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强奸案女主角首次发声 9年后起诉他为时也不晚

小中09-29 16:23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小中报道

2017年4月,德国《明镜周刊》首次披露,2009年6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罗曾强奸美国女孩儿凯瑟琳·马约尔加(Cathryn Mayorga)。9月28日,《明镜周刊》进一步披露了9年前的那起强奸案的细节,当事人凯瑟琳·马约尔加也第一次发声。不过,C罗本人说《明镜周刊》的报道是假新闻。与此同时,C罗律师团队也准备起诉《明镜周刊》。

1538209080367073693.jpg

官司缠身,C罗高兴不起来。

2017年4月的报道没提受害者的真名 双方签了保密协议

2017年4月14日,《明镜周刊》首次报道C罗强奸案。德国杂志说,2009年6月,皇马球星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强奸了一位美国女孩儿。当时,C罗经纪人若热·门德斯的经纪公司Gestifute发表声明,说那个报道是个“新闻虚构”,因为它并非“完全以文件为基础”,而“相关方不可识别”。

2017年4月21日,《明镜周刊》发表了第二篇报道。德国杂志说,2010年1月12日,西甲第18轮客场对毕尔巴鄂竞技的比赛4天前,C罗的律师与一位年青的美国姑娘坐下来谈判,她指控皇马球星强奸了她。

据《明镜周刊》说,参加谈判的除了C罗的律师和受害者,还有受害者的律师。在当时在报道中,《明镜周刊》用了受害者的化名苏珊·K(Susan K.)。

C罗的律师名叫卡洛斯·奥索里奥·德·卡斯特罗,通过手机短信,他实时地把谈判情况通知给他在马德里的顾客。C罗没有现身美国,苏珊·K很不满意。

奥索里奥·德·卡斯特罗发短信给C罗:“调解者现在说,她哭了,情绪很差。因为她觉得你对这件事不上心,你在其他地方躲着。”C罗只回了一个词:“OK。”当时,双方还没有谈封口费的事情。

收到奥索里奥·德·卡斯特罗第一封短信47分钟后,C罗收到了第二封短信。这一次的内容很简单,只说了封口费的金额:“95万美金。”C罗问道:“这是金额吗?”奥索里奥·德·卡斯特罗回答:“这是第一次的要价:这相当于66万欧元,我们没同意,谈判在继续。”

C罗问:“那么多?”奥索里奥·德·卡斯特罗回答说:“是的,我觉得是,不过我们可以给少一点。”C罗下了命令:“必须要少!”他的律师回答道:“OK。”

隔了好多个小时,奥索里奥·德·卡斯特罗才发来了报喜短信。“12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谈妥了,总共26万欧元。还要加上我已经跟你提过的调解费,再加上给律师的费用。他正在起草协议。我知道这是一大笔钱,但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出路。顺便提一句,这个结果一点都不容易。”

去年4月21日的报道中,《明镜周刊》还提出了更有力的证据,那就是C罗方面与受害者签订的“保密协议书”(Confidential Side Letter Agreement)。“保密协议书”说,协议中所提到的“托佛”(Topher)化名指的是C罗,所涉及到的“托佛公司”(Topher Co.)指的是Multisports & Image Managent(M.I.M.)公司。《明镜周刊》当时指出,在协议书上签字的是C罗本人,因此没有理由怀疑协议书的真实性。

1538209127560043922.jpg

当年的“保密协议”上有C罗的签名。

9年后,受害者为何要起诉C罗?

在9月28日的报道中,《明镜周刊》说,C罗是享誉全球的足球巨星,而凯瑟琳·马约尔加只是拉斯维加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毕业生,他们的道路在2009年6月12日发生交叉。

在拉斯维加斯一家夜总会,两个人认识。之后,在帕尔姆斯酒店(Palms Casino Resort)57306房间,两个人发生了关系。凯瑟琳·马约尔加说C罗强奸了她,而C罗却一直否认是强奸,他说性行为是两个人你情我愿。

9年后,凯瑟琳·马约尔加决定将强奸案细节公之于众。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觉得2010年1月签订的那位保密协议书不能约束她。而她的新律师莱斯利·马克·斯托瓦尔(Leslie Mark Stovall)认为,那次庭外和解是没有法律效力的。目前,凯瑟琳·马约尔加的律师正着手在美国内华达州起诉C罗。

至于为什么要起诉C罗,莱斯利·马克·斯托瓦尔解释说:“我们试图使解决文件和保密协议被宣布无效。凯瑟琳当时没资格签协议,因为当时她还承受着性攻击对她所造成的心理伤害。那就导致协议无效。”

莱斯利·马克·斯托瓦尔说,当时,C罗的律师也知道他顾客的心理状况,在C罗律师们交换的电子邮件中,他们还就凯瑟琳·马约尔加的情况交换了意见。斯托瓦尔说:“他们制订了一个策略,目的是利用她的情绪状态。”

斯托瓦尔说,今年4月,他安排凯瑟琳·马约尔加进行了心理检查。法律心理学家在诊断中指出,“作为罗纳尔多先生性攻击犯罪所导致的直接和完全后果”,凯瑟琳·马约尔加患有创伤后遗症和抑郁症。

而凯瑟琳·马约尔加自己也说,直到现在,她还不能忘掉2009年6月那个夜晚,她一直承受着那件事带给她的影响。她说:“我曾有过心理严重崩溃。现在又有了,而那正是因为强奸。我恨他,我恨我自己当年签了协议。”

1538209170263069956.jpg

凯瑟琳·马约尔加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强奸案第一次发声,凯瑟琳·马约尔加向《明镜周刊》叙述了9年前那个夜晚所发生的细节。

2009年6月12日,在拉斯维加斯帕尔姆斯酒店“雨“(Rain)夜总会的VIP区,凯瑟琳·马约尔加遇到了C罗。当时,C罗和他姐夫以及外甥在度假。而凯瑟琳·马约尔加和她的一位男性朋友去的夜总会。当时,突然有人抓住了她的胳膊,她一回头,原来是C罗。“他走到我跟前,抓住我的胳膊。他的意思就像是:‘你!跟我来!’”

凯瑟琳·马约尔加没有马上同意跟C罗走,C罗笑她。之后,C罗给她要了一杯饮料,并把她介绍给了他的同伴们。C罗跟凯瑟琳·马约尔加聊了一会儿,然后他跟她要电话号码。“我给了他我的号码,他就离开了。我当时的反应是,‘OK,真棒。’”

凯瑟琳·马约尔加说,过了一会儿,她收到C罗发来的短信。在帕尔姆斯酒店的大堂里,她和她的男性朋友跟C罗一行见了面。再后来,她和C罗等人去了C罗的房间。有几个人跳进了C罗套房里的按摩浴缸中,C罗给她找了短裤,让她也去浴缸享受一下。

凯瑟琳·马约尔加说,她去卫生间换衣服,卫生间正对着一间卧室。当她只穿着短裤时,C罗进来了,他的短裤支起了帐篷。“他让我摸他的那东西,我摸了半分钟。当我不再摸它时,他让我含它。我笑话他,我当时在想:‘这是个玩笑吗?’他当时的样子就像在说,‘如果你不吻我一下,我不让你走。’我说:‘好吧,我吻你,但我不会碰你那脏物。’”

凯瑟琳·马约尔加吻了,那更加燃起了C罗心中的欲火。“他开始抱得我更紧了,他开始摸我。他抓着我,朝我压下来。我推开她,再一次对他说不。但他不放弃,把我弄到卧室。我转过身去,他试图扯下我的内裤。我挣脱他,身子蜷了起来。我挡住我隐私部位,可他却趴到我身上。我说不、不、不,但他弄了我的肛门,没带套儿,没用润滑油。”

第二天,凯瑟琳·马约尔加报了案,并在大学医疗中心做了检查。当时,凯瑟琳·马约尔加没告诉警察谁强奸了她。她咨询了律师,律师劝她不要把那件事公之于众。

不过,凯瑟琳·马约尔加不想善罢甘休。“我想给他一个教训,我想让他面对那件事,他得面对我。我不想自己掏钱进行治疗。他强奸了我,我得为我的治疗付费。”

2009年7月,马约尔加的律师联系了C罗的一位律师。C罗方面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几个月,C罗的整支律师团队几乎都在参与处理这件事。多份问卷被发送给C罗,他的姐夫和外甥也回答了相同的问题。在双方往来的文件中,C罗的代号是“X”,而凯瑟琳·马约尔加的代号则是“C女士”(MS. C)。

在一份问卷中,C罗回答说:“有好几次,她说‘不’和‘停’。我从侧面干了她。她使她可以被得到。她当时侧身躺在床上,我从后面进入了她。很粗暴。我们没换姿势。5至7分钟。她说她不想要,但她使她可以被得到。但她一直在说‘别那样做’、‘我不像其他人。’后来,我向她道了歉。她没有喊叫,也没叫谁。她没说那太粗暴,她只抱怨我强迫了她。她没说她想去报警。”

而对于两个人如何相识,C罗也有不同的说法。他说,凯瑟琳·马约尔加请他带她进夜总会VIP区,他们喝了不少饮料,他们没交换电话号码,他直接邀请凯瑟琳·马约尔加去他的房间。C罗还说,在洗手间里,他和她有过前戏,她还用手让他爽。不过,马约尔加却说没有。而据C罗当时的同伴们说,从卧室里出来时,马约尔加并没有什么异样。

1538209206458020014.jpg

如果真因强奸罪被判刑,C罗还能这么不可一世吗?

内华达警方已开始调查 诉讼时效未过

据凯瑟琳说,当时C罗要对她用强,她对C罗连说了好几次“不”。据凯瑟琳·马约尔加说,在完事儿之后,C罗问她疼不疼。双膝跪着,C罗还说:“我是99%的爽,我不知道这1%是什么。”

据《明镜周刊》说,当年,强奸案发生第二天,凯瑟琳·马约尔加报了警,她被送往拉斯维加斯大学的医疗中心进行检查,当时她身上有伤痕。

《明镜周刊》还说,它在一年半前就收到了凯瑟琳·马约尔加对C罗的指控,指控文件是通过“足球揭秘”(Football Leaks)网站转来的。

C罗事后给了凯瑟琳·马约尔加37.5万美元的封口费,不让她把事情公之于众。而接受《明镜周刊》采访,凯瑟琳·马约尔加说,当时她之所以接受C罗给的钱,是因为她担心她本人和她家人的安全。

凯瑟琳·马约尔加之前在美国一所小学工作,但最近她辞职了。目前,凯瑟琳·马约尔加藏身于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她可能是担心自己的安全。

前段时间,警方已经多次问讯凯瑟琳·马约尔加。内华达州法律规定:如果在犯罪发生之后及时报警,就不受刑事诉讼时效的限制。C罗强奸案正属于这种情况。


C罗  /   尤文图斯  /   意甲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