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辣图】伟大的思想家,真的因放弃爱情而孤独?

王勤伯08-23 12:23 体坛+原创

文/王勤伯

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发表了一篇名为《爱情与孤独》的博文。

她在文中肯定了爱情的价值,同时又“今天准备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公然谴责爱情,仅仅从它蒙蔽人生真相的角度。”

在李银河看来,“对于一个自由的灵魂来说,爱是不自由的,不爱才是自由的;爱是束缚,不爱才无束缚。一个自由自在的灵魂只能独自一人面对宇宙。人生来就是孤独的,所有的关系(包括爱情关系)都是身外之物,对于渴望自由飞翔的灵魂来说,都是羁绊。

作为论据,李银河说,“所有的思想家都是孤独的:尼采,叔本华,卡夫卡,梭罗,盖因不如此不能面对真实的世界和宇宙。人生也是绝对孤独的。应当安于这种孤独。当爱的时候,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灵魂之上,无暇旁顾。快乐则快乐矣,但是整个人昏头昏脑,迷失在尘世一时的快乐之中,无法冷静地面对人的真实处境。关于人生的意义也会暂时脱离清醒看法,把短暂的快乐当成生活最实在的全部的意义,以一时之甜遮蔽永恒之苦。上述残忍想法可能来自酸葡萄(求爱而不得),但是其严酷的真实性绝非酸葡萄可以解释,即使那些吃到葡萄的人也无法回避。

哲学家伯辣图认为,这一篇看似精妙的短文,却展现了中国“思想者”很爱犯的一个毛病:为了说明一个观点,从西方人身上搜罗根本站不住脚的论据。

尼采到底因何孤独?他的思想是否又脱离爱情而存在的?在几年前解密的一封莎乐美和尼采姐姐的通信中,莎乐美反驳了尼采姐姐的“色诱”指控,“是你弟弟以学习为名和我在一起,却又想要提出非分要求,而我对他并不感兴趣。”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恰恰是尼采对莎乐美求爱遭拒以后,在极度失落乃至抑郁的心理危机中写成。这是孤独?还是一个男人在那个走不出的女人影像里寻找自我爆破?

那么,卡夫卡……最近出版的一套四部头巨著为我们还原了那个真实的卡夫卡。生活中的他丝毫不像作品里所体现的一样孤独,更不孤僻,他热爱美食、体育、赌博、嫖妓。同时,和情人的密切通信一直是卡夫卡重要的灵感来源。

有据可考的卡夫卡情人,至少有过三位。美国著名学者哈罗德•布鲁姆在评价卡夫卡的一篇文章里,甚至认为卡夫卡写给情人的一封信是他写得最精彩的一段话。

从哲学角度说,李银河的论调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她是一个对存在主义缺乏知觉的老一代学者,不明白爱与存在的关系。爱是不是一种生理或心理幻觉,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一个不想成为行尸走肉的人,爱是最真实且有价值的存在。如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真实的,卡夫卡的写作灵感是真实的,尼采和卡夫卡未曾实现为婚姻形式的爱(或单恋,或情人)也是真实的。

李银河所举的例子甚至有混淆孤独和独居的风险。一个结了婚生了子的人同样可能很孤独,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爱到深处,同样可能体会到巨大的孤独。

叔本华为了表达自己可以独立于女性而存在,于是发出了“女人是介于成年人和小孩之间的一种动物”等奇谈怪论,这仅仅证明他心中的女性形象十分扭曲。

为了庆祝李银河又发表了一篇老式精品文,今天我们“世界罩杯”栏目特意请来了刚刚荣升AC米兰电视台主持人的撒丁岛美女乔尔吉娅•帕尔玛斯。

伯辣图说,亲爱的乔尔吉娅,一个男人越孤独,就越需要女神的爱抚。

今天是"伯辣图"第474期,本栏目已连载超过400期,欣赏往期精彩图文,最便捷的方式是在手机上下载体坛加App↓↓↓

Image.png

本栏目长期征诗,有意投稿者可直接在当天"伯辣图"文末评论留言,或者在新浪微博私信“Alain王勤伯”。

昨日征诗佳作:

网友荷尔蒙

《风景》

我看到了她

我的漂亮朋友

想上前与之打招呼

却被一个念头绊住

我在她的后面

十米开外

静静观望

她挑选各种各样的蔬菜

微笑着与商贩砍价

蹲下时

不忘把裙子往雪白的

两腿中间一拢

她可真美丽

 

伯辣图  /   世界罩杯  /   美女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