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在破坏中走来 残存的苏联传奇卫护复兴的希望

郭宣10-19 16:50 体坛+原创

  相信,每个今年夏天到现场看过世界杯的人,心中都会涌动一份不会和东道主探讨的好奇:这个曾经强大、现在也仍然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未来会富强起来吗? 

  俄罗斯队在世界杯上的精彩表现,不仅没有给出答案,反而更强化了这份好奇:苏联的足球曾经夺过奥运会的冠军、欧洲杯的亚军、世界杯的殿军,俄罗斯的球星们,将来能够再现苏联前辈们的辉煌吗?然而,尽管世界杯之后,俄罗斯队在欧洲国家联赛上继续了世界杯上的精彩——两胜土耳其并逼平瑞典,友谊赛还5:0大胜了捷克,但由于近日多位俄罗斯知名球员惹上了官司——科科林和马马耶夫这两位国家队的常客至今还被警方拘压,因此,就连很多今夏到过莫斯科的球迷都开始认为:俄罗斯的足球,就像他们曾经伟大的国家一样,现在已经没落了,而2018年世界杯上俄罗斯队的精彩,就算不是回光反照,也不过是国际足联给东道主例行性礼物罢了。 

  然而,就算是只在莫斯科逛一逛,慢慢体味一下这个上世纪末焦虑至极的国际大都市,现在竟然是那样的平和,那么对俄罗斯足球、俄罗斯体育,甚至是对整个战斗的民族,都会有另外的一种看法:细节决定成败,苏联曾经的辉煌,是由这群人实现的,那么,当这群人不再责骂社会的不公而是开始建设自己家园的时候,辉煌就在慢慢向他们走来,虽然,这条来路上现在暂时还有很多人为的破败。 

2.jpg

  在莫斯科,如果沿着雅乌扎河畔的谢苗诺夫斯卡娅滨河大街出城,就会很容易在右侧路边看到一段破败的红色围栏以及一个永远敞开着的金属大门,而门上面则是一行绝对显眼的白色大字——“冶金者”。

  很多人都会看出,那行白色大字,绝对是苏联时代的风格。但是,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那扇摇摇欲坠、毫不起眼铁门之后,就是一个苏联时代传奇式的体育场。  

 3.jpg 

  曾经的辉煌。1917年,莫斯科“镰刀和锤子”金属加工厂的工人们,走上大街开始向市中心游行。当时,城里已经宣布了紧急状态,结果,在雅乌扎河大桥上,成排的警察拦下了游行的工人队伍。突然,19岁的铸造工伊拉里奥恩·阿斯达霍夫手举着红旗冲向了警察的队伍。有位警察掏出手枪就给了年轻的阿斯达霍夫一枪。在阿斯达霍夫倒向血泊的那一刻,愤怒的工人们爆发了,他们一起冲向了警察队伍,刽子手直接被他们抛到了河里。阿斯达霍夫也因此成为了莫斯科二月革命的第一个烈士。 

  1921年,在苏联全国掀起体育活动高潮之际,雅乌扎河畔“镰刀和锤子”金属加工厂喜欢踢足球的工人们组建了“阿斯达霍夫俱乐部”,显然,他们这是为了纪念自己牺牲的同伴。后来,这支球队被区政府收编,先是更名为“阿斯达霍夫区俱乐部”,后来则又改为了“镰刀和锤子”俱乐部。有了正式编制之后,俱乐部也拥有了 自己的主体育场:“冶金者”体育场,并相继培养出了田径明星济纳明斯基、冰球明星雅库舍夫及克雷洛夫等体育名人。 

4.jpg

  不过,俱乐部最有名的还是其足球队:由于体育场在当时绝对属于稀有事物,因此,物以稀为贵, 俱乐部的足球队向来被人称之为“冶金者”队。当然,成为“冶金者队”之后,球队也摆脱了地方社团的形象,开始参加苏联的各级足球联赛,并在1937年,成功地打入了苏联顶级联赛,而且在次年还夺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并相继培养出谢林、卡别里金、贝斯科夫等球星。其中最著名的应属1964年曾作为主帅率领苏联队夺得1964年欧洲杯亚军的贝斯科夫:作为冶金者队培养出来的年轻球星,他从冶金者队成功转会到有苏联内务部背景的迪纳摩队后,在苏联足球历史上留下了重彩的数笔。 

  贝斯科夫等苏联足球明星驰骋过的绿茵场,现在就算只从其看台走过,都觉得有些黯然:随着苏联这个伟大国家的一去不复返,那些曾经的光荣和梦想已经被时光消磨殆尽,留下的只有那无处不在的铁锈痕……

5.jpg

 

 8.jpg

 

  欲哭无泪的现实。现在,冶金者体育场的客人们,只能受到破败的红色围栏以及各种体育项目红色涂鸦的欢迎了。唯一的亮点只有一个金光闪闪的牌子:飞刀体育协会。 

  进入体育场大门,就有“热浴”桑拿中心的工作人员迎了上来。而在树影摇曳的远处,还可以看到一家名为“博德鲁姆”的餐厅,仅从“博德鲁姆”这个土耳其的港口城市名字判断,就可以知道其应当是一家土耳其餐厅。 而且,一眼看去,就能明白,那里会定期举行什么样的聚餐,而旁边一位带着德国牧羊犬散步的当地女士,则证实了我们的猜测: 

  “以前,我们都到这个体育场来,而现在,那里只有烤串和烤肉了,对了,还有所有人可以玩的溜冰场、彩弹射击场。不过,我告诉你,现在桑拿室和餐厅所占的位置,其实是以前体育场的球迷厕所。现在他们竟然将之改造成了高档服务场所,带一些疯狂的女孩子来玩……真是一场噩梦!”

 

9.jpg

  我们走到足球场边。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已经残破不堪的看台:没有任何塑料座椅的痕迹,全部都是木制座椅。座椅之间,偶尔就扔有几个避孕套和酒瓶子。在看台的最高处,有两位当地男士显然是在晒太阳聊天,虽然,今天并不是休息日,更不是什么节假日。 

  “莫斯科斯巴达克队都在这块场地上训练过,不过那是在八十年代了。但无论如何,我仍然记得他们是如何坐着大巴来这里训练的。这里曾是非常漂亮的一个体育场,著名球星彼得洛夫就是从这里开始绿茵生涯的!”站在半毁看台上,深吸一口手中的香烟后,一位当地的男子很是无奈地向我们讲述了这里的辉煌。 

11.jpg

  看台的尽处,有一群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最初我们以为是散步的朋友们。但走近之后却发现,他们原来是一群到这里上体育课的大学生:在老师严厉目光的监督下,年轻人们在做俯卧撑练习。 

    “做了几个了?才二十个?再做五个!”老师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愉快的情绪显示出来。 

12.jpg

  从看台上转向足球场。天啊,一幅惨不忍睹的景象:半个球场已经成为荒凉冷森的彩弹射击场,另一半则应当成了狗狗们的核试验场,到处都是它们无意中释放的“核地雷”以及一人深的大坑,坑里则有一些建筑垃圾,也有很多齐肩的杂草。球门倒是没有完全失踪,有几根铁杠留在那里。不过,确切地说,这里只能大概看出以前是个球场的样子了,在上面踢球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这里已经和足球没有任何的关系。 

 13.jpg 

  “现在那里,那里是个实弹,还是什么……对,彩弹射击场了。以前,那里可是冶金者队踢球的地方。现在,球队没了,没有工厂了,也没有球队了。体育场的问题就悬空了。但这一切,并不是当地人可以解决的问题。我们不知道向谁反应这些问题。如果,本地有球队的话,我们都会非常乐意去支持的。请告诉我们找谁好吗?”坐在旁边院子里的一位老人满怀期待地对我们说道。 

 15.jpg 

  很难想像,七八年前,“镰刀和锤子”队曾在这个体育场再现,而且,当时他们也有自己的球迷:最初,犹太社团“马卡比”曾将该体育场作为自己的主场,再之后,1988年奥运会冠军队守门员阿列克谢·普鲁德尼科夫曾试图重现“镰刀和锤子”队的辉煌,但并不是那么成功。对这个体育场的最近一次拯救是在2017年,但最终冶金者队还是因为资金的问题不得不退出了。现在,足球场边的铁网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清楚地写着:冶金体育场上,正在加装现代化高质量、全天候球场草皮更换工作。当然,球场上没有进行任何工作。看起来,这块牌子的未来,只能是消失在大自然的风雨中了。 

 16.jpg

  球场旁边正在大规模的施工建设:正在建造莫斯科市地铁第三条环线的换乘点。市政府很愿意这样干,但当地居民却不太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干,旁边已经有“电厂”地铁站了。 

 17.jpg 

   绕过足球场,我们想看看对面的中心看台,但是,却并没有找到那个这里曾经最重要的地方。代之的是一个荒丘:免得残破的坐椅碍事,有人直接用土将之掩盖了。于是,历史就被埋在了成堆的废土之中,而土堆上,则被当成了烧烤的场所,而且,没人打算把烧烤架子用完之后弄走。 

 18.jpg  

   角落里是曾经风光一时的探照顶塔。灯塔看起来是那样的糟糕,以至于面对这个全场最高点,我们根本不敢爬上它那锈迹斑驳的梯子,以求更完整、更全面地观察一下这个曾经的辉煌,因为,我们真的担心爬到一半,断了的梯子将我们扔下来。 

19.jpg

  灯塔前面,有一个巨大的红色火炬碗,这是厂运动会时必须点燃的“运动之火”所在地。以前,每个工厂都会定期举办自己的运动会的。看起来,这钢制的火炬碗已经忘记了自己最后一次点燃是什么时候。

    “我的兄弟曾为这里的球队效力。现在,没有球队了,也没有体育场了。以前,看台是一圈看台,但现在不知道谁把共中一部分用土盖了。看台,本来是应当保养的,需要爱护的。但是,他们却简单地将之埋葬了。”看到我们在拍照,住在附近的一位女士这样对我们讲。 

 20.jpg 

  迷茫的未来。体育场将来会是怎么样,没人知道。2009年,“镰刀和锤子”金属加工厂的领导们希望将位于莫斯科城中心的这块宝地改建成住宅和写字楼区。时任莫斯科市长的卢日科夫甚至还专门就此下了市长令,允许该厂用自有资金将这近十公倾的体育场改建为居民区和办公区。感谢上帝,卢日科夫被搞走了,这个项目也就搁潜了,之后则彻底取消了。不过,附近的居民没有高兴多久,另一个项目就来了:莫斯科地铁三环工程。不过,在附近居民的强烈要求下,施工方答应,只是暂时利用体育场空地为工程服务,体育场会完整保留下来的。 

 22.jpg 

  “施工者告诉我们,地铁建成之后,所有的场地会恢复原样。但我们现在没有看到任何恢复的东西。看台很可能会被全部拆掉。以前,我们所有的人都到体育场里看足球,现在,我们只能是在那里遛狗了。”一位穿皮夹克的壮汉很是不满地说道。 

 23.jpg

  2016年的冬天将要到来的时候,“镰刀和锤子”金属加工厂彻底消亡了,其原来的旧厂房全部被拆除了。顿河建筑公司开始在原地建造居民楼和写字楼。居民们得到消息说体育场也可能被改建,人们火了,开始一起向官员们讨要说法。 

24.jpg

  结果,有关这个体育场的焦点话题,被统一俄罗斯党议员候选人尼古拉·岗恰尔利用:他和他的团队成员收集了大量附近居民的签名,反对拆除这个传奇式体育场,他成为了全城瞩目的英雄,并得到了市长的保证:地铁建成之后,体育场还会完整地再现。 

  25.jpg 

  从那个时候开始,地铁一直在建,体育场也一直在毁坏,但至少因为普通人的坚持,一份复兴的希望仍然属于苏联曾经的辉煌。

俄罗斯  /   苏联  /   体育场  /   复兴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