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丁克执教国字号屡展魔力 助国奥再现韩国神话?

高雯08-24 07:40 体坛+原创

尽管希丁克曾执教过皇马、切尔西等欧洲顶级豪门俱乐部,但荷兰老帅漫长教练生涯最光彩的篇章,基本都是在执教国家队期间书写的。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带领韩国队在2002年世界杯上奇迹般打进四强,荷兰人在调教国字号球队方面确实有着神奇的魔力。

妙手助郁金香盛开

1995年,是希丁克首次执掌荷兰队教鞭,这也是他第一次成为国家队主教练。那时候的荷兰队以欧冠夺冠的阿贾克斯阵容为班底,然而看起来星光璀璨的橙衣军团内部却帮派林立,内部的重重矛盾让这支充满天赋的球队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希丁克到来后,采用了强硬的管理手段,面对大牌球星并不妥协。比如在1996年欧洲杯期间,埃德加-戴维斯在与希丁克争吵后,直接被希丁克开除。

抛开技战术层面,希丁克解决了荷兰队存在多年的来自不同地区球员间的隔阂和冲突问题,这彻底释放了天才云集的荷兰队。1998年世界杯,荷兰八强战中打出了2比1击败阿根廷的经典比赛,只是半决赛点球遗憾不敌巴西。那一年在充满浪漫气息的法国,希丁克帐下的荷兰队堪称美丽足球的代言人,他们进攻如同行云流水,再现了全功全守的梦幻荷兰足球风。

法国世界杯结束后,希丁克离开荷兰队,先后执教皇马和皇家贝蒂斯俱乐部都以失败告终。2000年,希丁克远赴亚洲拿起韩国队教鞭,这让其不仅东山再起,而且还创造了世界杯史上的最大奇迹之一。当时的韩国队虽然连续5届打进世界杯决赛圈,但从没有获得过一场比赛的胜利。而且2002年世界杯,韩国是东道主之一,韩国球迷对国家队更加充满期待,而希丁克也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timg (3).jpg

执着换来韩国四强奇迹

当时韩国足协希望希丁克能够带领球队打进淘汰赛,然而执教之初希丁克饱受争议,他和自己的女朋友经常游山玩水,被韩国球迷炮轰对执教韩国队没有责任心。2002年1月份金杯赛输给美国后,韩国舆论界对希丁克的质疑达到了最顶点。然而在世界杯上,希丁克带领的韩国队却脱胎换骨,小组赛2比0击败波兰获得了太极虎世界杯队史首胜,随后战平美国,1比0击败实力不俗的葡萄牙后首进淘汰赛。

16强赛对阵意大利,韩国通过加时赛2比1获胜,随后的8强战又击败了西班牙挺进半决赛,超越了1966年朝鲜创造的亚洲球队世界杯最佳战绩。尽管半决赛中,韩国队输给了德国队,并且三四名决赛不敌土耳其获得第四,但他们的表现已经足以让韩国人喜出望外,并感到自豪。希丁克随后成为第一个获得韩国荣誉公民身份的人,还被奖励济州岛上一套别墅,大韩航空则给他终身提供免费机票,在韩国打车也全都免费。在韩国获得半决赛资格的光州世界杯体育场改名希丁克体育场,以便纪念这一历史时刻。虽然韩国队的奇迹伴有巨大的争议,但这不能完全抹杀希丁克的贡献。

timg (2).jpg

打造最铁血袋鼠军团

2005年7月,希丁克成为澳大利亚国家队主帅,他带领袋鼠军团在世预赛附加赛中击败了实力强大的南美劲旅乌拉圭,32年来第一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希丁克立刻也成为了澳大利亚的国家英雄,值得注意的是,希丁克这一次打造的澳大利亚队并不是依靠进攻,而是以铁血防守取得成功。2006年德国世界杯,澳大利亚首战击败日本,获得队史世界杯首胜。第二场输给巴西后,迎战东欧劲旅克罗地亚至少不败才能晋级,最终袋鼠军团如愿以偿战平对手首次晋级淘汰赛。16强战对阵那一年最终夺冠的意大利,澳大利亚最后时刻被判争议点球,托蒂命中,黄健翔在格罗索创造点球后情绪失控高喊“伟大的意大利左后卫”成为中国电视转播中的经典一幕。

timg (1).jpg

奇迹再现 止于土耳其

德国世界杯结束后,希丁克接手俄罗斯国家队,他在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中曾输给以色列导致濒临出局,自己也因此备受质疑,但最终他们幸运的凭借克罗地亚阻击英格兰,拿到了欧洲杯入场券。而那一届欧洲杯上,希丁克神话再现,他带领俄罗斯在四分之一决赛中3比1淘汰夺冠大热门荷兰打进半决赛。不过在2009年11月,俄罗斯在2010年世界杯预选赛中不敌斯洛文尼亚后希望渺茫,3个月后俄罗斯足协确认不会和希丁克续约。

而俄罗斯也成为了希丁克执教国家队最后的辉煌。2010年2月,希丁克成为土耳其国家队主帅,但他高额的年薪、不住在土耳其等做法遭到土耳其媒体炮轰,媒体认为他只是间歇性来到土耳其组织集训,对国家队球员的状况并不能有很好的把握。随着土耳其未能打进2012年欧洲杯,希丁克宣布辞职。

2014年巴西世界杯后,希丁克重返荷兰国家队,当时荷兰队贵为世界杯季军,而且在郁金香军团在巴西再次绽放赢得全世界球迷的喝彩。然而在2016年欧洲杯预选赛中,荷兰队举步维艰,“二进宫”之旅以被炒鱿鱼告终。回顾希丁克的执教生涯,他执教国字号的成绩向来不错,此番接手中国国奥可谓时间紧任务重,荷兰老帅能否再现奇迹?(高雯)

希丁克  /   中国国奥  /   主帅  /   国字号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