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响专栏:心中的风之子 一刹那的风情

李响06-19 01:15 体坛+原创

nuno-gomes.jpg

那一年,他长发飘飘,眼神深邃。

那一年,我对足球懵懂无知。

足球场上飘逸灵动的身影冲击着所有感官,努诺。戈麦斯深深的印刻在我记忆里,从未磨灭。他是我对足球的最初认知,如果说战神巴蒂展示了足球的雄性荷尔蒙,那么戈麦斯就是绿茵场上温柔而魅惑的别样风情。

2000年欧锦赛,葡萄牙黄金一代风一样席卷欧洲大陆,打动我的不是后来声名显赫的菲戈,而是有着印第安人面孔的努诺戈麦斯,他让我想起《秋日传奇》里BRAT PITT扮演的男主人公TRISTAN。

18年后的异国他乡,曾经的“风之子”握着我的手,承诺:我很快就会去北京,希望我们在那里再见。

除了剪去那头飞扬的长发,他的一切都没有令我失望。温文尔雅,坦诚幽默。我们聊起18年前的欧锦赛,他的话语里充满着对昔日的留恋和缅怀,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最遗憾的是那个年代没有VR设备,否则我们就不会因为裁判判罚给法国队的点球而发生争执,我就不会被禁赛8个月。”

看到回放录像,看到在赛场上失去理智的戈麦斯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可谁又能了解“梦想被人偷走”的感觉?然而,8个月后,他回来,国家队已经变了模样。直到现在他也没有问过斯科拉里,为何偏爱保莱塔,而执拗的把他按在板凳上。

他猜测过巴西人的意图,是不是他认为“我是一个在关键时刻解决问题的人,他最后的依靠”。这样乐观的想法,或许是他一直坚持嚼着口香糖坐在板凳上的唯一原因。我告诉他我曾两次采访斯科拉里,他玩笑,“下次你再碰到他,能不能问问,到底为什么他不用我?”

从索契到莫斯科的飞机晚点了3个小时,他几乎和哈维一起在机场耗了一整夜。然而,这个下午,他仍然神采奕奕,谈笑风生。说起C罗和梅西,虽然觉得全世界的人总是将他二人进行对比不大公平,但他最终给出的答案还是偏向自己的师弟。

“C罗和纳达尔一样,可以称为真正的运动家,他们是所有职业球员和年轻人的典范,因为他们永不放弃,全身心投入的态度。”不过,他仍然为葡萄牙的世界杯前景担忧,“和西班牙的比赛,开场不错,但是后来的西班牙队表现明显优于葡萄牙,他们的传控球太出色了。”他甚至担心葡萄牙无法击败摩洛哥,最后不得不和第一轮首胜的伊朗拼死一搏。

梅西的点球不进震惊了全世界,戈麦斯说,点球对他来说也是那么艰难,因为你必须有一颗COLD HEART。

我问他何时剪去了一头长发,他回答,退役的时候。那是2014年的4月,他从布莱克本正式宣布离开足球场。当时,他本来想再踢一个赛季,但老东家本菲卡俱乐部对他发出了邀请,他回到那里出任青训总监,“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人总要向前看,总有这么一天要告别绿茵场,继续自己的人生。”

再过几天,戈麦斯将迎来自己的42岁生日。我为他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来自故宫的精美钥匙链,上面是皇帝带着格格和阿哥打麻将,三缺一,皇帝叫着“朕等你”,旁边还有一个写着“发”字的麻将牌,我解释给他听,他跃跃欲试的问麻将难不难学。本菲卡俱乐部已经在中国找到了共同开发青训的合作伙伴,戈麦斯期待着很快踏上自己的第一次中国之旅。他早就听说了打着菲戈旗号的少儿俱乐部,甚至知道那个中国老板已经携款潜逃。中国足球市场的火爆众人皆知,戈麦斯说他的下一个目的地一定是中国。

a.jpg

  b.jpg

 c.jpg

  得知他是我的足球启蒙,他聊起自己的爱女,“她已经19岁了,在大学读传媒专业,也许以后和你一样做体育记者。”

  告别的时候,我帮他在手机上下载了微信。第二天的一早,原本空白的头像变成了他在球场坐席上的照片,笑容明朗。我发了一张我们的合影给他,他回复——我们中国见。

  40岁的中年戈麦斯,没有像TRISTAN那样成为传奇,很多人说他不再英俊,他的足球道路也并未延续辉煌,像流星一闪而过,像烟花,留不住瞬间芳华。

  然而,他永远是我心中的风之子,最爱他一刹那的风情。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