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手记】支持墨西哥进决赛!快乐永远排在胜利前

武一帆06-24 09:20 体坛+原创

体坛+特派记者武一帆发自罗斯托夫

请支持墨西哥进决赛!不是为了墨西哥,而是为了世界杯,为了足球的欢乐。

一个多月之前,我就发现墨西哥对韩国这场比赛当晚的酒店异常爆满,困难程度超过了巴西对瑞士。按理说,后者的预期来访人数更多:巴西人有闲,瑞士人有钱。

直到当天早上,我抵达克拉斯诺达尔火车站时才明白是什么道理。候车大厅已被“仙人掌和草帽”们占领。以往空荡荡的可丽饼摊位排起长龙。味道怎么样?“不怎么样,长得像Burrito(墨西哥肉卷)而已。”

20180623_IMG_2548.jpg

20180623_IMG_2553.jpg

就像带有种族偏见味道的美式幽默里描述的那样,“老墨”们入侵一地,即占领一地。占领一地,即把玉米饼、大檐帽、披肩、龙舌兰酒和喧闹的音乐带到一地。列车员大婶根本无力阻挡这群哄着“Arriba Arriba”(上啊,上啊)的人儿,带着微笑目送他们涌上车厢。

“桥本环奈”就坐在我对面。我对那个日本女孩的认识完全来自微博友人。不知道是不是长这样的女孩性格都一样活泼又天真。我要求他的男友一同入镜,在中国球迷间大撒一把狗粮。顺带一提,这女孩身高最多只有1.5米,而他的“保镖”是个身高近1.9米的壮汉。最萌身高差?

4个小时的旅途,车厢另一端的音乐声和歌声从未停止。我听过英国人和瑞士人的合唱,空有魄力,缺少爱情。这些来自墨西哥各地——蒙特雷、蒂华纳、墨西哥城、圣路易斯——的人们,纵情唱着同样的曲调,但绝不以声音压过同伴为荣。

这是罗斯托夫建城200年来第一次沦陷。纳粹的坦克陷在顿河两岸的沼泽地里,手无寸铁的墨西哥人却占领了这座工业城市的大街小巷。他们不是战士,而是“抓着蛇站在仙人掌上的鹰”。这些没落神族的后裔顶着烈日,坚持戴上面具、毛线帽子和毛绒套装。

“你真的疯了,不热吗?”

“为了赢球,要有一点牺牲精神。”

“你这是朝圣来了吗?”

“你有啤酒吗?”

4万享受啤酒、足球和音乐的老墨穿过狭窄的地下通道,跨越顿河大桥,悠闲地向罗斯托夫竞技场移动。他们的歌里有爱情,有调侃,有自夸,唯独没有胜利。快乐永远排在胜利之前,而快乐没有永远,只有当下。

和这些真正懂得享受足球的墨西哥人相比,法国欧洲杯和本届世界杯的主题曲作者弱爆了。他们只会把“永远在一起”这种说出来连自己都不信的话编进歌词,找一些和足球文化没半毛钱关系的流行巨星来撑场面。

顿河哥萨克居民自世界杯开始第一次亲身体验到足球的欢乐。墨西哥人不但会喊“Viva Mexico”(墨西哥万岁!),还会喊“俄罗斯万岁!”我见过太多借足球发泄的欧洲文明人,平日里斯文有礼,一到球场就满大街甩脏话,干脏事。老墨很闹,但绝不骚扰人群,绝不凭着人多欺负少数。

有趣的是,媒体中心的韩国人似乎比看台上还多。他们拼命喊着“大韩民国”,却被人数百倍于自己的“小绿人”借光吼出了声音更大的“墨西哥”。来自东方的球迷有共性,球场就是胜负场,球迷的助威声更像劳动号子,徒有声势,缺乏感召力。为何不学一学墨西哥人、巴西人和阿根廷人,在比赛时纵情歌唱?扔掉你的小喇叭,扔掉污染环境的塑料助威棒,拿出在KTV里闭眼狂飙的十二分感情,将破锣嗓子贡献给你的球队!

如果墨西哥一直走到决赛,就能场场看到这样欢乐的球迷,这样的欢乐足球,而不是令人生厌的呜呜祖拉和对方开角球时才会响起的嘘声。

1529802846807048053.jpeg

偶遇前墨西哥主帅米格尔·埃雷拉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