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男足不是孙杨,可以点赞!

徐鑫炜09-07 19:00 体坛+原创

本报评论员徐鑫炜

首届欧洲国家联赛战幕拉开,抢了头条的不是A级的德法大战和英西对决,而是B级D组丹麦国脚集体杯葛的新闻。最终,丹麦足协只能凑出一帮效力于国内第三四级别联赛的业余球员乃至五人制球员,垫场热身赛客场0比3大败于收着踢的斯洛伐克。斯洛伐克足协将此役门票价格从最高26欧元调低至1欧元,主帅科扎克则向对手足协开炮,认为这种比赛毫无意义,派出如此队伍唯一作用只能是避免违约被罚款和禁赛。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奇怪,即便国脚杯葛赛事,丹麦足协为何连丹超球员都不可得,而要拼凑业余球员代表国家队?球员如此不爱国的行为,为何没有招来本国舆论口诛笔伐,质疑的声音反而来自对手?

4.png

丹麦国脚杯葛国家队赛事,原因是足协要求签了个人赞助商的国脚再以单独形象为国家队的竞品赞助商代言。在这件事上,代表球员利益的职业球员工会站在国脚一方,与足协进行了多次谈判仍未能达成一致。既然与职业球员工会对立,足协自然只能找业余球员充数以免被罚。丹麦足协确实怕挨罚,去年丹麦女足要求足协增加200万丹麦克朗(约合26.8万欧元)比赛补助,男足也自愿放弃50万丹麦克朗比赛补助支援女足,但足协拒不同意,结果女足在世预赛做客瑞典时罢赛,欧足联处以罚款加警告:若再有罢赛,丹麦将被禁止参加欧足联旗下赛事4年,比如2020年欧洲杯。

从男足仗义疏财支援女足来看,丹麦国脚没有那么看重钱。球员尤其是国脚级别的球星,在俱乐部的经济收入远超国家队,为国出战的意义除了所谓的爱国情怀,更重要的是看中世界杯、欧洲杯这样的一流平台,实乃圈粉、跳槽、涨薪、登上职业巅峰的终南捷径。看看法国队,1984年欧洲杯决赛首发只有蒂加纳1名黑人球员,而到了今年世界杯夺冠,竟然绝大多数球员都是非洲裔,正如该国历史上威名赫赫的外籍军团,他们打仗的目的是为了粮饷和隐性收入,还是法国同胞乃至全世界人民的解放事业?

除了非洲球队,其他大洲国脚因奖金问题与足协爆发矛盾并不多见,但你让我免费打工可以,还要断我财路乃至从我口袋里掏钱,那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这一点,但凡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国民都能理解,所以此次事件中被定义为反派角色的是丹麦足协,至于对手吐槽,自然是因为丹麦业余国家队打乱了人家的练兵计划。

丹麦事件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亚运会上的孙杨事件,虽然起因类似,但这两件事至少有两点重要差异。首先,国家在孙杨身上确实付出了很多,而孙杨的行为赤裸裸破坏了规矩,丹麦国脚的选择是先协商,成功固然好,不成功也绝不破坏规矩,这就是契约精神的体现,到了国家队就得听足协的,但是否接受征召是我的自由。

这就自然而然引出了第二点差异,丹麦国脚不去国家队还能在俱乐部吃香喝辣,而孙杨若不代表国家队比赛便将无处可去,此乃职业体育和专业体育的区别。足球是职业化程度最高的体育运动之一,全球化程度更是无人能及,早已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从足协、俱乐部到球员、球迷都要遵循其中,谁越线谁便是异端,无论你手中有无大义名号。

球迷帮理不帮亲,不因为国脚“叛国”就站到足协一边,而是对个人权益受到侵害的他们抱以同情,这再正常不过,甚至球迷在比赛中“叛国”支持他国球队也不用大惊小怪。本世纪最初5年中,博卡青年4入南美解放者杯决赛、3次夺冠,还2次捧起丰田杯,风头一时无两。每逢他们决赛赢球,死敌河床球迷便如丧考妣,若是博卡输掉决赛,河床球迷则敲锣打鼓上街庆祝,喜悦之情丝毫不亚于本队夺冠。

在这一刻,阿根廷这个国家概念早已排到足球这个体育概念之后,足球超越了国界,球迷有表达自身情感与喜好的充分自由。这就是职业足球的境界,真正的高水平足球离不开高度的职业化,而只有足球水平和职业化程度都达到一定层次,才能养成如此境界,如此高高在上的气度:博卡青年输给卡尔达斯,难道要去恐慌阿根廷足球水平被哥伦比亚超越吗?圣经有云“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到了足球世界,就是“足球的归足球,国王的归国王”。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