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代替仇视 三十年河西的战斗民族接受善良久巴

郭宣08-28 21:14 体坛+原创

  很多事情,没有亲身体会就真的很难理解,即便这件事情,指的是一个相当简单的外文词,比如,俄文中当形容词用的“人民”。 

  苏联时代,政府对文艺界人士的最高奖赏,好像就是授予其“人民演员”或是“人民艺术家”称号,而且,最后拥有这种殊荣的人还真是不少。不过,尽管我的本科毕业论文是《苏联在中东的军事政策》,而且该论文还受到了两位武官导师的好评,但是,由于我正要谋划着遵从导师之令将论文投出去发表之际,苏联就解体了——或者简单地说:我开始思考莫斯科的人生之际,苏联已经没了,因此,虽然研究俄罗斯近三十年了,可真的是对“人民演员”和“人民艺术家”这种尊称没有什么感觉。

0.webp (1).jpg

 

  然而,仔细观摩了俄超第五轮乌法队主场迎战泽尼特队的拼斗之后,却终于懂了苏联时代“人民演员”和“人民艺术家”为什么尊贵的原因:客场作战的泽尼特队,2:0完胜乌法队之后撤退时,其球员大巴竟然遭到了乌法球迷的围堵,不过,围堵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仇视而是热爱——主场球迷们太喜欢给他们致命一击的客队前锋22号久巴了!他们希望这位大前锋再次走下大巴和他们一起多互动一会儿!结果,这位在客场进球后还受到主队球迷追星待遇的久巴,就被俄罗斯媒体和球迷冠之了“人民球员”的称号!而我也开始大彻大悟,原来所谓“人民演员”和“人民艺术家”,就是在指“全国人民喜欢的演员”以及“全国人民喜爱的艺术家”呀! 

   在世界杯上为全世界所知的这位俄罗斯大前锋,八月份表现相当不错:六场比赛连进六球并帮助球队取得六场胜利。对阵乌法时,开场仅十一分钟,主队的城门就已经两度失守了:第一次是因为自家球员的乌龙,第二次则是因为久巴招牌式的头球进攻。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现场一些球迷在叹息球门失守之际,确实有些人忍不住骂了两句自摆乌龙的主队球员,但却没有任何对进球后的久巴进行污辱!甚至,上半场快结束时,一群乌法小球迷甚至还试图挤下看台接近通往更衣室的道路,目的就是为了和久巴合影!在工作人员拦下孩子们之后,久巴则向小家伙们挥了挥手并喊道:“一会儿!”显然,他是准备在赛后接近这些疯狂的小粉丝了。

0.webp (2).jpg 

  第83分钟,久巴被换下了场——扎巴洛特内替补上场!就在他走下绿茵场的那一刻,全球乌法球迷都给予了他热烈的掌声!而那些小球迷们,也随着久巴的下场,开始提前做迎接自己球星的准备:一位小家伙毫不客气地向记者们展示了他希望要到久巴球衣的愿望!

1.webp.jpg 

  比赛结束之后,久巴刚从更衣室出来,立即就围上来了一大群球迷和当地的记者。久巴则耐心地和所有人合影,口中则不停地表示:“朋友们,不好意思,要快一点,我们需要返程!”希望和他合影的孩子们,则开始齐声高呼久巴的名字。当久巴一路合影走到球队大巴门前时,所有人都加入了呼喊其名字的行列。久巴温和地向所有示意,用手势比划着没法和所有人合影的歉意! 

  尽管泽尼特队球星大牌云集,但是,乌法的球迷们除对其守门员鲁涅夫偶尔还欢呼数声之外,其他的泽尼特球星则根本引不起他们的任何兴趣,以至于切尔西及塞尔维亚国家队曾经的悍将伊万诺维奇手里掐着半张比萨饼就走向了球队大巴——根本不必顾及公众形象,因为乌法狂热的球迷们根本就没人注意到这位泽尼特的外援副队长! 

1.png

  世界杯期间,曾和久巴有过数面之缘,每次见到他时,他总是笑嘻嘻的模样,但有机会不仅会和队友们勾肩搭背,而且还会和每位媒体记者挨个握手问好,当然,每次进球后的军礼,在尽显其对生活及规则有敬畏心之际,也让他表现出了一副对现状很满意、希望这一切无尽期继续下去的样子:在8月22过三十岁生日的久巴,真的在2018年应了中国“三十而立”这句古语:年初落选联合会杯,久巴在损友科科林的带领下,走上了自己职业生涯最艰难的一段路——不仅被国家队放弃,也被俱乐部租借到了俄超三流球队,在这种艰难时刻,性格得到磨练的久巴不在当大牌球星的小跟班,而是开始用自己原本的善良和刻苦,来挽回自己的形象。结果,搭上世界杯最后一班车后,善于和队友和媒体搞好关系的他,竟然在世界上大放异彩,因此球技也得到升华!世界杯后,他再次体味到了“我本善良”的更多益处:在球星动不动就耍大牌的俄超,他不仅连连进球,而且依旧低调且温和的他,最终成为了全民喜欢的偶像。 

0.webp.jpg

  30岁而立,久巴学会了用热爱代替仇恨,适逢战斗的民族也不再焦虑,于是,他成为了人见人爱的“人民球员”:苏联刚刚解体时,莫斯科大街上的每个人行色匆匆之际,目光中则充满了焦虑和茫然,但经过近30年时光磨练,现在莫斯科大街上每个人的目光,都显得相当柔和明朗了。显然,战斗的民族不再有那种希望天翻地覆式的渴望,他们已经开始享受现实生活,开始欣赏久巴所代表的温和与善良。

  于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在仇视和焦虑中走过了近三十年的河东;现在,学会了开朗和热爱的战斗民族,走到了三十年的河西,并遇到了温和与善良的久巴。

俄罗斯  /   久巴  /   世界杯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