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32年后重返4强 比利时如何能造出黄金一代?

闫羽07-09 06:39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闫羽报道

时隔32年重返世界杯4强,比利时足球无疑又迎来了他们的黄金时代。相比1986年的第四名成绩,眼下的欧洲红魔还更为被人看好,甚至被称作是“有夺冠的实力”。而回顾过去这32年,比利时无疑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低谷期。他们曾长期无缘8强,并连续错过了2006和2010年两届世界杯,直到2014年在巴西才重新开始崛起杀回8强。如今也正是4年前那一批球员达到最成熟状态的阶段,他们终于破茧成蝶,成为了一支足以与任何世界顶尖球队相媲美的队伍。

那么,这样一支群星汇聚的红魔是如何形成的呢?有人会觉得这是运气,毕竟作为一个只有1136万人口的国家,比利时却能够同时拥有多名像阿扎尔、德布劳内和卢卡库这样的一流球星,这种好事就算是其他足球强国也不总是能够遇到。即便是比利时青训的领路人、前比利时足协技术总监米歇尔·萨布隆也曾经亲口承认:“这些孩子竟然能够出现在一拨,我觉得我们有些走运。”不过光靠运气是不可能造出巨星的,比利时的新黄金一代其实是比利时足协经过多年努力,以及无数青训工作人员共同奋斗的结果。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开端甚至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

1.jpg

从小组出局说起

比利时足球是何时开始筹备“复兴计划”的?标志性的节点或许是1998年的世界杯小组赛出局。在那之后,时任比利时青年队主帅的布鲁瓦雷曾经召集了三十多名本土教练,大家操着法语、荷兰语和德语,一同讨论如何解决这个国家“青训没有统一思路”的问题。就在那时,前国家队教练组成员米歇尔·萨布隆设计的蓝图开始受到了重视,一个全新的时代悄然开始。

变革是一步一步到来的。在最初的阶段,比利时只是新办了一些体育学校,它们选拔14到18岁的体育尖子,在每周进行四次训练的基础上,也让孩子们接受正常的文化课教育。到2002年,这样的学校总共建立了8所,虽然不算太多,但也足够完全覆盖比利时这个并不算大的国家。而在2000年,比利时还经历了一次推动本国足球产业发展的机遇——尽管作为与荷兰联合承办欧洲杯的东道主,红魔在那届大赛上的表现很差,也是小组出局,但他们在场外的收益却很多。很多足球设施得到了改善,更多的资金也开始被投入到青训之中。

1531089387083084607.jpg

比利时足协在蒂比兹建有设备齐全的国际足球中心

2001年,萨布隆成为了比利时足协的技术总监,复兴计划进入了新的阶段。一方面,足协开始大量培养足球教练,有意者甚至可以进入国家足球中心得到免费的培训。与此同时,萨布隆和足协又与比利时的知名大学进行密切合作,包括布鲁塞尔大学和鲁汶大学,让后者对比利时俱乐部的青训体系以及青年队比赛进行细致的分析。

当时萨布隆经常和各俱乐部的青训主管交流经验,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意识到问题的所在,直到分析报表彻底改变了局面。“当你拿出证据。让俱乐部看到8、9岁的孩子们一个半小时就只能触球一两次,那就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好事。”按照萨布隆的说法,科学的分析就是整个事件的转折点。在那之后,各俱乐部都开始选择更科学的培养方法,比如在儿童年龄段彻底废除11人制的对抗,推广2对2,5对5或者8对8的练习。等孩子稍微长大,比如13岁之后,再让他们在433阵容体系中锻炼自己。

1531089459506011403.jpg

如今在新加坡工作的萨布隆曾对比利时足球青训有巨大贡献

科学方法+育人体系

至于为什么会是433,这是其实是一个经过统计分析后得出的结果:因为这个阵型最有利于让孩子们在各个方面都得到一定的锻炼。青训比赛的最大意义并不是取胜,而是要让孩子们在其中得到成长。之所以在儿童年龄段推行更少人数的对抗练习,原因也在于此。小孩子们用不着那么早就被灌输“战术素养”二字,培养出他们对足球的兴趣和天然感觉才最为重要。

在大学研究得出的基础理论上,各个俱乐部还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出了改进。比如培养了卢卡库、孔帕尼和费莱尼等8位现役比利时国脚的安德莱赫特,就会在13和14岁年龄段的少年队中采用343阵型。“很多比赛我们都有70%的控球率,所以如果踢4后卫的话,有些孩子可能会过早地处于‘清闲状态’。减少一名后卫会让他们面对的麻烦多一点。”按照安德莱赫特青训主管金德曼斯的说法,他们不仅要让所有小球员紧张起来,孩子们的场上位置还会经常调换,这是为了让他们的技术特点不过早固化,在长大之后也能多几种发展的可能性。

不单是教足球,比利时俱乐部的青训体系还兼顾着育人的作用,就像前面提到过的体育学校,正常的文化课教育从来都放在很重要的位置。而在安德莱赫特的青训营,每天都有超过200名孩子接受训练,从6岁到22岁的都有。“他们中间有多少最终能够成为职业球员?可能只有10%。”金德曼斯的自问自答说明了现实的残酷性,但这位青训主管却从来不会无视那些可能没有天赋,又或者因为伤病等意外原因离开足球的孩子,“在我们这里你能够拿到文凭,就算不踢球也能找到一份工作,成为靠脑力劳动生活的人。”

俱乐部的这种态度和环境其实很重要,它为那些想把孩子送来的家庭解决了后顾之忧。11年前,卢卡库的父亲曾经挖苦安德莱赫特,扬言要把儿子带去法国,“里尔、朗斯、欧塞尔和圣埃蒂安都对我儿子有兴趣,他们还能提供上课的学校、住宿和足球培训,什么都有。”但最后比利时的俱乐部把他挽留了下来,他们执行了一个叫做“紫色天才”的方案,让卢卡库有了更舒适和适合成长的环境。每天早上他会先练习一小时射门,然后开始学习。而用金德曼斯的话来说,“高效的短时训练比长时间慢速的完成同样的事情要好很多。而年轻人也需要社交和培养多种兴趣。”

1531089395623018385.jpg

年少时的卢卡库

正是在这种环境之下,安德莱赫特培养出了多名驰骋世界杯的明星大将,而像贡献了德布劳内和库尔图瓦的亨克,培养了维特塞尔的标准烈日,也有着相似的育才模式。合理的制度加上科学的方法,这就是比利时足球开始崛起的根基。不过已经在亨克干了30年的青训主管布勒赫尔曼斯并不喜欢“足球学校体系是国家队成功基础”的这种说法。在他看来,成功是所有人一起努力的结果,包括比利时足协、俱乐部和球员自己。必须承认,如今的这一代红魔并不全是由比利时的俱乐部所培养,例如他们的队长阿扎尔就是14岁时便去往法国里尔,后卫费尔通亨也是16岁加盟荷甲阿贾克斯。但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由多元渠道打造的比利时国家队才会像今天这样强大。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