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世界杯决赛裁判批VAR:它显得比主裁更重要

小中07-24 21:19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小中报道

巴西前足球裁判阿尔纳尔多·塞萨尔·科埃略1943年1月15日出生,1968年成为国际足联国际裁判。他是执法世界杯场数最多的巴西裁判,总共执法7场,包括1982年世界杯决赛。他也是执法巴甲场数最多的裁判,总共291场。1989年,科埃略成为巴西环球电视台足球裁判执法评论嘉宾。今年年底,为环球台工作30年之后,他将正式退休。

1532438142193051203.jpeg

当裁判时的科埃略。

接受巴西《圣保罗页报》采访,科埃略回顾了自己的执法和解说生涯,并对俄罗斯世界杯上视频裁判(VAR)的使用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科埃略看来,视频裁判是新东西,是好东西,但它也存在弊端:它会诱使主裁判改判,而非坚持自己最初的判断,尽管最初的判断有可能是正确的,而场边的视频裁判似乎变得比场上的主裁判更重要。

科埃略说:“世界杯之前,我最好奇的一点是视频裁判怎么运行。它是一个新体验,像所有新生事物一样,你需要逐步进行调整。我觉得第一阶段(小组赛阶段)出现了很多的问题,但它逐渐得到改善。然而,在许多情况中,规则和程序还需要进行调整。”

1532438180589063725.jpg

执法1982年世界杯意大利与德国一战。

科埃略认为,对于同一个动作,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即使是使用了视频裁判。

“当出现需要解读的问题时,更难以判断,尤其是在越位问题上,比如某名球员是否参与了进攻。无论是场上执法的裁判,还是在场边操作设备的裁判,都需要有很多的培训。”  

科埃略以法国与克罗地亚决赛上的那个点球为例,来说明不同的人对同一个动作会有不同的解读。

“我举一个实际的例子:决赛上(佩里西奇)的手球,那就是一个该如何解读的动作。有人可能会说,慢镜头显示他的手是奔球去了,但是在正常(播放)速度下,好像他的动作是出于(本能)反应。”

科埃略说,如果是他执法法国与克罗地亚的世界杯决赛,佩里西奇的那个手球,他会跟当值阿根廷主裁判内斯托·皮塔纳的做法一样,也不会判给法国队点球。

“如果是我在吹比赛,我肯定不会给点球,就像当值主裁判当时(最初)也没给一样。那是一个主观的动作,需要人加以解读,而足球规则赋予主裁判决定的权力。”

italia cup82.jpg

14134159.jpeg

arnaldocezarcoelho_paolorossi_paulbreitner_get.jpg

1532438305084016342.jpg

西班牙世界杯决赛上的科埃略。

科埃略认为,视频裁判有点喧宾夺主。

“现在,视频裁判,当他呼叫同事(主裁判)时,他是在诱使主裁判改变他对动作的理解。以这种方式使用,视频裁判就变得比场内的主裁判更重要。这是需要加以纠正的。”

科埃略认为,即使使用了视频裁判,争论性的判罚还会存在。

“即使使用了视频裁判,争议依旧会继续。裁判执法评论员又增添了新任务,他得更好地讲清楚动作规则,解释清楚视频裁判可以怎样起作用。裁判执法评论员的职责得是教诲性的。”

1532438348847027486.jpg

担任环球台裁判执法评论员的科埃略。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