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中俄全方位夹击 日本体操该如何避免尴尬?

王全立11-04 17:01 体坛+原创

体坛+特约记者王全立评述

不久前,日本方面已经喊出东京奥运会冲击30枚金牌的目标,力争首次跻身奥运会金牌榜三强。体操是日本传统强队,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东道主,日本人对体操金牌不可能没有想法。不过,对于日本人来说,刚刚落幕的体操世锦赛似乎对他们形势有些不妙,全部14个项目战罢,日本队仅收获3银3铜,2009年以来首次无缘世锦赛金牌,对于日本体操来说,无非是一次打击。

Jietu20181104-142406.jpg

前两个奥运周期以及去年,日本体操队年年在世锦赛或奥运会夺金,2009年世锦赛男子个人全能(内村航平),2010年世锦赛男子个人全能(内村航平),2011年世锦赛男子个人全能、男子自由体操(内村航平),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个人全能(内村航平),2013年世锦赛男子个人全能和男子双杠(内村航平)、男子自由体操(白井健三)、男子鞍马(龟山耕平),2014年世锦赛男子个全能(内村航平),2015年世锦赛男子团体(日本队)、男子个人全能和男子单杠(内村航平)、男子自由体操(白井健三),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团体(日本队)、男子个人全能(内村航平),2017年世锦赛男子自由体操、男子跳马(白井健三)。

显而易见,过去九个赛季日本体操男队屡获殊荣,主要依靠两个支撑点:内村航平、白井健三。

在经历了“世锦赛-奥运会”男子个人全能八连冠的辉煌后,如今的内村航平已经走过巅峰,毕竟他年已29岁,而近两年肖若腾、达格洛扬(俄罗斯),包括林超攀、纳戈尔内(俄罗斯)、米库拉克(美国)异军突起,在个人全能项目足以与他展开竞争。前不久,内村在训练中脚伤受伤,导致他无法如愿参加自由体操、跳马比赛,和上届世锦赛一样提前退出个人全能金牌的竞争。单项方面,内村曾夺得过自由体操、双杠、单杠世锦赛冠军,目前的态势,双杠明显不是邹敬园的对手,单杠比不过“欧洲飞人”宗德兰德,自由体操指望他染金也不现实。

另一个方面,擅长腿上项目的白井健三一直未能在世界赛场形成属于自己的霸业。白井健三转体功夫超群,素有“滚筒洗衣机”美称,他在自由体操项目的难度系数占优,但每到世界赛场,水平发挥总有这个那个瑕疵,以本届世锦赛为例,自由体操决赛他的难度高于达桥洛扬,但后者的全套动作完成得干脆利落,最终依靠动作完成分的优势将白井挤到亚军位置。

Jietu20181104-142539.jpg

俄罗斯男队崛起,是本届体操世锦赛一个亮点。俄罗斯体操底蕴深厚,前苏联时期仅男线就涌现出安德里阿诺夫、特卡切夫、科罗廖夫、比洛泽尔采夫等顶尖高手,前苏联队解体后俄罗斯男队的亮点主要出现在涅莫夫、克留科夫等一两人身上,团体亮点几乎忽略不计。本届世锦赛,俄罗斯人差点夺得男团冠军,团体惜败后终于把男子个人全能冠军抢入囊中,这是欧洲选手1999年以来首次问鼎世锦赛该项目金牌。单项决赛首战,全能染金的达格洛扬在自由体操击败白井健三,俄罗斯人的风头完全压过了一金未获的日本队。

中国东山再起,俄罗斯崛起,对冲金点局限于男线的日本体操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面对中俄夹击,今后两个赛季日本体操队欲有作为,必须解决好三方面问题:一、保持内村航平在个人全能方面的竞争力,二、提高白井健三的动作完成质量,三、挖掘新人。

对于日本体操,过去几年外界有过分渲染之嫌。仔细扫描近9年的成绩单,日本体操真正的王牌就是内村航平的个人全能,这期间举行的两届奥运会以及大多数世锦赛他们的夺金数未超过2枚,由此可见,日本体育部门不会对他们的体操队有过高的期望,日本奥运军团真正的夺金点还是柔道、摔跤、空手道等项目。当然,如果日本体操队表现乏力,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他们冲击东奥30金的难度。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