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发展联盟涨薪不断,十多年间已是旧貌换新颜

罗珂 管维佳08-24 10:56

国家篮球发展联盟(简称NBDL),2001年它成立时还叫这个名字。当时,NBDL有8支球队,分布在美国东南部的五个州——弗吉尼亚、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阿拉巴马和佐治亚;到了2005年,时任NBA总裁大卫·斯特恩将NBDL变为NBA的合法附属联盟,并更名为“NBA发展联盟(简称为NBA D联盟)”,他希望每支球队都像美国职棒大联盟(MLB)球队那样,拥有可以自主培养球员的附属球队;在亚当·萧华治下,D联盟又一次变身——由于赞助商佳得乐的关系,2017年6月它改名为“NBA G联盟”,有26支NBA球队拥有了自己的附属G联赛球队;

17年过去了,外界对这个联盟的看法也渐渐发生了变化:无论叫NBDL还是叫D联盟,球员以前都不想去那里打球,将这样的经历看作是对自己技不如人的惩罚;而现在,在G联盟度过一段时光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2017-18赛季常规赛,先后有256位在G联盟效力过的球员进入了NBA球队大名单,创造了历史新高,更占到整个G联盟球员总数的53%!赛季末30支NBA球队的阵容名单里,都有至少6位曾在G联盟打球的球员,更有7支球队本赛季使用了超过10名曾在G联盟打球的球员。事实上在过去7个赛季里,每季都有30名以上的球员,在G联盟(D联盟)效力时得到了NBA球队的征召。而2017-18赛季被NBA球队下放到G联盟的球员多达101人,其中包括17位2017届首轮秀,同样创造了历史新高。斯特恩13年前的心愿,眼见已成为现实。

登上NBA舞台,成为年薪百万甚至千万的人生赢家,他们做到了。某种程度上说,G联盟也是NBA的“Where amazing happens”(奇迹诞生之地)。

2.png

“有些人可能会拒绝那些收入更高,但要在海外打10个月的合同,选择这份为期5个月的合同,这对仍想着圆梦NBA的人有更大的吸引力。

下赛季涨薪了!四个月前,这则消息让那些征战G联盟的球员精神一振。此前,球员打一个赛季(5个月)只能拿到1.9万—2.8万美元薪水;从下赛季开始,G联盟球员的最低年薪将升至3.5万美元。当然,比起NBA新秀底薪(81.6万美元),以及欧洲亚洲球队开出的百万年薪(还是税后)合同,还是少得可怜。不过,如果参加了NBA球队的训练营,该球员就能够拿到奖金;据不完全统计,G联盟大概有1/4球员能够拿到这份外快,平均每人的年薪就可以达到4.4万美元。随队打进G联盟季后赛,获得个人奖项,也都会得到奖金——总数22.5万美元虽然不算太多,但聊胜于无。

如果进入NBA球队名单,球员可就一跃龙门了:上赛季共有50名G联盟球员拿到NBA球队开出的正式合同,同样创造了历史新高,他们人均薪水接近22.5万美元。而从上赛季开始执行的双向合同,也让签下该合同的球员拿到77250美元到38.5万美元不等的薪水。

不过,由于G联盟单季长度不过5个月,球员还可以在另外半年多时间里去其他地方打球,比如打Big 3三人篮球赛,或者去海外联赛淘金。另外,G联盟球员还有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隐形福利,比如他们可以住球队租的条件不错的公寓:单身汉需要合住,已经结婚生子的更是可以和家人一起住。再加上算是完备的医疗保险,在这个联盟效力很长时间的某位球员表示,将上述方方面面的收益加起来,在这里打球其实也还可以。

“自从我2005-06赛季在这里工作开始,联盟已经有了巨大发展。”北亚利桑那太阳队主帅科迪·陶珀特回忆道,“当年球员合同分为A/B/C三档,而我则属于C档,一个赛季只挣1.2万美元。那种选择确实是冒险,和我昔日同读康奈尔大学的朋友都嘲笑我,因为常春藤名校毕业生起薪都很高。朋友说,‘你一定是史上起薪最低的常青藤毕业生!上帝啊,你需要去麦当劳多打份工。’现在他们已经远离那个C档合同了。另外在那个时候,如果你不在球队激活名单里,甚至连工资都没有,这点确实让人难以接受。你愿意为球队付出全部,但却因为未被激活而分文拿不到。现在这个问题也得到了纠正,真是太好了。”

“现在,情况好多了。上个赛季,球员可以拿到2.8万美元年薪的A档合同,或者是2.6万美元年薪的B档合同。下赛季,每个人都有3.5万美元的起薪。虽然有些人还是会拒绝这样的待遇,但月薪7000+美元加上住宿免费,还是可以吸引一些人的。另外打客场时,每名球员还有50美元餐补。这些条件的加持,我认为联盟的整体天赋会被提升到史上最高档次。有些人可能会拒绝那些收入更高,但要在海外打10个月的合同,选择这份为期5个月的合同,这对仍想着圆梦NBA的人有更大的吸引力。成为G联盟的一员,如今已是件令人兴奋的事了。”陶珀特说。

不过另一条消息让G联盟球员很受伤:刚刚成立的NBA 2K电竞联盟,选手下赛季的工资也有3.5万美元。上赛季为达拉斯独行侠打过三场比赛并入选G联盟最佳阵容第一队的得克萨斯传奇队前锋贾米尔·沃尼吐槽道:“以后我应该多练2K,少参加传奇队训练。”

涨薪当然是好事,但距解决G联盟球员养家糊口显然还有很长路要走。所以,联盟难免还会错失一些天赋过人的好手,他们会出于种种考虑而选择去能赚更多钱的地方打球。

3.jpg

“有许多成功范例可循——比如林书豪、哈桑·怀特塞德、乔纳森·西蒙斯——有G联盟履历的NBA球员已经成为很平常了。

由于薪水待遇逐步提高,由于和NBA球队关系愈发密切,出现在G联盟上的高手也越来越多,

“我确实觉得发展联盟人才储备量被低估了。”上赛季从G联盟一路杀到金州勇士并最终随队夺冠的奎因·库克说,“有首轮秀甚至乐透秀,以及那些曾在NBA征战多年,如今准备用G联盟做跳板杀回NBA的老将。我在G联盟打球的几年,和拜伦·戴维斯、内特·罗宾逊、布兰登·詹宁斯、杰里米·帕戈以及乔丹·克劳福德都交过手,对手的天赋着实相当高了。而且委身于此的每个人都极其饥渴,每个人都试图跳出G联盟,所以彼此竞争强度不亚于NBA。当你在G联盟打球,没有任何一个晚上可以放松。”

不止一位打过NBA又打过G联盟的球员认为,这两个联盟在竞争上并没有太大不同。

“从天赋角度看,如果你拿掉那些NBA顶级球星,你真的说不出这两个联盟的区别。”从G联盟打出来的新奥尔良鹈鹕后卫乔丹·克劳福德说,“每一天在G联盟的比赛,你都会发现五六个得分上20的球员,每一支球队都能投进很多三分球,就和NBA一样。球员突破到篮下非常难,比赛节奏很快,每个人都有能力得分。这很有意思,就和NBA一样。”

2017年休赛期,克劳福德没能和任何一支NBA球队签约,于是他选择在G联盟打球。就像库克说的那样,G联盟里经常会看到那些为重返NBA而努力的老将——找回状态,展示实力,得到NBA球探和总经理的青睐。利文斯顿、杰拉德·格林、迈克·詹姆斯、贾马尔·汀斯利、詹姆斯·约翰逊⋯⋯他们受到伤病影响或者状态陷入低谷后,都利用G联盟(发展联盟)做起点东山再起,延续了自己的NBA生涯。反之,他们也让这个附属联盟赢得了更多关注度。

上赛季常规赛末期签约凯尔特人的泽维尔·希拉斯在G联盟打过5年,他觉得G联盟没有得到足够尊重:“人们总是脱口而出,西班牙ACB联赛是世界上第二好的篮球联赛,但是我不知道⋯⋯G联盟有那么多天才,你很难做出这样的论断。前些日子我看过一篇关于世界各国篮球联赛实力排名的文章,NBA排第一,ACB排第二,欧冠排第三,G联盟甚至连前十都没进去。真是不懂,这里的球员绝对是给点阳光就灿烂,这可不是靠运气的!看看奎因·库克,如果斯蒂芬·库里没受伤,奎因肯定得不到出场机会,那样的话人们就会认为,‘哦,他不过是个G联盟球员。’看看沙奎尔·哈里森,此前两个赛季我和他是队友,他也被认为只是个G联盟球员,但当伊塞亚·卡南伤停后,哈里森也借机上位,还和太阳签下了多年合同。现在,如果我们要从西班牙联赛找个球员,给他和奎因一样顶替斯蒂芬·库里的机会,他能做得更好吗?他能有和奎因同样的贡献吗?那就是我的看法。北美四大体育联盟里,NBA球队的总球员数是最少的,导致一些优秀球员只能委身于G联盟。我们比大家印象里的更有天赋,更有竞争力。”

陶珀特说:“很有趣的事是,当它还叫D联盟时,我感觉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字母D代表的是发展(development)。他们觉得这是学校评判成绩的那个‘D’,这实在是一种羞辱。很多球迷都希望知道自己最喜欢的大学球星近况,而其中许多人就在G联盟!”

“有许多成功范例可循——比如林书豪、哈桑·怀特塞德、乔纳森·西蒙斯——有G联盟履历的NBA球员已经成为很平常了。”已经在NBA联盟打了三个赛季的前G联盟球员威利·里德说,“只要真的有能力,球员很容易就能从G联盟杀进NBA,尤其是绝大多数NBA球队都有自己的附属球队。两个联盟的比赛风格也非常像,外界并没有注意到G联盟在培养球员方面很有一套。这里的教练也非常优秀,会一直给予你帮助,帮你实现自己的目标,帮你追逐自己的梦想。”

1.jpeg

“如果你能执教G联盟球队,那么在任何地方你都能做教练;如果你和那些籍籍无名的球员合作取得成功,那么在任何地方你都能有所成就。

过去17年,除了一批批球员杀进NBA,还有78位教练从G联盟“升职”到了NBA,更有5位教练成为人上人,做了NBA主教练——萨姆·文森特、厄尔·沃特森、戴夫·乔尔格、奎因·施耐德和卢克·沃顿。

如果盘点过去4个赛季的话,先后有34位教练在NBA找到了工作;另外,斯塔克豪斯、内特·蒂贝茨、尼克·纳尔斯、达文·汉姆、杰·拉拉纳加等人,则已经接受过NBA主帅职位的面试。

“这个赛季,我的球队有5人高升,50场比赛用了32套不同的首发阵容。”陶珀特教练说,“如今,美国国家队也要征召你最好的球员(打世界杯预选赛)!我竭尽全力想赢下这场比赛,但美国队却把泽维尔·希拉斯从我们这儿带走了。除了被NBA球队看中,还有很多原因导致你突然间失去你的球员,想保持球队战术延续性和球员间的默契,实在不是容易的事。你只能用执教解决问题,打团队篮球,让每个人都有招之即战的能力。不夸张地说,G联盟的球员前一晚可能还因为没有被激活或者出场时间寥寥无几而不爽,转天就成为首发并要勇挑重担了。我的职责就是确保每个人都做好准备,抓住机会。这是个挑战,但也让人收获不小,我从中学到了很多。”

“能执教G联盟球队的都不是一般人。”希拉斯说,“你无法掌控一切,像执教大学球队或者其他职业联赛球队那样可以心无旁骛地工作。你任何时候都可能会失去手下最好的球员,你必须为此做好充足准备,能做好真的很难。比赛日,你可能会突然发觉,自己不再拥有最好的球员,或者他们突然给你一两个新球员要你调教。你必须懂得随机应变。如果你能执教G联盟球队,那么在任何地方你都能做教练;如果你和那些籍籍无名的球员合作取得成功,那么在任何地方你都能有所成就。”

2009年,南希·利伯曼被聘为得克萨斯传奇队主帅,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担任职业男子篮球队主帅的女教练。此外,她还在NBA国王队担任过助理教练,堪称距离NBA主帅位置最近的女教练之一。

谈到自己在传奇队的那段经历,利伯曼感慨道:“如果你愿意付出,愿意努力,这里到处都充满着机会。2009-2011年我在那里工作过,而当时在那里的很多教练、官员,如今已经进入NBA了。世界上没有比G联盟更纯粹的联赛了,在这里工作感觉非比寻常。如今几乎每支球队都有自己的附属球队,两者之间的合作互动更加密切频繁,关于双向合同和球员调度,彼此都有很大帮助。就像安德烈·英格拉姆的伟大故事,我对‘魔术师’约翰逊在上赛季最后时刻做出让他效力湖人的决定深感欣喜,能够亲眼看到他在最好的赛场上打出高水平,我都要哭了。他代表着发展联盟的全部意义:等待机会,坚守梦想,保持耐心。”

4.jpg

“帮助NBA联盟得出最公平最有益的结论,这便是G联盟试水新政的意义。

多年来,NBA都将附属联盟当试验田,测试新政,搜集数据,接收反馈。几乎所有在NBA推行的重大改革,都会先在这里试水。

比如,联盟想打压假摔,就开始尝试在NBA附属球队的比赛里,对认定假摔的球员判处技术犯规。在认定此法收效不错后就在NBA推行。“帮助NBA联盟得出最公平最有益的结论,这便是G联盟试水的意义。”

近来,发展联盟进行的试验包括:增加当值裁判的数量,从如今的3人增加到5人;减少加时赛时间,从如今的5分钟减少到2分钟;给主教练每场1次“挑战鹰眼”,让裁判通过看回放决定是否改判;抢到前场篮板后的进攻时间,从如今的24秒改为14秒⋯⋯而且,G联盟还在尝试新的传播方式,他们与Twitch达成合作协议,后者可以直播G联盟的比赛,并让网红来解说评球。

当然试验失败的也不少。2006-07赛季NBA使用了新材质的篮球,他们也宣传此前在附属联盟测试了一个赛季,球员的反响不错。但事实是,几乎所有NBA球员都不买账,没办法,NBA在2007年1月就用回了旧款篮球。

另一个NBA球队用到G联赛的地方,就是帮助伤愈球员找比赛感觉,这和MLB的做法如出一辙。如果某NBA球员此前伤停了太长时间,在得到医生许可后,就会去G联盟打打比赛。毕竟,G联盟的比赛强度还是小不少。过去4年,格里芬、麦科勒姆、隆多、小托马斯、贾巴里·帕克、托尼·帕克、斯马特、拉塞尔、加里纳利、拉文、特奥多西奇、马库斯·莫里斯、詹宁斯和诺阿等这些名声在外的NBA球星,都曾经在母队的附属球队待过一段时间,通过训练和比赛的方式让身体尽快恢复到100%。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以后会看到此类范例越来越频繁出现,尤其是当那些全明星球员亲眼看到,自己的队友通过这种方式又变得生龙活虎之后。


“我不会尝试把这些年轻人培养成顶级得分手或者全明星球员,而是让他们尽量做个优秀的角色球员。这样他们就能够去打NBA,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了。

“G联盟和监狱有什么共同点?就是每个人都想出去!”陶珀特笑着说,“那已经是流传甚广的笑话了。”

在G联盟有高光表现的球员肯定会引起NBA的主意,但并非全部有高光表现的球员都能得到NBA正式合同,这肯定会让那些失意者感到沮丧。他们不知道到底要如何打球才能得到NBA方面的认可。

拉斯·史密斯就曾经陷入这样的困境。2016年他曾经在一场比赛里轰下惊人的65分,刷新了联盟个人单场得分纪录,但却没有NBA球队伸出橄榄枝。“一时间真的很难接受,因为从技术统计上看,我自认NBA起码错过了10次招募我的机会。”史密斯说,“但是我当时确实对这个现实很意外。我还有单场33分20助攻的表现,也有单场45分+三双的表现,我在附属联盟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但从来没有得到过NBA方面的认可。我真的不知道还要做些什么才能被NBA征召,我全都试过了!所有能做的我都做了,这也是我在发展联盟度过的最艰难时刻,因为没有什么能够保证你一定进入NBA。我想最可靠的办法就是脚踏实地,认真打球,享受乐趣,争取胜利。这段经历对我确实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你不享受自己的工作,就不应该继续做这行。”

NBA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G联盟球员?答案并非雾里看花。NBA总经理们考察的最重要一点就是:这名球员是否能够帮助球队变得更好!就像上赛季和凯尔特人签约的希拉斯,他认为有些球员走偏了路,没有真正看清NBA球队到底需要什么,所以才一次次撞了南墙。

“你需要用正确的方式打球,而且需要搞清楚他们会用NBA标准如何考量你。”希拉斯说,“当时我场均得分也差不多有20分,但凯尔特人显然不是要让我得分。他们之所以签下我,原因是我能够正确执行战术,为了帮助球队赢球乐意倾尽全力,这样才能找到正途。G联盟里不可能有实力能在NBA排名前三十的高手,如果NBA球队征召G联盟的球员,就不可能是想让你完全顶替那些能够在NBA排名前三十球员,而是要让你起到角色球员的作用。这就是事实。”

陶珀特教练的想法和希拉斯不约而同,他也在执教中努力让所有球员都理解这一点:要有做好革命螺丝钉的心态,才更有机会在NBA立足。“如果我们认定绝大多数G联盟球员在NBA赛场上只能做角色球员,那么让他们为此提前做准备,理解NBA生存之道也就容易多了。我们会专注于帮助他们做好这些工作,一旦球员领悟到了这点,我就会告诉他,‘好吧,那么接下来,你在G联盟里应该专注于提高哪些方面呢?’就是专注于做好细节,而不是整天想着得分。”

“我不会尝试把这些年轻人培养成顶级得分手或全明星球员,而是让他们做个优秀的角色球员。这样他们就能够去打NBA,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了。我希望能够帮助他们改变生活,有能力养家供房。”陶珀特教练说,“我经常对球员们说,‘别只想拿10天NBA短合同,而要为在NBA打上10年而奋斗!不要只做个NBA的过客,要力争在那里长留!’我最喜欢教练这份工作的一点就是,帮助球员为打NBA做好准备,然后见证他们在NBA站稳脚跟。”

NBDL  /   发展联盟  /   合同  /   薪金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