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英格兰常感染非洲病毒 注定难获小组头名?

林良锋06-18 00:07

文/体坛周报记者林良锋

英格兰小组赛首轮遇上突尼斯,这是三狮参加世界杯以来,第7次和非洲球队同组,突尼斯是英格兰在世界杯较量过的6个非洲对手之一,且是第二次交锋。英格兰在世界杯和非洲军团交锋,大抵运气一般,即使交锋时没有吃亏,霉运也会粘着他们不放,直到该队饮恨出局。

Morocco.jpg

非洲队为何矢志抗英?

非洲球队抗英很踊跃,部分原因是英格兰身为协会足球鼻祖,是非洲球队提升自身地位的极佳靶子;另一部分原因,是大英作为旧势力的象征,无论赛场在哪里,都会让中立者和非洲球队结盟,同仇敌忾。

前国际足联主席、英国人斯坦利·劳斯爵士,对亚非拉国家颇为歧视,在其任内,亚洲和非洲各只有1个名额,且坚决抵制世界杯扩军的方案。他在第三世界国家的眼里,是白人至上、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合体。劳斯鄙夷非洲黑人兄弟的三观,认为非洲国家不可能对足球做出贡献,不配给予更多关照。世界杯,在劳斯眼里,最好是欧洲国家关起门来玩的游戏。他上任前,南美已经是世界杯的一股势力,巴西历届大赛阵中有大批黑人球员,让他不爽,但世界杯无法走回头路,拒绝黑人参加。劳斯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南非种族主义政权受国际大家庭孤立和制裁时,访问南非,试图将其拉回国际足联旗下,连英国政府也觉得此举不妥。

劳斯爵士的种种歧视做法,成了亚非拉国家在赛场上遇到英格兰时,豁出去拼命的无声动员令。无独有偶,英格兰夺得世界杯时,主教练拉姆齐又公开痛斥南美球员的非君子行为是“畜生”,彻底激怒了拉美国家。劳斯自掘坟墓,导致巴西人阿维兰热利用非洲国家的怨恨——允诺扩大世界杯的规模,接纳更多非洲球队——在1974世界杯前的主席大选中击败劳斯。

A7-Rooney.jpg

碰上非洲队就没头名?

英格兰参加世界杯后,直到1986年,才在赛场和非洲军遭遇。国际足联藉口英格兰足球流氓捣乱,屡屡将该队安排在环境恶劣的赛场,在墨西哥英格兰和波兰、摩洛哥、葡萄牙同组,被甩去高温干燥的蒙特雷。和非洲球队第一次接触,仿佛让英格兰染上大赛倒霉的病毒,各种离奇的遭遇让三狮吃尽苦头。

在1986世界杯之前,英格兰从未在正式比赛中负于葡萄牙,在蒙特雷,英格兰围攻葡萄牙1个多小时打不下来,被曼努埃尔·桑托斯偷袭落败。次轮遇上摩洛哥,英格兰苦战90分钟还是拿不下,中场球员威尔金斯将皮球掷向裁判,吃了红牌。威尔金斯刚刚作古,他是英格兰足坛的老好人,扔球的动作并不是冲着裁判,而是因为被摩洛哥缠得无计可施,心中郁闷的发泄之举。英格兰命不该绝,大胜波兰出线并闯入8强对阿根廷。阿根廷就是当初被拉姆齐痛骂“畜生”的对手,加上马岛战败,举国发誓报仇。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不仅没有遭到谴责,反而受到赞美。

4年后在意大利,分组后英格兰又被扔去穷乡僻壤,和埃及、爱尔兰、荷兰同组落在撒丁岛。三狮连碰两支非洲队,打埃及和喀麦隆都是险胜,英格兰破天荒一场比赛中获得两个点球,不仅队史第一次,世界杯史上也是第一次。在半决赛,英格兰被最终捧杯的西德淘汰,输了队史世界杯第一次点球决胜,另两个对手是谁?阿根廷!葡萄牙!

时隔8年重返世界杯,英格兰和突尼斯、哥伦比亚、罗马尼亚同组。英格兰顺利拿下非洲军,却爆冷负于罗马尼亚。在那之前,英格兰不曾在世界杯负于罗马尼亚。因负于罗马尼亚,英格兰以次席出线,16强遇上阿根廷。贝克汉姆吃了大赛个人第一张红牌,英格兰苦战120分钟与阿根廷打成2比2,互射点球出局。在韩日世界杯,英格兰和尼日利亚、阿根廷、瑞典同组(听说过不是冤家不聚头吗?),英格兰复仇击败阿根廷,但未能末轮击败尼日利亚,以小组次席出线。晋级途中遇上最终夺冠的巴西,西曼被小罗的神仙球吊死角得逞,多打一人还是难逃出局。

转战南非,英格兰和阿尔及利亚、美国、斯洛文尼亚同组。英格兰第二次未能击败非洲球队,以小组次席出线,16强与德国迎头相撞,被暴打4比1出局。兰帕德的射门越过门线2米却无效,催生了门线技术。五届世界杯六战非洲球队,英格兰只有一次列小组头名(1990),就是那一届英格兰勉强进了4强。英格兰如果仍被厄运缠身,意味着拿不到小组头名,出线后即使挺进8强,也极可能遇上死对头德国。英德在世界杯打了五次,从被逆转(1970),打平依然出局(1982),打平依然互射点球出局(1990),到进球无效(2010),什么幺蛾子没见识过?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