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齐尔退出国家队声明全文:我要怎样才算德国人?

短笛07-23 05:39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短笛报道

7月22日,厄齐尔通过个人推特,在7小时内用英语一连发表3条长篇声明,并最终宣布退出德国国家队。如果他确实就此结束国脚生涯,他的国家队记录将止步于9年中的92次出场和23粒进球。

厄齐尔的退出,缘起于世界杯前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合影事件。此事在德国引起轩然大波,并被认为影响了国家队气氛,间接导致了卫冕冠军在本届世界杯小组出局。世界杯后,德国舆论以及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均要求厄齐尔对合照事件作出解释。

最终,这位29岁的阿森纳中场连发3条声明,分为“会见埃尔多安总统”篇、“媒体与赞助商”篇以及“德国足协”篇。厄齐尔完全否认自己有任何过失,并对德国媒体和德国足协进行了猛烈批评,认为自己因土耳其血统而遭到了种族歧视。

现将厄齐尔宣布退出国家队的第3篇声明全文翻译如下——

timg.jpg

毫无疑问,过去两个月中,最让我恼火的事情,就是德国足协尤其是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对我的不公正对待。我和埃尔多安合影后,勒夫曾让我提前结束假期前往柏林,做出一项联合声明以正视听。我尝试着向格林德尔谈了我的血统问题,并对合影背后的缘由给出解释,但他更感兴趣的却是谈论自己的政治观点,并轻视我的见解。

尽管他的举动显得居高临下,我们依然达成共识:最好的做法是专注于足球,专注于即将到来的世界杯。这就是我在世界杯备战期间没有参加德国足协媒体日的原因。我知道,那些只谈论政治而不是足球的记者只会对我进行攻击,尽管在勒沃库森对阵沙特队的比赛前,(德国队领队)比埃霍夫接受电视采访时已经表示,这件事过去了。

timg (1).jpg

在这期间,我还与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进行了会面。与格林德尔不同,施泰因迈尔总统很职业,认真倾听了我所谈论的我的家庭、血统以及我做出决定的原因。我记得,那次会面只有我、京多安和施泰因迈尔总统参加,格林德尔未能获准与会,无法帮助自己达成个人的政治目的,他对此非常恼火。

我和施泰因迈尔总统达成共识,我们将对此事发表一份联合声明,然后翻过这一页,专注于足球。然而,格林德尔非常恼火,因为第一份声明没能出自他的团队,他对施泰因迈尔的媒体办公室在这件事上抢在前面非常不悦。

世界杯结束后,格林德尔为自己在大赛开始前做出的决定承受了巨大压力,这是合乎情理的。最近,他公开表示,我应该再次解释自己的行为,并且将球队在俄罗斯的糟糕战绩归咎于我,尽管当初在柏林,他曾告诉我此事已经完结。现在我出来讲话,不是为了格林德尔,而是因为我自己想这样做。我不会再容忍自己充当替罪羊,为他的无能、为他无法合格完成自己的工作而顶罪。

我知道,合照事件后,他希望我离开球队,他还在推特不经思考就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但是,勒夫和比埃霍夫站在了我这一边,给予我支持。在格林德尔及其支持者眼中,我们获胜时,我就是个德国人,我们失利时,我就是个移民。

这是因为,尽管我在德国纳税、为德国学校捐助硬件设施、并且和德国队一起在2014年赢得世界杯冠军,我依然不被社会所接受。他们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我。2010年,我获得了“斑比奖”,这成为移民成功融入德国社会的很好例证。2014年,我获得了德国联邦政府颁发的“银月桂叶奖”。2015年,我又成为了“德国足球大使”。但显然,我依然不是个德国人……?

le-milieu-de-terrain-de-l-allemagne-mesut-zil-a-la-fin-du-match-avec-la-coree-du-sud-le-27-juin-2018-a-kazan-en-russie-pour-le-mondial.jpg

我不符合“彻头彻尾德国人”的哪一条标准?我的朋友波多尔斯基和克洛泽从未被指称为“波兰裔德国人”,那么,我为什么就是个“土耳其裔德国人”?这是因为土耳其吗?因为我是个穆斯林吗?我认为,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被指称为土耳其裔德国人,这已经是把家庭来自不止一个国家的人区分出来。我在德国出生,在德国接受教育,那么,人们为何不接受我是德国人?

格林德尔的观点并非个例。贝恩德·霍尔茨豪尔(一名德国政客)曾因为我和埃尔多安总统的合影以及我的土耳其背景,而称呼我为“X羊的”。同时,韦尔纳·斯蒂尔(德意志剧院主席)则让我“滚到安纳托利亚去”,那是一个移民聚居的土耳其地区。

我以前就说过,因为我的家庭背景而批评我、侮辱我,是一种可耻的越界行为。将歧视作为工具以服务于政治宣传,则是应该导致失礼的当事者立刻辞职的行为。这些人将我与埃尔多安总统的合影,当成了表达他们此前藏于内心的种族主义倾向的机会,这对社会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他们的做法和那些在与瑞典比赛后对我说“厄齐尔,滚蛋吧,你这土耳其狗屎,滚蛋吧,你这头土耳其猪”的德国球迷一样恶劣。

对于我和家人收到的憎恨邮件、威胁电话以及社交媒体上的言论,我甚至不愿去谈。这一切,代表的都是一个旧德国,一个不接纳新文化的德国,一个我无法为之骄傲的德国。我相信,很多拥抱开放社会的自豪德国人,会赞同我的观点。

timg (2).jpg

格林德尔(上图左),我要对你说,对于你的举动,我感到失望,但不感到惊讶。2004年,在你还是德国议员的时候,你就曾表示“多元文化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始终是一个谎言”,而且,你还给双重国籍的立法以及对行贿受贿的惩罚投了反对票,同时,你还声称,伊斯兰文化在很多德国城市侵入过深。这是不会被忘记的,也是不可原谅的。

德国足协以及其他很多人对待我的方式,令我已不想再披上德国国家队球衣。我感到不被需要,我觉得自己2009年上演国家队处子秀以来取得的成就已被遗忘。在这个很多球员拥有双重背景的世界上最大的足协,有种族歧视前科的人是不应被准许在此工作的。他们的态度无法代表他们旗下的球员。

考虑到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我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怀着沉重的心情宣布,只要我还感到种族歧视和不尊重的存在,我就不会再代表德国国家队比赛。我曾经自豪而兴奋地穿着德国队的战袍,但现在,我没有这种感觉了。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因为我一直在为队友、教练组和德国的好人们付出全部。不过,当德国足协高层这样对待我,这样不尊重我的土耳其血统,并且自私地把我当成政治宣传的工具,我受够了。这不是我踢球的初衷,我不会对此坐视不理。种族主义永远不应该有容身之所。

006ppXykly1ft45fq2m3pj30sg0etmzn_副本.jpg

2018世界杯  /   德国队  /   厄齐尔  /   格林德尔  /   德甲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