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丁克畅谈执教国奥:大挑战并不简单!仅看中五人

王晓瑞09-10 12:36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王晓瑞报道

9月9日,结束对于曲靖四国赛的观战,国奥新帅希丁克便马不停滴返回荷兰阿姆斯特丹。当天晚上,回到家中的他,接受了荷兰当地媒体《大众日报》的采访。对于这一趟荷兰之行,希丁克感悟很深。他强调,“对我来说,执教中国国奥队并不容易,却是一项很大的挑战。至少到现在,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周日晚,刚抵达阿姆斯特丹的希丁克有些风尘仆仆。过去十天,他一直都在同中国足协高层进行会晤。前往曲靖之前,他在北京待了3天,针对执教计划和构想进行商谈,“后来我到了球队内部,第一次见到国奥球员们(工作),这是一个美丽的资产……”

关于曲靖四国赛

看过国奥队的三场热身赛,希丁克表示,他还有很多工作。“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的。”

“球员们参加了一项邀请赛,同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缅甸队交手。可以说,他们的水平并不是我想要的。说实话,我认为在这一支中国国奥队,只有4-5名球员给我一种感觉,是的,他们可以得到使用。至于其他球员,无论是身体、战术、技术以及其他条件,存在很大的短板。”

微信图片_20180910123319.jpg

奔赴曲靖之前,希丁克已经派出他的球探,即助理教练福尔特于今年6月,前往扬州和镇江观战“我要上奥运·国奥选拔赛”。后来,福尔特还比希丁克提前一周抵达昆明,进一步考察这批集训球员。据了解,国奥队本期集训名单,福尔特的考察意见占到很大比重,甚至大部分队员都是由其圈定。

关于提拔U19国青

但看过比赛之后,希丁克对于考察结果感到忧虑,“只有四五名球员可供使用,这也是我为什么立即向中国足协询问U19国青队的现状和细节。”希丁克表示,“很显然,他们(指U21)没有立即做好准备,因为在球队架构建设上有所欠缺。而且,球队没有一位技术总监。”

据相关人士透露,希丁克自从今夏接触中国足协之后,便一直关注U21、U19乃至U17国字号的表现成绩。之前,他亦看过U19国青队的熊猫杯、潍坊杯视频资料。“在U19国青队当中,我已经通过视频,看到一些符合我所期待水平的球员,当然,我还有很多考察工作要做,现在只是第一步。”希丁克表示,“我也希望能够帮助中国,提供更多架构上的建议。首先我要告诉他们,需要一位技术总监。”

国奥队本期集训,只有一位球员来自U19国青,即出生于2001年的前锋田玉达。目前,U19国青正在曼谷参加四国赛,但实战状态有所低落。前两轮,分别以0比1和0比2,不敌阿联酋和约旦队。10月中旬,球队将前往印尼征战U19亚青赛。由于比赛任务较重,至少在10月下一期集训,希丁克还无法征调U19国青球员入队。

关于执教国奥前景

据称中国足协早在今年5月,便同希丁克取得联系。本来,荷兰人已经打算退休,但在盛邀之下选择重新出山,这让不少欧洲足球界人士颇感意外。

“在荷兰,一个中国足协的代表团多次给我打过电话,直到他们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他们的想法非常强烈,我也很礼貌地加入对话。我能够感觉到,有很多东西可以获得,这是一次挑战!”

微信图片_20180910123316.jpg

然而,留给希丁克磨合队伍的时间极为有限。至少在明年3月,他将迎来上任第一关——U23亚锦赛预选赛,即2020年东京奥运会预选赛第一阶段。很多人询问希丁克,中国队仅在1988、2008年获得奥运会资格,但因为第二次是东道主,你又怎样保证这一次突然取得成功?

“我们必须认识到一些事实,第一阶段预选赛是在2019年3月打响,如果我们可以通过这一关,这将是一个很大的成就。然后,我们可以为2020年奥运会资格继续努力。但这也许会是一次冒险。因为到那时,仅过了7个月的时间。”

关于为何重新出山

然而,希丁克的岁数已经不小。再过两个月,他就年满72岁。而希丁克上一次执教,还要追溯到2015-2016赛季代理切尔西主教练。

很多人认为,希丁克可以到公园去散步,可以去打高尔夫球,缘何冒险到中国执教,而且是一份很有压力的工作。他解释称,“我经常是这样工作,但重点在于,这类工作也很有趣。特别是如果执教年轻人,也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我一直在说,我不会每天都在俱乐部工作,但我对于任何很好的项目,都持有开放态度,执教中国国奥队符合这一情况。”

希丁克表示,他渴望在中国取得成功,“执教中国国奥,我会有一些明确的要求,也会有一些关于工作方式的要求,包括我在中国的计划、训练营开展方案等。每一个人都希望实现愿望,那么我觉得,我们就去做吧!”希丁克理解外界对于他的看法,“可能有人会说,希丁克你太老了,这一做法并不明智。但我想表达的是,我总是坐在教练席上并时刻做好准备。”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