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索斯盖特脑袋口才皆犀利 赛场内外都是领袖

乔夫·托马斯07-08 14:58 体坛+原创

文/前水晶宫队长杰夫·托马斯

体坛+记者霍尔顿编译

我初见加雷斯之时,他还是水晶宫青训营中的一名少年。他们会被要求做些杂活,比如早上给我们倒茶、清洁球鞋之类的。偶尔我们缺人会让他们加入训练,索斯盖特就是其中一员。

水晶宫的更衣室个性极为强烈,21岁的我从北方来到这里,却发现在面对这些聪明的南伦敦人时很难融入。科利莫尔当时也在队中,他曾经谈到过有关受到欺凌的话题,但实际上那就是球队的更衣室文化:大部分时间人们都让别人不好过,你要么反击——大部分是用语言回击,有时候则更直截了当一些——要么就躲进自己的壳里,虽然听起来有些好笑,但这着实让部分人感到不安。

TELEMMGLPICT000001990216_trans_NvBQzQNjv4BqjZCqkh21MTy1LvXE-PcUNdlNLggsJM_PoEzWz-6E3rw.jpeg

加雷斯总能很好地应对这些事,他和其他人的个性截然不同。他非常机智,而且他的回击总是一场系列,甩队里其他人一大截,因此他从不需要对这些挑衅表现的非常凶狠。但他的衣着品味完全不似他的头脑一般出色,1990年足总杯决赛中,加雷斯随我们一道前往温布利,球队全员穿的都是巨大的宽松西装,这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比起讲究着装或追逐潮流,他穿衣首先以保险为主,所以看到现在的他穿着漂亮西装和马甲成为潮流偶像让我觉得有点有趣。

加雷斯既不自大也不傲慢,但他始终相信自己,也不害怕发表意见。他也很容易融入各种社交角色:我们并非毫无节制的酒徒,但会被鼓励用几杯啤酒庆祝胜利,加雷斯就很适应这些方面。年轻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一个人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尤其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你更不知道他未来会否成为足球教练,但加雷斯喜欢学习——这点在那时已经足够清晰。不管是球队会议还是战术教学他都表现的非常专心,他就像海绵一般疯狂的汲取知识。他理解技战术,喜欢思考比赛,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他还能帮助其他人理解,这种沟通技巧对于教练来说至关重要。

image.png

这也是在1993年加雷斯准备接替我成为水晶宫队长的原因之一。那时俱乐部从英超降级,而我准备加盟狼队,我从不怀疑他会成为出色的球队领袖。他是会被人们视为榜样的那种球员,没人在乎他当时的年龄(22岁),大家只看到他已足够成熟能担此大任。

2007年,在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后(乔夫·托马斯在2003年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当时他被告知还有12到18个月的生命,但经过顽强抗争得以痊愈,托马斯现在已经参加过三大公路自行车运动赛事,堪称生命斗士),我查看通讯录看有没有人能够帮助我的基金会筹款。我给加雷斯打了电话,他当时正在执教米德尔斯堡。听到这个请求,加雷斯全力帮忙,他和丹尼·米尔斯一起参加了一个电视节目,结果筹到了很多善款。任何时候只要我需要帮忙,甚至不需要对他开第二次口,他一直支持着我,我对此永远感激。

加雷斯配得上他得到的所有赞誉,但这并不会使他发生变化。我始终记得他可爱的爸爸妈妈在球员酒吧等待着结束比赛的少年那个场景,他们看起来总是那么开心。我想他们现在会为索斯盖特的成就感到非常骄傲,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