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从马哈卡广场到格罗拉蓬卡诺

王玮晨09-03 15:30

本报记者王玮晨发自雅加达

马哈卡广场,位于印尼的北部,这次雅加达亚运会电竞比赛的场馆。格罗拉蓬卡诺体育馆又名苏加诺体育馆,位于印尼中心,是这次雅加达亚运会的主场馆。

从马哈卡广场到格罗拉蓬卡诺体育馆一共是16公里的距离,印尼的交通打车要走上近一小时。而在另一层面上,这个距离可能还得走上四年。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749 (2).jpg

雅加达,这是一届因电竞不一样的亚运会。开赛前很多人就高呼电竞拯救亚运会,成不成立先不谈,但确实没有人比电竞圈更在意这个亚运会了。很早前就有消息传出,某厂商放言要能进亚运一个亿也掏。不过我们身处其中的都知道,项目进亚运与钱关系不大,但一个亿的情真意切大抵还是能感受。

中国去雅加达很不方便,我从长沙先转道吉隆坡再奔雅加达。到了吉隆坡的机场,看见一个小姐姐盘腿坐在通道上打排位,我补我刀任由人来人往,感叹了一下东南亚的电竞氛围发了个朋友圈,“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队友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跟你并肩作战。”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125.jpg

万幸雅加达为亚运开辟了特别通道,没有遭遇传言中的讹钱。过关时,工作人员人问我报道什么项目,我回答说Esports,她做了个敲击键盘的动作,“play games?”我说大概算是吧。

飞了一夜,在去酒店休息还是去场馆拿记者证之间犹豫了许久,最终选择了后者。媒体中心除了空调太冷,一切都还不错。随手就能找到一个志愿者为你解答一切难题。各国的记者们蚂蚁般有条不紊地忙活着各自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143.jpg

我除了拿吃的就是“偷窥”一些年纪稍长的记者,看看他们在干些什么。因为白发记者在国内是个稀罕事,电竞圈里,上了30差不多都能高歌夕阳红了。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205.jpg

   媒体中心不远处有一个露天的餐饮区,各种小推车卖着当地的小吃,价格也很便宜。还有很多活动和商品区。中性风的韩式小鲜肉广告牌吸引了很多印尼的穆斯林小姑娘合影,感叹了一句同一个亚洲,同一个审美,印尼的“第一课”估计也已沦陷。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155.jpg

作为仅有的几个观众在游泳馆看花游看了许久,纳闷印尼观众怎么了,这白花花的大腿都不爱看在想些什么。相比于此,他们似乎更加青睐另一种轻盈的白。羽毛球的比赛永远是爆满,置身其中“杀声震天吼”。场馆外不远处的广场里,中午两点来钟的大太阳,没有买到票的观众坐在大屏幕前全神贯注,全然不管三十七八度的气温。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149.jpg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200.jpg

左瞧右看至日落,格罗拉蓬卡诺体育馆开始变幻色彩,旁边各场馆也灯光渐起,里面不时一阵欢声雷动。场馆外阵阵凉风,路上许多家庭带着孩子手拿小吃,还有穿着制服的学生嬉戏打闹。望见远处一个摇摆的热气球,在那之上是一轮明月。一瞬间觉得有点梦幻,Asian Games不过就是个大party嘛。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744.jpg

16公里外的印尼北部,那是马哈卡广场,由于离亚运村很近,最终从三个候选中脱颖而出。每天一早从酒店出发,看到一条臭水沟,大概知道要到了。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730.jpg

电竞的比赛场地在一个综合商场里。电竞场馆由篮球场改建,由于舞台是国内团队搭建,效果自然没话说,在直播镜头的范围内,一切如常。直播镜头外就有点魔幻了。

微信图片_20180903212034.jpg

综合体的一楼有超市、咖啡馆、家具店以及放中国古装剧的影碟厅。有一个区域专门放中国影片,其中还能看到小燕子和五阿哥。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222.jpg

上了2楼,选手休息室正对楼梯。旁边是泰拳馆,另一边的群访通道旁边是清真寺,经常选手走过来接受采访,里面的人还在做着祷告。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235.jpg

媒体室小得可怜,本来电竞记者人数就庞大,第一天乌泱乌泱又来了一堆从主场馆过来瞧新鲜的体育记者。现场几乎已经满座,观众倒是不多,大多来的是相关人员和媒体。场馆里偶尔用英语问个什么事,对方立马用英语回一句,你会说中文么?

中文在马哈卡,是通用语言。

媒体在这里分两种。一种是本身来亚运报道的体育记者。另一种是因为电竞赛事过来的游戏电竞媒体。后者在这里突出一个没有人权,座位必须在看台两侧,场馆内不能随意走动,不能拍照与拍摄视频。总之,在马哈卡广场,电竞媒体的权利小过观众。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212.jpg

而国内由于版权的原因没有转播,特别是副舞台的比赛,全世界只有媒体室里面的一台小电视机能看到。一边是国内观众嗷嗷待哺,一边是严格限制的报道权限。很多媒体还是铤而走险,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并摸索了很多方法。

解说们就开创了雅加达之声电台——直播画面对着自己的脸,然后用语音讲解比赛。国内的观众都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听比赛,一时间梦回80年代。

到第二日看热闹的散去,留下的人就不足一半了,到第三天人数更加减少。减少也是正常情况,电竞的赛程实在太密了。我每天早上8点多从酒店出发,经常夜里12点多才回到酒店。一整天下来手忙脚乱的,细细一想好像也没干啥正事,尽是些“违法乱纪”的勾当。

微信图片_20180903204228.jpg

经常因为要盯的比赛在饭点进行,错过了几次就学乖了,酒店的早餐吃到扶墙出,补充满一天的能量。夜里等车很揪心,显示5分钟的车程印尼司机找你需要半小时。保安警告不要乱走,臭水沟摩托车呼啸全是抢劫飞车党。

“四年后,到我们的地盘就好了。”每当大家吐槽种种奇葩见闻,就会有人用杭州鼓舞。哎,从马哈卡广场走到格罗拉蓬卡诺,不知道一个四年够不够啊。

但愿我不用再记录中国队的辛酸故事骗大家眼泪了。

微信图片_20180903211823.jpg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