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该庆幸北京德比溃败 一场崩盘能解决很多问题

杨帆08-23 19:49 体坛+原创

2018世界杯之前,卫冕冠军德国队不可能把回程机票订在小组赛结束之后。2014世界杯之前,卫冕冠军西班牙同样不会想到小组赛惨遭淘汰。2010世界杯之前,里皮团队也不可能预见到卫冕冠军意大利小组赛一场未胜打道回府。

也就是说,世界上最好的教练和最好的球队,都不可能预判长期高位运行的状态下崩盘的时间点。所以,不考虑疲劳的因素,国安该感到庆幸,崩盘发生在四天前的丰体,而不是工体这场更要命的足协杯半决赛首回合。

在足球的世界,最容易犯一个想当然的错误,某球队纸面实力如何如何,所以就获得了冠军。这是一种后见之明。用阿莱格里的话讲,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意甲首轮战罢,他向尤文发出了这样的警告。

另一个想当然的错误,骄傲自大是负面的,要批评改正。骄傲自大的实质,是人的生理和生化机制的自我保护。不难理解,这个真的不需要开会批评。德国队傲慢自大了4年,现在好了,世界杯崩溃之后自然不会了。

丰体0比3输给人和之后,教练和球员多半意识到,该崩塌就得崩,赛前的各种“不要轻敌、不要松懈、要集中注意力”之类的劝诫其实没有用。但在赛前的角度,因为你并不知道何时崩盘,来自教练团队的例行公事还得有。

pub_large151402772_8_285297475.jpg

常言道,一场胜利能解决很多问题。很多时候,一个恰当时候的崩盘也是如此。如果不是0比3输给人和在前,很可能就没有5比1大败富力。如此一来,国安为自己赢得了非常宽松的调控空间。接下来两轮中超,打的是泰达和重庆这样相对的弱队。足协杯半决赛次回合之前的一轮中超,打的是贵州恒丰。9月25日打次回合,由于4个净胜球在手,实际上晋级的难度并不是很大。9月29日,工体,打上港,中超争冠的6分大战。

对于国安球员的成长而言,这种比赛经历是非常宝贵的。他们体认到了,在夺冠的道路上会发生什么事,想赢得冠军需要付出怎样的努力。这个,是一种组织文化,只能靠比赛经历去体认,开会看录像说教没有用。

如果说,国安的“崩盘”是长时间高位顺利运行累积的良性结果,那么,富力的“习惯性崩盘”就是长期动不动丢三个、五个的矛盾累计下来的总爆发。我不知道这样的美丽足球是不是可以持续?去年,笔者曾撰文指出,斯托教练大概只会教进攻,不会教防守。

今年,进一步质疑,他是一个好的coach或trainer,但是一个好的manager吗?

让我们重温一下斯科拉里非常推崇的《孙子兵法》。《孙子兵法》云: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意思是说:“会打仗的人,先使自己处于不可战胜的地位,然后来等待敌人可以被我战胜的时机。要做到不可战胜,关键在于自己;至于敌人能否被我战胜,在于敌人是否犯错出现可乘之机。”

所以,孙子曰:“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 

孙子兵法强调,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之上也。战略的目的是达到目标,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成果,即是最好的方式,把自己的损失降低到最低的限度,也就是孙子兵法中所说的无死地,这是战争的最高原则。

在工体跟国安打淘汰赛,斯托可能也考虑过打防反。但转念一想,我的字典里就没有防守这两个字,怎么打?这是一个战略资源储备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战术单调的问题。从来就没有想过储备防守资源。唯一的后卫国脚姜至鹏也给卖了,当然,这也跟俱乐部咸菜变烧鹅的政策有关。

他只是用托西奇增加了防守资源,但这带来了两个问题,第一,全华班中场等于没有中场,当然你也可以说用乌索还是有差距。第二,托西奇顶得住伊哈洛的身体,但顶得住巴坎布、比埃拉魔鬼的步伐吗?

但我无意批评斯托,我想批评国内对于防守反击的妖魔化思维,认为这是低水平球队所为。正是由于这样的存在,才让“穷兵黩武的、不进攻就会死”的打法成为中国足球的主流。(杨帆)

足协杯  /   国安  /   富力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