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告别法国队驻地伊斯特拉 客居一月美中有憾

姜斯瀚07-13 19:08 体坛+原创

体坛+特派记者姜斯瀚发自伊斯特拉

今天是我在伊斯特拉的最后一天,像惯常一样,跟前台互致问候,从酒店出来右转,经过家水果摊,和女老板相视一笑,她熟练地装上半盒樱桃,每次都收200卢布,不多不少。末了我说3q,她点头回应死吧西八。然后穿越一个市场,这次没买那家中亚人开的面包店里价值130卢布的卷饼,一来蛋黄酱很腻,二来确实不饿。走两步右转就是一欧尚超市,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它时的惊喜,奇怪的是一个多月来我从没进去过。再往前走是家咖啡厅,店员金发碧眼,五官精致,美得没话说,在那买过一次冰咖啡,不好喝。

再往前是个小公园,我没敢去看是否有人收走了那只被压死多日的鸽子尸体。左转就是那家乱叫黑车导致我误机的酒店,旁边是我在俄罗斯吃过第一餐的餐厅,去过两次那里,第一次整个餐厅只有我一个人,第二次还有一个三口之家在邻桌陪我。吧台里不知是店员还是老板的女人很冷漠,大概那时候我还不懂得要给小费,还有伸手让人找零钱的恶习。它旁边就是一家小卖店,买了个45卢布的奶油雪糕,那是童年的味道。

France2.jpg

伊斯特拉不大,新耶路撒冷修道院是唯一景观,来这么久还没去过,今天应该找个时间逛逛,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而就在刚刚,我还在修道院旁边的博物馆里亲历了74岁的法国新闻官图尔农主持的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老头很厉害,上世纪80年代就是法国的新闻官,经历大场面无数,结束时全场起立鼓掌,他则跟大伙飞吻告别,我一激动,忘了拍视频的任务。

France1.jpg

这就是我在伊斯特拉的日常,明天就要告别了,如果不是因为工作,我断然不会单枪匹马来到这样一个语言不通、文字不懂又荒郊野岭的地方。一个多月来我在这里洋相出尽,但回过头看,都是美好的经历。

要说有啥遗憾,就是再也没有见过小Vadim,这个小孩是在街边认识的,他主动和我搭讪,英语和我一样蹩脚。他说每天晚上都会在街边的长椅上和朋友乘凉,我说不出意外我每天都会走这条路去一家塞尔维亚餐馆吃晚饭。可还是出了意外,在那之后我竟莫名再也没去过那家味道尚可,有法语菜单的餐厅吃饭,自然也就没机会再见Vadim了。前些天有个新识的朋友和我倾诉心事,我和他说,凡事皆是缘,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真的是这么想的,看开点,你眼前的路都是上帝铺好的。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