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驱逐邓肯的光头裁判 险因此葬送执法生涯

赵伟仑08-24 11:36 体坛+原创

走进一座球馆,上万陌生人都不喜欢你——即使你们素未谋面,即便他们不知道你的名字。但你不能愤怒回应,因为这有悖于你的工作原则,你需要做的就是穿着条纹衣服,努力维持场上的秩序。

以上是NBA裁判工作的真实写照,但不仅于此。场边的教练还会干扰你,场上的球员会挑战你,除了你的同事,没有人和你站在同一边。紧张的比赛中,50%的人因你的判罚开心,另一半为此愤怒。而几秒之后,双方的角色和心情完全有可能颠倒过来,整个舞台仿佛一台过山车。

“你被录用之前,他们会进行一次身体扫描”,NBA裁判马克·戴维斯说,“在你的心脏下放有一个空洞,这就是你的情感所至之处,如果那里是空的,那么你就成为了一名NBA裁判。”

正因为裁判是场上的审判官,所以他们背负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运动心理学家、费城运动心理学中心主任乔尔·费什博士表示,NBA裁判工作场所的独特环境会导致压力的积压,有可能产生短期或长期的影响。费什博士特别强调:“我们不是在讨论那种睡一觉就会消失的压力。”

i.jpg

费什通过分析发现,裁判的情绪出现波动,往往是3-5个潜在触发点:也许是经常抱怨判罚的球员,或者是一名语言犀利攻击裁判的教练,抑或是一个恶意诽谤裁判的球迷。

“这些人是人类,不是机器人,他们有情感”,费什说,“所以我们在努力确定引起这种情况的原因,以及如何避免再次发生。就像预演一样,当他们受到挑战的时候,一切都在他们的预期之内。”

“有时候是一种积极的自我激励。球迷们大喊着‘裁判,垃圾!’ 裁判心里就会产生一些自我怀疑,”费什说,“所以你要帮助他们达到可以说出‘我相信自己’的程度”。

费什建议裁判可以通过放松肢体语言,深呼吸,甚至降低说话声音,放慢讲话速度等方式,降低这些潜在导火索引爆的几率。

刚刚出任球员工会心理健康主任的威廉·帕勒姆博士表示,帮助裁判的最好方式来自于他们的职业道路,帕勒姆说:“如果你不了解条纹背后的故事,你就无法理解裁判的生存环境。”

65+6.jpg

以传奇裁判乔伊·克劳福德为例,他是NBA历史上最受尊敬的,但也是争议性最大的裁判之一。职业生涯里,老爷子总共执法了2561场比赛,374场季后赛和50场总决赛。但克劳福德承认,自己曾距离执法生涯的崩塌仅一步之遥。

2007年,克劳福德的一声哨将坐在替补席上大笑的邓肯驱逐出场,时任联盟总裁大卫·斯特恩也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处罚——对克劳福德长期禁赛,并称其失去了作为一名NBA裁判应有的判断力。邓肯后来表示:“他对我有个人仇恨”。

克劳福德也承认,这次事件让他的生涯陷入了困境,但如果不是费什的出现,他很有可能提前结束了自己的执法生涯。

回想起那段时间,克劳福德无法执法比赛,他的家人也受到一定的影响。“当我被停职时,我的家人非常沮丧,”克劳福德说,“那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但我的同伴们帮我度过了难关。他们知道我无法执法季后赛,他们知道这对我来说有多难受,他们知道他有多疯狂。”

grant_g_duncan1_sy_64011.jpg

最后,克劳福德去费城找到了费什博士——费城体育界的所有人都在遇到问题时去找他。用克劳福德话来说就是,费什拯救了他的生涯。此后的每一周,克劳福德都会与费什见面。

费什跟克劳福德说:“如果你觉得马上要发怒了,就用你的双手做点什么,把双手放在身旁或背后。继续提醒自己,要冷静下来,一定冷静下来。如果有人说这是一个糟糕的判罚,你要深呼吸并提醒自己,你是一个很好的裁判。”

这些建议让克劳福德牢记于心,帮助他稳定地度过了在NBA的最后十年。哪怕是2016年退休之后,克劳福德仍然与费什保持着联系。“他是真正能让你打开心扉的人,”克劳福德说,“我可以跟他畅谈任何事情,他懂我。”

+568941.jpg

“我已经退休一段时间了,但我仍惊讶于人们对待裁判的方式,这些天我参加了费城AAU女子比赛,我们看到那些疯狂家长”,克劳福德说,“在这场10岁孩子们的比赛里,每个人好像都失去了控制。我们跟父母们说‘不要朝裁判大喊大叫,’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听懂了这句话。”

从童年到现在,克劳福德一直在与内心中那个脾气暴躁的恶魔对抗,而费什是唯一一个可以平和地与他对话的人。他告诉克劳福德,那些让其愤怒的事情无足轻重,他让克劳福德意识到,一个吹罚不必看得那么重。

“每当我发怒的时候,我都很不喜欢那个自己,我要尽快冷静下来,找到真正的自我,对自己说‘为什么要对我的妻子这么说?为什么要对我的女儿这么说?’我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做那些事”,克劳福德说,“费什帮我真的理解了,他向我展示了一种方法。”

如今的克劳福德,已经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退役在家的他想对所有的裁判,以及出现一丝心理健康问题的人说:“”如果你遇到了困难,为什么不和专业人士谈谈?这无关羞耻,只要更好地处理。与费什打开心扉,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决定,我希望我可以在25年之前意识到这一点。”

克劳福德  /   邓肯  /   裁判  /   心理健康  /   NBA  /   NBA话题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