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大撤退 国际规则冲击俄机场的死板

郭宣07-21 15:17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郭宣报道

随着喷放的金花铺满法兰西雄鸡登顶世界足坛的道路,2018世界杯,这场四年一度的大戏,也在莫斯科焰火与大雨的无缝连接中,拉上大幕了。

每一次的聚会,最后的高光时刻总是别离。7月16日上午,在体坛世界杯前方报道微信群里,当天准备转机巴塞罗纳的梁宏业老师发出惊呼:战斗的民族在接受世界杯以来最大的考验,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已经乱了!这里到处都是看不到尽头的排队人群。我在无奈地排队等待值机,还好,航班比我早一个半小时的一对德国夫妇,他们排在我的身后!

image001.png

image003.jpg

继6月13日、7月4日之后,焦虑,再次成为莫斯科各大机场的主题词:无论是苦苦排队的球迷,还是忙得焦头烂额的机场工作人员。

为了避开球迷焦燥的返程高峰,更为了节约时间和金钱,体坛传媒的前方报道团选择了在球迷大潮退去的时候再反程:尽管只是晚了一两天,但每张机票都节约了数千元。

image005.png

7月18日下午19点左右,我们大队人马抵达了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对于习惯了首都机场夜里11点还人潮涌动的我们而言,机场里不仅散客不多,群结队的旅游团也更可以用很少来形容,,甚至就连总有很多人排队的退税窗口,也仅有五六位中国旅客在排队。

航班是20:45值机,可是快20:00点了,我们仍然有五位同事还在值机口等待办理行李拖运手续:人并不多,只有一个大的旅游团和我们同时在值机,但我们必须随身携带的一台高级摄像设备,在办理手提行李登机手续时,却遇到了阻碍。这种价格昂贵、绝对不能摔碰的精密设备,确实属于超标设备,不符合登机条件,然而,按照国际习惯例,只要给值机人员检查确认过之后,其是可以办理手提行李手续的,一个多月前,俄航的机长也批准了我们随身携带的请求。然而,在我们提出要办理手提行李要求时,值机的俄罗斯大妈却非常严肃地搬出了俄罗斯机场的规定:超标行李,一律不许带上飞机!俄方机场负责现场协调值机管理的一位小伙子,闻讯赶过来之后,一番请示之后表示:如果有国际足联颁发的记者证,可以登机。但问题却随之而来了:他们竟然不认我们手中的国际记者证,只要本届世界杯经国际足联认可、由俄罗斯方面颁发的记者证!可我们拥有这种证件的记者,要么已经办完值机手续过了安检和海关,要么就是把这种证件放在了拖运行李之中,已经进了机场!

我们试图用已过安检记者的证件照片来说服这位大妈,但大妈一脸坚决地拒绝了:手提行李必须是本人办手续。然而,按俄罗斯机场的规定,过了安检的人,是不能随便再返回的。负责值机管理的小伙子,过来了协调了半天,也未能搞定。杰瑞拿出了他和俄罗斯高官的合影,我也出示了采访俄罗斯明星的视频为证,小伙子明显感觉到了压力,又跑了几次,但协调仍然未果,他明显生气了,不过,我知道,他是在生自己的气,因为他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关键时刻,还是学斯脑子快:既然设备必须随身携带,那我们五个人就把设备拆开了分别携带吧!结果,在所有的设备被分装到我们的随身行李的那一刻,一个空箱子办了托运手续后,俄罗斯值机大妈也明显松了一口气,其真正母性的温柔也体现了出来——按规定每件手提行李必须称重之后,她才能给我们一件行李标签,但她根本不管我们的手提行李加了设备之后是否超重了,而是直接大声呼叫我们所有的人:“你们的手提行李都有标签了吗?!快,你的行李标签不清楚,我再来给你贴一个!省得别人检查时看不到!你们的登机时间快到了,小伙子们,快跑吧!

image007.png

我一边跑,一边把塞到包里的俄罗斯世界杯球迷证,再次挂到了脖子上。果然,在安检排队时,一位边检服务人员过来示意我可以到另外一个人比较少的通道排队,而且,真的过安检时,我也明显感觉到向来高冷的俄安全总局的小姑娘脸上竟然有了潜潜的笑意,办手续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过完安检和海关,我正在手忙脚乱的收拾电脑、钱包、机票、手机、充电宝等一堆东西时,却发现旁边通道里,一位中国小姑娘也和负责安检的俄罗斯大妈叫了起来,她一会儿用英语,一会儿用汉语无奈地重复着同一句话:你们的工作人员让我从这里走的,我的飞机马上就要飞了,您怎能不让我过呢?!!

虽然,我并不知道小姑娘是因为什么技术原因在和大妈吵吵,但我肯定知道:她绝对有非常正常的理由,肯定合情,但也肯定不符合俄罗斯机场的规定。

双方纠结之际,我明显感觉到了大妈的无奈,在时间一点点流逝的过程中,排在小姑娘身后的一位俄罗斯女士,终于忍不住开始上前帮中国小姑娘说情。

结果,安检大妈终于坚持不住了,挥手示意让小姑娘冲关离开。小姑娘开始都有点不相信天下会有这种好事,竟然迟疑了片刻,以至于正在手忙脚乱收拾东西的我忍不住对她大声吼道:她让你过了,快跑!

就在我欣慰地看着小姑娘冲进登机区的时刻,一位四十多位的安检大哥却直奔我而来,开始吓了我一跳,莫非我大声吼叫又违规了?!然而,他真的奔到我面前之后,却是一脸严肃地对我说:您的票是不是掉了?!

一低头,发现则才手忙脚乱之际,自己的机票还真的是掉到了地上。当时真想和大哥来处俄罗斯表示兴奋的单击掌,但没敢,一则他一脸的严肃,二则,我真的是捡起票就要冲向登机口了,因为,同事则刚刚在微信上通知:已经准备登机了!

image009.jpg

终于登上了传说中的俄航,吃到了略带中国味道的简餐,我的心终于放下了,开始倒头就睡:终于可以告别忙乱的俄罗斯,可以安安生生回国了!我睡的是那么香,以至于俄罗斯空嫂再次发放小食品把我吵醒的时候,邻座的一位中国留学生小孩儿羡慕地说:“叔啊,你真厉害,这一觉五个小时呀!“

“到咱国家了,不用和战斗的民族操心了,当然睡得安生!“我随口答道。然而,事实却证明我当时真的是想多了:

战斗的民族不到最后一刻,那是永远需要操心的!因为,到了北京机场之后,取行李时又出问题了:所有人的行李都出来了,但学斯由三脚架组成的超规行李,却没有出来。苦候两个小时、多方查询之后,俄航无奈地告诉我们:因为球迷们到俄罗斯是分批的,但离开俄罗斯却是非常集中的,所以,这几天无论是俄罗斯海关还是俄罗斯航空公司,都忙晕了,用他们自己的话讲,那是节奏已被球迷们带上了天!所以,本次航班30多件行李,忘记装机了!回头行李到了之后,他们会用顺丰给大家寄到目的地!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