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报专访格列兹曼(上):南美情缘从巴斯克萌芽

孙奇07-05 18:42 体坛+原创

《队报》是体坛传媒官方合作伙伴,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作为一名深受乌拉圭人影响的法国球员,格列兹曼在法国与乌拉圭的世界杯1/4决赛前接受了《队报》专访。马竞前锋讲述了自己对乌拉圭、对南美的热情,以及这片从未涉足的土地对他潜移默化的影响。

Q:你经常会发推支持自己的乌拉圭籍队友,你是如何对这个国家产生巨大热情的?

A:这一切始于2009年当我来到皇家社会开启职业生涯时,所在青年队的教练就是乌拉圭人拉萨尔特。当我进入一线队时,有一名乌拉圭攻击手卡洛斯·布埃诺同样来到俱乐部,我俩很自然地就熟了起来。我与布埃诺都踢前场,当时我还没有车,他经常会早晨开车带我去训练。当时队中还有一位哥伦比亚球员埃斯特拉达,我意识到他是个与众不同的家伙,笑容总是挂在嘴边。虽然他现在已经挂靴,但他的幽默令我印象颇深。从那时起,我的南美情结就逐渐萌芽了。

timg.jpg

Q:你喝马黛茶的习惯是受到了布埃诺的影响吗?

A:是的,卡洛斯经常邀请我与他共进晚餐。我们有时会一起观看他母队佩纳罗尔的录像并共饮马黛茶,他是我的一位好兄弟。当时我只有十七八岁,而卡洛斯已接近三十岁了。他做的一切都让我十分舒服,有时我甚至会住在他家里。我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了他的影响,他还教我学唱佩纳罗尔球迷的助威歌曲。现在我在马竞效力,当我12月31日受邀去戈丁在马德里的住宅跨年时,我们也会唱歌向佩纳罗尔致敬。我喜欢那些球迷的歌曲,经常在YouTube上观看他们在球场内合唱的视频。

Q:在皇家社会度过近十年时光后,你原本可能让巴斯克与西班牙的一切在心里扎根。但事实上,你依然对乌拉圭魂牵梦萦……

A:与巴斯克人共处我感觉很好,比如拉巴卡、阿兰布鲁、普列托与其他人,但这一切不足以完全说明。拉丁音乐的节奏对我有极大的吸引力,尤其是其中蕴含的乐观。在欧洲,我曾看到有些人经常因为生活而神经紧张,进而把一切事情复杂化,人们在抱怨中度日。而通过足球、通过音乐,他们从中感到了快乐,不再抱怨,而是感受到可以尽情挥洒一切。

timg (1).jpg

Q:在马德里你曾去过乌拉圭著名歌手卢卡斯·苏戈的音乐会……

A:我是通过其他球员了解到他的。那场音乐会在一所初中举行,到场的听众甚至不足一百名,其中多数是南美人。我与妻子和戈丁夫妇一同去了现场,音乐会上各式关于爱的温暖颂歌深深打动了我们。我们仿佛置身于大西洋的另一侧,感受到了纯正拉丁音乐的风格,它的节奏拥有穿越国界的力量。在家中或比赛开始前,我都会听一些这样的音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