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伊尔无法重返巅峰?那就用特尔斯特根刺激一下他

足球隽言10-16 17:42 体坛+原创

惨败给荷兰之后,勒夫和德国队又一次被逼上绝境,胡梅尔斯赛后那番“雄辩”更是火上浇油,让外界愈发感受到无论是勒夫还是他的弟子,根本就没有在世界杯惨败后作出深刻反思,也没有洗心革面的打算。

1539681730164084360.jpg

0比3惨败给荷兰,诺伊尔难掩失望之情,他的发挥也在水准以下。

相比于滔滔不绝的"首席雄辩家胡梅尔斯“(《图片报》语),身为队长的诺伊尔却过于安静,并没有站出来为球队辩护或者检讨。著名足球节目主持人赖因霍尔德·贝克曼赛后就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表达了失望之情,“你可是队长,你得说些什么啊。”

名宿马特乌斯火上浇油,提出让特尔斯特根取代诺伊尔的建议,理由是诺伊尔重伤后状态明显不如以前,而“小狮王”在巴塞罗那长时间以来保持着世界级水准。前国门乌利·施泰因则认为诺伊尔对此前动过手术的左脚仍然有所保留,心有余悸,“因此无法100%专注于比赛。”总之,施泰因认为目前特尔斯特根的状态明显好于诺伊尔。

其实早在与荷兰赛前,《图片报》就指出32岁的诺伊尔本赛季以来竞技状态并不理想,在德甲前7轮扑救成功率仅为58%,明显低于他此前12个德甲赛季的均值——77%。要知道,诺伊尔此前最糟糕的一个赛季,扑救成功率也有71%。

如果说诺伊尔的扑救成功率低跟拜仁独特的处境有关(对手场均射门极少),也碰巧那些失球不是点球就是死角(对勒沃库森他扑出了福兰德的点球,但裁判看完录像后判重罚,然后勒沃库森换由文德尔操刀命中),又或者是近距离完成,绝大多数都属于不可扑救的级别,那么诺伊尔近期在几场比赛中均出现导致失球的失误,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1539681771887087511.jpg

本赛季开始以来,诺伊尔在拜仁的表现也受到了一定争议。

首先是联赛对奥格斯堡时他出击摘球脱手,导致拜仁在比赛尾声被扳平,就此触发了“啤酒节危机”。然后是主场0比3惨败给门兴格拉德巴赫一战,他在第2个丢球前毫无必要地快发球门球,最终酿成失球恶果。加上与荷兰一战第1球的出击判断失误,诺伊尔在最近5场比赛中因个人失误导致3个丢球,这个比例即便放在一般门将身上都已经高得离谱,更不用说是对于这位“世界最佳门将”以及拜仁和德国队的双料队长。

世界杯之前,诺伊尔在伤停将近一个赛季之后仍然力压特尔斯特根,以主力门将身份出征俄罗斯,当时就引发了一系列争论,据说在德国队内部也有不少反对声。特尔斯特根对此当然非常失望,但也只能接受。客观地说,诺伊尔在世界杯上的发挥并没有辜负勒夫的“迷信”。对韩国的第2个失球,诺伊尔在前场拿球后被抢断确实是他的责任。但当时那种形势之下,他也只能为了球队利益而搏一把了。当然,他完全可以处理得更好、更冷静。

1539681823923098028.jpg

正值状态巅峰的特尔斯特根上个月在对阵秘鲁的友谊赛中出场,但表现不佳。

诺伊尔是个脑子转得特别快的球员。一般守门员失球之后的第一反应,往往会是懊恼和自责,但诺伊尔的习惯动作则是举手朝助理裁判施压,或者把已经越过球门线的皮球立刻捞出来,希望争取最后一丁点儿避免失球成为事实的机会。而将皮球没收之后,有些门将会顾着耍帅,把整套动作完美演绎一遍,在地上翻滚几圈,或者向射门球员示威,又或者拨弄一下头发,而诺伊尔往往会第一时间就把球交给外场队友,以立即守转攻——事实上,他甚至在扑救之前就已经大致观察好队友的位置了,这也是快发的重要前提。

但诺伊尔的“转数快”也带来了两个副作用。一是大部分队友的脑子都没有他清晰,队友未必跟得上他的节奏。对门兴第2个丢球就是典型案例。当时皮球刚滚出底线,4名拜仁后卫都还低着头准备转身,其中2名中卫聚勒和胡梅尔斯还没有走出禁区,诺伊尔就已经急匆匆地从球童那里要来另一只皮球,然后快速传给了禁区前沿的蒂亚戈。而当时蒂亚戈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出球目标,而只能停球转身再找人,结果刚一转过身来就被抢断了。

另一个副作用,在诺伊尔成为队长之后凸显。同样是门兴第2个失球这个例子,当时比赛只是踢了10来分钟,拜仁还有70多分钟来挽回劣势,并不需要像比赛只剩10来分钟那样分秒必争。在那种局面下,诺伊尔本该是最需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带领球队沉着应对的一个。但他快发球门球这种习惯性举动,难免会给人以心急如焚的感觉,并自然而然地传染队友。更何况,这一举动还直接导致第2个丢球,令球队陷入更加彻底的被动当中。

1539682405910031163.jpg

脆弱的左脚跖骨,制造了诺伊尔职业生涯的分水岭。

2014年世界杯夺冠之后,诺伊尔是为数不多还能不断突破自我的功勋球员之一,他的竞技水平和个人声望在捧起大力神杯之后不断刷新上限。但短短半年内那3次跖骨骨折(裂),确实打断了诺伊尔这种逆流而上的势头。尽管我们不能就此断言诺伊尔已从巅峰滑落,无法重新往上爬,但在德国足球目前这个大环境之下,无论是诺伊尔还是国家队,看上去都需要依靠新的刺激才能扭转颓势,而能带来这种刺激的无疑是26岁的特尔斯特根。

相比于其他位置,门将的轮换和竞争确实较难展开。但国家队有其特殊性,除了大赛决赛圈,平时基本都是每月才踢2场,何况遇到友谊赛还往往会让替补门将上阵,没有像俱乐部那样需要连续出场来保持节奏一说。简而言之,在国家队实施门将轮换制操作性很强。不过,诺伊尔的队长身份,成为在正式比赛中轮换的最大障碍。

队长真的不能动吗?倒也不见得。其实从拉姆当上队长开始,德国队就进入了所谓“集体领导”的时代,即领导球队的不仅仅是队长,还包括其他队委会成员。拉姆在2014年世界杯后急流勇退,身体状态不佳的施魏因斯泰格继任。在那2年里,“猪总”由于伤病缠身,在国家队出勤率只有五成左右,经常是其他队委轮流佩戴袖标,以诺伊尔居多。等到诺伊尔正式当上队长,又轮到他长时间伤停。说句不好听的,德国队队长这个职务,自从拉姆之后,就很大程度上名存实亡了。又或者说,德国队的队长职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圣不可侵犯”。

1539682562398017764.jpg

诺伊尔与特尔斯特很轮流出场可行吗?

除了伤病,诺伊尔的场上位置也成为制约其发挥领袖作用的一大因素。人们依旧还记得,当初克林斯曼入主德国队后剥夺卡恩的队长袖标,给出的理由是门将远离比赛中心,不利于发挥领导球队的作用。尽管有不少人都觉得克林斯曼不过是瞎编一个理由来剥夺卡恩的主力位置,但从这两年多诺伊尔先后成为国家队和拜仁队长后的情况来看,上述理由确实有一定道理——尽管诺伊尔的踢法比卡恩更加接近于比赛中心,甚至有时候还能主导比赛,但他的号召力还远不如当年的卡恩。

综合几大因素,有不少人觉得德国队完全可以考虑更换队长,以重新让一名外场球员佩戴袖标,甚至将袖标直接交给世界杯后在俱乐部和国家队、在场上和场下都表现得极具领袖风范的新星基米希。不过在勒夫继续执教的前提下,这种设想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与其换队长,不如先考虑诺伊尔和特尔斯特根轮流出场。

《图片报》网站的读者调查就显示,球迷更想看到特尔斯特根在做客法国的比赛中出场。截至德国时间15日20点,支持特尔斯特根的读者有大约70000人,支持诺伊尔的只有20000人左右。不过昨天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勒夫已经明确表示,与法国的比赛仍会由诺伊尔守门。而诺伊尔也强调自己状态十足,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包括此前动过手术的左脚,“我想队里的伙伴都知道我状态良好,我只是缺乏了比赛运气。”

1539682590924024064.jpg

对法国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诺伊尔认为自己状态没有问题。

不得不提的是,上个月在辛斯海姆2比1逆转秘鲁的友谊赛上,特尔斯特根表现得并不好,他被阿德文库拉洞穿了近角,赛后被《踢球者》打了4.5分的不及格分。自2017年以来,特尔斯特根已经代表德国打了足足13场比赛,包括以主力身份参加了联合会杯,表现跟自己在国家队初期相比确实进步很大,但跟诺伊尔相比,差距依旧清晰可见。

或许,民调结果并不代表球迷不再信任诺伊尔,也不代表他们认为特尔斯特根已然超越诺伊尔,他们只是想要看到竞争和新意。在目前这个重建阶段,死气沉沉的德国队太需要激活队内竞争了,不仅仅是门将位置,还包括穆勒、博阿滕、胡梅尔斯、克罗斯等人的位置。

诺伊尔  /   德国队  /   特尔斯特根  /   拜仁  /   欧国联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