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恩师布拉泽维奇!他从西亚荒漠直通世界杯决赛

周佳骅07-15 09:45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周佳骅报道

1998年的法兰西之夏,米罗斯拉夫·布拉泽维奇率克罗地亚队获得世界杯季军。因为辉煌的成就和遍布全国的门徒,“希罗”(布拉泽维奇的昵称)得到了“师祖”的美誉。正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20年之后,布拉泽维奇的弟子达利奇,将克罗地亚队带到了崭新的高度。在“希罗”看来:达利奇完全不需要再听从自己的教诲,因为弟子的见识和本领早已胜过自己。那么,曾常年在阿拉伯世界执教、1年多前还在阿联酋工作的达利奇,又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呢?

微信图片_20180714210048.jpg

球员时代便是领袖

1966年10月26日,达利奇出生于波黑的利夫诺市。1941年至1945年,利夫诺曾是“克罗地亚独立国”的一部分,但在二战结束后,它就归于南斯拉夫的加盟共和国波黑。当地的克罗地亚族人口,常年保持在70%至85%之间。

早年间,达利奇曾在家乡的利夫诺特罗格拉夫受训,上世纪80年代,他就前往克罗地亚的斯普利特海杜克踢球。职业生涯的前9年,达利奇在克罗地亚、波黑和黑山来回辗转,可始终没有闯出名堂。

1992年,达利奇回到克罗地亚,并加盟了瓦拉日丁俱乐部。同期加盟的日克利奇和瓦鲁帕其实要更加“大牌”,但前者毁于一场车祸,而后者则选择加入波黑人民军,并在战争中被射杀。反倒是资质平平的达利奇,最终在瓦拉日丁站稳了脚跟,还在当地认识了妻子达沃尔卡·普罗帕达洛。

当时,瓦拉日丁的主帅是布兰科·伊万诺维奇(后出任山东鲁能主帅),该队也以年轻球员为主。很快,达利奇就成为这家俱乐部的领袖,并深受伊万诺维奇的信任。1995-96赛季,卢卡·博纳契奇成为瓦拉日丁的主帅,在他的调教下,瓦拉日丁不仅拿到了联赛第4名的好成绩,还打进了克罗地亚杯的决赛。可在激烈的球队竞争中,达利奇却逐渐失去了位置。

1996年夏天,达利奇重返斯普利特海杜克,他的二儿子布鲁诺也在斯普利特降生。仅仅2年后,他就回到了瓦拉日丁,而且还踢了2场历史性的比赛——在优胜者杯中迎战海伦芬和马洛卡。当时,瓦拉日丁的主帅是德拉岑·拜塞克(日后曾担任中国国奥助教,上海申花、武汉卓尔主教练),他是达利奇非常要好的朋友。

2000年,达利奇在瓦拉日丁挂靴,随后,他就陆续担任瓦拉日丁的青训教练和一队助教。2002年,拜塞克再度回归,达利奇就改任俱乐部的体育总监。那个时候,达利奇和拜塞克是亲密无间的搭档,他们曾制订了一整套依托于青训的发展计划,可俱乐部的发展,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麻烦之中。

微信图片_20180714210039.jpg

信奉年轻化+攻势足球

2003年9月,布拉泽维奇接手瓦拉日丁的教鞭,达利奇改任助教,但他还兼顾体育总监的职责。2005年夏天,布拉泽维奇离开球队,达利奇则在危难之中接过教鞭。虽然是首次独立执教,但在辅佐“希罗”的两年时间内,他积累了很多从教的经验和知识,这让他迅速进入角色,并带队取得联赛4连胜的开局(当时排在联赛首位)。因为实力有限,瓦拉日丁被萨格勒布迪纳摩和里耶卡逐渐赶上,但在大部分时间里,该队还是可以保住联赛第3位的位置。遗憾的是,达利奇没有抵挡住奥西耶克的反扑,最终“仅仅”带队取得第4名。

因为强调年轻化和攻势足球,达利奇受到了克罗地亚足坛的热捧。当赛季的克罗地亚杯中,他还带队一路杀进决赛。首回合,瓦拉日丁客场0比4惨败,次回合回到主场,达利奇带队回敬了一个5比1,但因为客场进球少,达利奇还是错过了教练生涯的首座奖杯。

该赛季结束后,瓦拉日丁就把达里奥·耶尔泰茨转卖给萨格勒布迪纳摩,前锋莱昂·本科(日后在大连阿尔滨效力)也改投德甲的纽伦堡。失去两位核心球员后,瓦拉日丁元气大伤,在2006-07赛季中,该队仅名列积分榜的第8位。

zlatko-dalic-al-ain-manager_1gy4ihs4xz23o1p0lm44hg9263.jpg

亚冠亚军主帅

2007年夏天,达利奇改任里耶卡的主帅,仅仅1年后,他又接过了斯拉文的教鞭。在这里,他遇到了很多在瓦拉日丁时期的旧部,包括萨法里奇、穆贾诺维奇、帕帕以及马拉斯。2011年,达利奇出任沙特新军费萨里的主帅,当时,博里米尔·佩尔科维奇是他的首席助教,伊维察·索洛蒙出任守门员教练,米罗·亚姆尼茨担任理疗师,有巴勒斯坦血统的比利·法里斯则是他的翻译。因为带队成绩出色,他还击败了格雷茨、加布里埃尔·卡尔德隆和曾加等名帅,荣膺2011年的“沙特职业联赛年度最佳教练”。

在这之后,他又陆续执教了希拉尔和阿联酋的艾因俱乐部。在亚冠历史上,他是首位连续4年都带队从小组赛突围的主教练(第一年在希拉尔,后三年在艾因)。遗憾的是,在2016赛季的亚冠决赛中,艾因不敌全北现代,达利奇也未能成为第2位染指亚冠冠军的克罗地亚主帅(唯一一位拿过亚冠的克罗地亚主帅,是曾在河南建业执教的德拉甘·塔拉吉奇)。

微信图片_20180714210059.jpg

“感激布拉泽维奇教导”

在这之后,达利奇曾有机会回斯普利特海杜克执教,但他回绝了对方的邀请。他当时就强调,回国执教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接掌国家队教鞭。不过,他仍记挂着老东家瓦拉日丁,“我一半的人生都在这里度过,这里有我的家,我的妻子,我的亲人和我的朋友。瓦拉日丁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很久以前,我就决定在这里定居。瓦拉日丁给了我一切,不管任何时候,我都可以为瓦拉日丁和这座城市付出一切。”2015年,瓦拉日丁破产,从2017年4月起,达利奇的大儿子托尼,便担任新瓦拉日丁俱乐部的体育总监。

2017年10月,达利奇如愿以偿,出任克罗地亚队的过渡主帅,在带队晋级世界杯决赛圈之后,他又签署了一份正式合同,合约至2020年截止。虽然曾遭遇过尼古拉·卡利尼奇的开除风波,但善于整合球队的达利奇,还是带队一路过关斩将,并首次杀进世界杯决赛。回首过往,他很感激布拉泽维奇对他的教导,“作为助教和体育总监,我曾和他共事2年。从他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因为有了这段经历,我才能带领克罗地亚更进一步。他曾获得世界杯季军,我至少会拿到亚军。”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