到上面的地址拍下来时,却突然听到等待大家交护照的俄罗斯前台小姑娘出声了:no!no!猛一抬头,一张极其高傲和不耐烦的一张小脸!当时就是心中一寒:这个样子,这种态度,怎么这么熟悉呢?!二十年前,生活不如意的一些俄罗斯服务人员,对待外国人就是这种态度:用一种挑剔的态度,来掩饰自己被伤害的自尊。数日来重见莫斯科的欣喜一扫而光,看来,这次世界杯帮助俄罗斯发生改变的任务依然任重而道远呀!

“名片,我需要你们宾馆的名片!“我不想被当作是因为好奇而乱翻东西的客人,所以就随口解释道。

 前台的小姑娘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冷漠地站在那里,嘟着小嘴一动不动。

“我们要名片!“在俄罗斯留学多年的刘导忍不住大声说道。

小姑娘只好从从前面里面的一堆东西中,找到一张名片递了过来。

“她听不懂您标准的列宁格勒音俄语,只能听懂我们莫斯科乡下的俄语!“为了缓解略显尴尬的气氛,刘导无奈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心说:一个前台,代表了一家酒店的管理水平,你们在这里住的几天,才是真的要受苦了。

转身离开前台,心想一会儿要坐较长时间的车,就决定先去一下洗手间。扫了一遍酒店大堂,没有找到洗水间的标志。想找个人问一问,发现除了来来往往的几位球迷和两位坐在沙发上聊天的少校警官之外,大堂里只有前台和两位正在清理卫生的服务人员。懒得理前台的小姑娘,我来到一男一女两位保洁人员面前,轻声问了一下洗水间的位置。

两位保洁人员抬起头来。我心中不禁长叹一声:他们都是黑头发黄皮肤,应当是中亚人,看来大部分俄罗斯人还是低不下头来做这些服务工作呀!

”您请这面走,“小伙子用标准的俄语答道,同时则引导我走到了通向二楼的楼梯。在那一刻,真的感觉怪怪的:你明明汉语讲的挺好的,跟我说什么俄语呀!

转上楼梯,快到二楼入口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同样是东方面孔的女服务员在清洗楼梯。她是谦恭地地给我让开路,我也稍稍欠身向她表示了谢意。

用完洗手间回一楼的时候,我再次遇到了那位女服务员,她一脸微笑地说道:日本人?进入这家酒店之后,我第二次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怎么还像二十年前一样认为所有住好酒店的东方人都是日本人呢,不过,我还是礼貌地说道:中国人!

”中国人,会讲日语嘛?“女服务员绝对问的是相当认真的。

”中国人,讲汉语!“我一边下楼,一边大声说道。

 “这是一家还生活在上世纪的酒店,你们慢慢办手续吧,我提前到红场上等你。”和学斯简单打了一声招呼后,我离开了这个号称四星级的酒店,出门后,我就把酒店的名片扔到了垃圾桶里。

晚上,被酒店新装修气味逼得睡不着的学斯告诉我,白天的入住手续,他们办了两个多小时,因为,按照酒店的规定,前台那位高冷的小姑娘仔细地复印了每本护照上的每一页,包括空白页。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