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奥“中考”体操国手摘四金 形势喜人短板需弥补

王全立11-04 11:21 体坛+原创

体坛+特约记者王全立述评

4金1银1铜,位居金牌榜第二,这是中国体操队在2018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交出的一份成绩报告单。毫无疑问,这是一张理想的答卷,沉甸甸的收获,让曾有着“体操梦之队”美名的中国体操队,重新成为世界大赛的主宰。

Jietu20181104-111042.jpg

2015年世锦赛,日本男队取代中国成为男团项目的新霸业。2016年里约奥运会,堂堂的中国体操队居然一金未获,跌至历史最低谷,与北京奥运会时豪取九金时相比犹如云泥之别。令人欣慰的是,中国体操毕竟底蕴深厚,短短一两年的磨练,即重新成为世界赛场的佼佼者,去年举行的单项世锦赛囊括男子个人全能冠亚军,还收获了男子双杠、女子高低杠金牌。

本届世锦赛是东京奥运周期举行的首届“完全版”世锦赛,所谓“完全版”,即赛事设置项目完全与奥运会一样,包括男女团体、个人全能、10个单项共14个项目,毫无疑问,这是里约奥运会后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大赛,相当程度上体现了国际体操界的最新格局。

在这样一个世界顶级的竞赛舞台上,体操国手先后夺得男子团体、男子鞍马、女子平衡木和男子双杠4项冠军,以及男子个全能亚军、女子团体季军,男队、女队双双成为第一批获得奥运会团体赛入场券的队伍。还有,新秀孙炜、刘婷婷加入世界冠军行列,显示出中国体操欣欣向荣的喜人局面。

Jietu20181104-111129.jpg

话说回来,近两年中国体操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一雪前耻。如今距离东奥不足两年,这期间竞技赛场变数较多,当然,这并不影响我们借助本届世锦赛这面镜子,对东奥形势作番大体分析。团体、个人全能是体操男线两大主戏。

团体决赛中国队在出现三个大失误的情况下以0.049分的史上最小分差险胜俄罗斯队,个人全能决赛肖若腾以同分成绩不敌俄罗斯选手达拉洛扬,这些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中国、俄罗斯重新崛起。这次是前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队距离男团冠军最近的一次,中国队则是时隔4年之后重夺世锦赛冠军。近几年的男团霸主日本队退居第三, 总分与中俄有近3分差距,看似已不是同一档次队伍。其实,日本队仍然是男团争冠队伍之一,多哈世锦赛表现欠佳,与主将内村航平脚伤未愈有关。日本是东奥东道主,加上该国是体操传统国家,今后一年多时间随时有可能涌现出超级新秀,不容忽视!种种迹象表明,东奥男团大战有可能成为多年来奥运赛场竞争最激烈的男团决战。中国队的情况是,整体有优势,稳定需提高。

男子个人全能决战,肖若腾与达拉洛扬六轮战罢未分高低,最终只能通过相关规则分出冠亚军,这是近30多年来体操大赛全能比赛首次出现平分情况。考虑到肖达两人均处于正打之年,东奥时还会有一番苦战。当然,还不能忘了内村航平,这是在2009年至2016年间创造过“奥运会-世锦赛”八连冠的奇人,如此分析,东奥男子个人全能大战绝对激动人心。上届世锦赛冠军肖若腾欲再铸霸业,至少需要做出两方面:一是提高动作稳定性,二是努力培育两三个高分项目。

男子双杠是中国体操队目前优势最大的项目。邹敬园在团体决赛、单项决赛分别夺得16.200分、16.433分,创造了本届世锦赛两个罕见的高分。邹敬园的双杠全套动作集难度、质量和韵味于一身,三大高招让他把其他对手远远甩在身后,毫无悬念的成功卫冕。以邹敬园对双杠的阅读能力,只要他不出现大失误,近几年其他对手应该不敢动双杠金牌的心思。

肖若腾、刘婷婷分获男子鞍马、女子平衡木冠军,有一定的运气,主观因素是他俩在决赛中敢于加难度,而且做到了近乎完美的发挥。相反,两个项目名气最大的惠特洛克、拜尔斯因为动作出现失误,最终无缘冠军。依靠一颗大心脏,肖刘两将在单项决赛各夺一金,可喜可贺。他俩的成功,对队友们是一个启示:体操比赛比的不仅仅是硬实力,还有软实力。

男团大战,中国队赢得惊险,除了出现三个大失误外,与自由体操这块短板有一定关系。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自由体操是中国男队强项,北京奥运会前后我们也涌现好人邹凯,如今这个项目我们不仅与俄日等强队相比差距明显,40.798分的得分在前八名中仅高于第8名荷兰队。女队方面,中国队两个腿上项目无明显改观,四个项目中有两项与世界最高水平存在明显差距,这一态势下决定中国队在女线只能在高低杠、平衡木寻找夺金机会,幸运的是,这次刘婷婷做到了。只是,这样的良机不常有,中国女队要像男队一样在世界赛场拥有很大话语权,必须攻克团体、个人全能两大难关。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